是觉得我生病了心疼我,还是觉得我又在和你生气?珠子总也穿不对,柳惜揉了揉眼睛,低声道,别这样,easy一点,我没得什么治不好的癌症。只是身体里长了个多余的东西,明天摘了就好了。

    不,是你问我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我没有,但是我愿意按照你说的去做。

    柳惜脑袋里出现一串问号,是罗奕喜欢对她发的那种。这个男人的柔软和坚硬总在毫无规律的变幻,她不想再思考,问他:做什么都可以?

    罗奕抿着唇,回忆一下她往日的行径,或许荒谬,却从未越界,于是他点头:可以。

    -

    天台上的风很轻,带着淡淡的温热。柳惜坐在长椅上吃蛋卷,分给罗奕,他不要。

    罗奕不爱吃甜食,只有一个人喂他他才会勉强接受罗悄悄。

    柳惜受不了罗奕跟罗悄悄在一起的样子,那跟她在一起是两个极端。她时常觉得他对罗悄悄的态度或许就是他对爱人的态度。

    如果你真的想看照片,等我做完手术,把照片传到电脑里,再邮件你。柳惜说这话是对他千里迢迢买蛋卷的答谢。

    罗奕点点头。

    我刚回来那天,你为什么没有好脸色?柳惜冷不丁地问他。

    你当时是什么心情,我就是什么心情。罗奕简单叙述了一下那天晚上的大雨和堵车,对迟到做了一个解释。

    他竟然认为她那天不爱搭理他是生气他迟到。

    屁咧。我会因为你迟到就给你甩脸色?再说你不都超速了嘛。柳惜无语道,又坦白,知道你要来接我,我心里可高兴了,哪怕是被你骂走的,可还是想念你啊。

    你有毒你知道吗?她又说。

    时隔七个月,她再次跟他谈感情,情绪变得轻描淡写。罗奕的心境也不再和以前一样。

    罗奕内心有一套自己的情感准则,他从未打破过。

    他被人追过,也在少年时期对不错的女孩子的动过心,他谈过漫长的恋爱,因误会分过手,甩过别人,也被别人甩过他认为自己的恋爱都很常规,却在前女友那里,没得到过什么好的评价。

    柳惜喜欢他什么?

    柳惜总会大方地表达她的喜欢,她永远那么光明磊落。

    你很可爱,很真实,也很聪明,是很多男孩子会喜欢的类型。这些话我第一次跟你说,你听了,会觉得开心一点儿吗?

    我为什么要因为你的好评而高兴?别总把自己的姿态摆那么高。柳惜吃完最后一口蛋卷,我只会因为你喜欢我而开心,可惜你做不到。

    我可以做到你要的关注和关心

    不,我只要你爱我。和我牵手、接吻、甚至是你要对我做恋人该做的事情,除此之外,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满足。去你的兄妹情,谁稀罕。

    话落,柳惜勾住罗奕的脖子,靠近

    两人从来没有靠得这么近过,他们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清对方的睫毛和皮肤上细小的纹理。

    柳惜的手心滚烫,罗奕被迫低下头,视线对上她炽热的目光。他有一瞬间的断片,但很快,就抬手抓住她的手腕,别闹

    柳惜直视着他的眼睛,睫毛在微微地颤抖,她说:你答应我了,做什么都可以的。

    这个不可以。罗奕垂下眼角,避开她的目光,你要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知道。柳惜嘴上这样说,却还是放开了手,她轻轻地呼出一口气,再次揉了揉眼睛。

    罗奕的身体放松下来,感觉肌肤与她接触的地方被裹上一层散不去的温热。就在他松懈的时候,柳惜又扑过去

    柳惜确认无误地找到罗奕的唇,她按住他的后脑勺,用尽全部的勇气。

    这是一个短暂又漫长的吻,不是初恋般的蜻蜓点水,也不是情浓时的绵绵辗转。它是柳惜打破伪和平的信号。

    四五秒钟的时间里,罗奕的理智被裹着蛋卷香甜的柔软淹没,待他回过神来,柳惜勾住他的脖子,脸枕在他的颈窝里,最后一次了。

    罗奕绷紧的脊背在她的呼吸声中松弛,他没有推开她。

    如果我们还有可能,那声哥哥是扔给你的烂摊子。如果你这辈子也没爱上我,没关系,亲人这个结局也挺好。柳惜依然窝在他的怀抱里,但是我得往前走了,喜欢你太累了。我费尽心思把你推到这一步,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第12章 12

    候机的时候,罗奕再次把口袋里那张纸条拿出来看罗奕欠柳惜一个心愿。

    她说条件两个字太没有人情味,还是心愿好听一点。

    柳惜强吻他之后把纸条还给了他,现在他竟学她,把一张废纸随身携带。

    罗奕的字是小时候学国画的时候顺带练的,跟他的画一样,很有个人风格。他写字正规一点,柳惜可以模仿地七八分像,他稍微草一点,柳惜看也看不懂。这句话他写得还算认真。

    她的心愿算是达成了?罗奕觉得纸上这句话过于幼稚,却懒得扔掉,于是把纸条塞进钱夹里罗悄悄的照片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