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人一直不发声,真相也就在大众的猜测中走向了各个极端。画圈最忌讳抄袭,无论是不是罗奕的粉丝都跑去指责和谩骂裴之越,就连一些知名画师也亲自下场谴责这种不耻行为。

    程姣随便翻了翻她的微博首页,心里一声叹息。可罗奕就像没事人似的,他依旧活在自己的理想国,屏幕一切外界的干扰。

    其实罗奕只是在等待柳惜的态度和回应,只是一整夜加大半天过去了,柳惜还没有作为。

    学长,微博够热闹的啊,你肯定看到了吧。程姣试探性地询问。

    罗奕偏过头看着程姣,客气的笑容挂在嘴角,想问什么,直说。

    程姣知道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坦言:你和裴之越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这件事情在你这里,应该不算是抄袭吧。

    算不上。你下面该说,作为男人,我应该出来维护她,对吧?罗奕显然不想再聊这件事情,看见程姣无语,他坦诚说:我想把这段过去交给一个我信任的人去评判,她代替我来说,比我自己乱发东西要好,也省的我还要跟她再解释一遍。我这个人情商低,越说越错,不是嘛?

    自嘲的时候,罗奕下意识地笑了一下。他对自我有深刻的剖析,有时候不是不在意他人的看法,而是不擅长去做让别人感到舒服的人。

    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他试图去寻找过改变的契机,但效果甚微。

    那你就不怕她表达不清晰,或者她不够了解你们的事情程姣说到一半,看见罗奕轻轻地对她摇了摇头,她有些惊讶地问出口:她是你喜欢的人?

    罗奕答非所问,他说:她是最了解我和裴之越关系的人,她不是裴之越的对立面,反倒比较讨厌我。她比我更懂得网络世界的玩法,她来做这件事情也算善始善终,两全其美。

    两全其美真搞不懂你的脑回路,你以为这事好解释啊?把难题交给别人,你真够可以的。程姣边吐槽着,猛然发觉,这人今天话怎么变多了,而且还懂得主导话题了。

    罗奕拿出手机再次确认柳惜那边没有动静,他叹了口气,说:她要是真的不愿意,那我只好自己写几个方案给她选,她总会挑剔些什么的。她是专业的。

    罗奕的神情告诉程姣,他描述的这个人对他来说非同小可,可他的表达全然不能体现这一点。懂得网络世界的玩法、专业的他这是找了个公关?

    这是个对话必须面对面的男人,否则对方很难看到他的真心。哦不,即便是面对面,他的话术也有太多隐藏含义。

    程姣拿手晃了下罗奕的眼睛:你还没回答我最开始那个问题。

    喜欢的人?罗奕难得没忘记,他反而问程姣:你觉得什么是喜欢?

    喜欢的概念就很广了,长得好看,你会喜欢,有有趣的灵魂,你也会喜欢上,总之被吸引,哪怕不是被特性吸引,都算是喜欢。喜欢可以延伸出一段关系、一段感情程姣的声音忽然缓下来,但是爱就不一样了,爱上一个人,不会只因为他身上的某一个优点,爱难以描述,通常不具象,或许不自知,但会形成一种惯性

    还在听吗?程姣再次拿手晃了下罗奕的眼睛,这人显然进入了自己的世界里思考。

    很有道理,你继续说。罗奕靠在椅背上,样子不经意,心里却揣摩着程姣的观点。他抬头看一眼头顶的天空,日本的天只要不下雨,永远这么澄明。

    程姣声音继续变轻,她做最后的总结,看向罗奕说:爱上一个人,只是因为他比别人都要特别。

    罗奕仍然看着澄澈的天空,心里重复了一遍程姣这句话:爱上一个人,只是因为她比别人都要特别

    -

    柳惜根本没把罗奕的交代当回事,她对那个乖字感到各种不适,删除了这条消息。

    晚上在研发部和设计师们打磨版型,她累的昏天暗地之时,终于有同事弱弱问她:小领导,你哥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柳惜知道大家都很辛苦,此时一个八卦能很好地调节工作的气氛和心情,于是她点了一大堆夜宵请大家吃,让大家在八卦中放松,然后在放松后继续努力工作。

    作为公司的员工,大家不太敢非议小老板的事情,几位设计师都表示罗奕实惨,明明那么低调,这次竟然被这样的事情带下场,还被网友扒出家里公司的信息。

    公司都被扒了?柳惜听到这里才有了一丝反应。她的直觉竟然是罗奕千万别给公司抹黑。

    罗奕向来不喜欢自己的事业和公司有牵扯柳惜默默翻了下手机,这人倒是沉得住气,一天一夜了,难道还指望着她?

    柳惜起初十分生气,后来没精力生气,忙碌的工作中,她尽量让自己对罗奕这个人和他的事保持无感。要她以他的名义去解释他跟他前女友的事?这人脑子有病吧。

    小领导,你危机公关意识这么强,你哥没找你帮忙啊?有设计师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