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惜工作很忙的,她这连轴转了一个月,我看着都辛苦。罗海生向来宠爱柳惜,最容不得柳艾珍吐槽自个儿亲闺女。

    话题引到这里,前菜刚好上完。罗奕顺势敬了罗海生和柳艾珍第一杯酒。

    他这一天都在打腹稿,眼下到了要表达的时候,才意识到准备都是徒劳。

    于是他直接进入正题:今晚请你们二位吃饭,就是想跟你们说关于惜惜的事情。我先敬你们一杯,如果待会儿我话说错了,或者说得不妥当,你们多包涵。

    惜惜?柳艾珍刚端起酒杯,就看着罗奕将杯子里的酒喝尽,她心里更奇怪了。她又看了罗海生一眼,罗海生面色平静,俨然一副早就知情的样子。

    罗奕,你就直说吧。罗海生示意柳艾珍先喝酒。

    柳艾珍抿下一口红酒,眼睛看向罗奕,他竟然紧张了。

    柳艾珍对罗奕的性格多少是了解的,他从小刻苦,年少成名,近年来在自己专业上大放异彩,即便是在更高阶的艺术领域里,也很少怯场。

    小奕,有什么话就直说,咱们自家人用不着见外。

    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比多年前更璀璨,罗奕没戴眼镜,灯光打在高脚杯上的高光略微有些虚。

    柳艾珍的话落下,罗奕的手指从冰凉的玻璃杯上撤回,他正襟危坐,对柳艾珍说:最近一段时间,我发现我对惜惜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情,不是哥哥对妹妹的那种,是男女之情。

    听到男女之情四个字,柳艾珍的手腕霎时间松下来,酒杯落在了餐桌上。她茫然地看了看罗海生,眼光又很快回到罗奕的脸上: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惜惜?

    罗奕松了松衬衣领口,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回视柳艾珍震惊的目光,我知道你们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连我自己都觉得难以解释。我选择在第一时间告诉你们,其实是想请你们有一个心理准备,如果接下来我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去靠近惜惜,我的一些行为举止,希望你们能够理解。

    这怎么可以?罗奕的话太直白,柳艾珍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嗓音在颤抖。她简直觉得罗奕在讲故事。

    柳艾珍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小奕,你清楚你在说些什么吗?咱们家再开明,惜惜也都是你法律上的妹妹,现在有了悄悄,这层亲戚关系就更是板上钉钉了。

    罗奕很快接话:我不在乎什么伦理道德,更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何况我跟惜惜没有血缘关系

    先不要谈什么伦理道德,我先问你,惜惜喜欢你吗?柳艾珍在激动中打断了罗奕的话,他那句我不在乎什么伦理道德过于直接,一下子将隐晦的关系铺上台面,暴露在耀眼的灯光之下。

    罗奕抿着唇,兀自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口:现在是我单方面对她动心,她对我的态度我不知道。

    那我就直说了,惜惜已经告诉我了,她对我们医院里一个医生有好感。她不喜欢你。柳艾珍说完这句话,看着罗奕垂下来的眼角,又把语气放缓,你过生日那天,惜惜叫你哥哥了,那说明在她心里,你就是她的大哥。

    柳艾珍话落,一直保持沉默的罗海生抬起手掌轻轻地拍了拍罗奕的肩膀。

    柳艾珍看到这一幕,无力感涌上心头。她靠回到椅背上,尽量平静地看着二人:你们父子俩早就消息互通了是吧,罗海生,你认可这件事情吗?

    哎哟你先不要急,他能先告诉我们俩,这就说明他想尊重我们的态度嘛。罗海生又拍拍柳艾珍的手,别着急,行吗?

    小奕,我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柳艾珍说着话,给自己倒了杯酒,咱们喝一杯,酒喝完有些话我就直说了。

    罗奕知道柳艾珍不胜酒力,把她的酒杯拿过来,我来,您直说好了。

    看着罗奕把两杯酒都喝下去,柳艾珍控制不住地叹了口气,你答应我,不管惜惜跟薛医生能不能成,你都要把这件事情藏在心里,不能主动告诉她,更不要越界。你是家里的老大,也是个快三十岁的男人,你该明白你们这层关系如果捅破了,大家以后相处起来会是什么情形。

    我明白。罗奕的声音如同沉水的磐石。

    柳艾珍再次看了眼罗海生,对不起小奕,我还有一些想法想跟你明说。即便是惜惜喜欢你,你们也很难走向那层关系。你之前的女朋友我们没接触过,但裴之越的事情你心里清楚的,你们谈恋爱那会儿,惜惜就住在你对门她的性格我最了解,这话我点到为止。

    艾珍,你要是这样说罗海生到底心疼自己的儿子,看见罗奕的脸色沉静的像一块被冻住的湖泊,他把手放在罗奕的膝盖上,缓缓地拍了拍。

    你不要说话,你应该懂我说的,我都是为了这个家好,为了两个孩子好。柳艾珍冷静地打断罗海生,又恳切地看向罗奕,小奕,你能答应我吗?

    罗奕的心像被炙烤,如同他无数张得意画作同时被焚烧。他从未有过如此无力的时刻,只是一个开局,就注定满盘皆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