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加更,记得来看。

    认为柳艾珍女士态度变化大的可返回

    第九章重看一下,她最开始就是持反对意见的。

    前期大家心疼惜惜的过程,好多描写都是从罗奕的角度展开,因为那也是罗老师在佐证内心的一个过程。

    大家周末快乐!

    第19章 19

    送完助理后,车上只剩下罗奕和柳惜两人。

    柳惜在后座睡着,妆花了,头发也乱了,形象全没了。

    罗奕怕她着凉,将车里空调温度打高,她嫌热,老想掀衣服,温度降下来,她又持续咳嗽。

    罗奕只好把车停在路边,调了个合适的温度,又去后座给她盖上毯子。

    柳惜迷糊中知道有人在照顾他,嘴里念叨着:辛苦了。

    她这句话念得太清醒,罗奕手指一顿,毯子松掉了,压在她的侧脸。她似乎难受,辗转了一下,说:洗澡。

    有一回她也是喝醉了,罗奕接到她同学的电话后去接她。她见到罗奕后非常亢奋,头埋在他的胸口,抱着他的腰不死活撒手。

    那是她大二寒假,罗奕去外地工作的第一年冬天。是她记忆里他难得的一个感情空窗期,是她鼓起勇气的一次亲密接触。

    那晚两人在回家路上跌跌撞撞,柳惜趁酒醉,各种撒泼打滚求安慰。罗奕心烦气躁,又只能迁就,最后连哄带骗把她扛回家。

    她倒好,一进家门就跟没事人似的,自己回房间睡了,也没惊动大人们。罗奕气得不行,情绪无处发泄,独自在寒风中的院子里抽了两根烟后才回自己房间。

    柳惜十八岁后有两张脸,其中一张是为罗奕独家定制的,是他三生有幸才能看见的。

    罗奕将柳惜凌乱的发丝理顺,试探着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鼻尖,她睡态娇憨,一点反应也无。罗奕想她这回应该是真醉。

    其实真醉假醉很好分辨,大概是他甘愿相信她,才会一次又一次上她的当。

    关上车门,罗奕坐在路边点了一根烟。温热的夜风吹散了烟雾,他的影子被路灯拉长,街道安静,只停了这一辆车,只看得见他一个人。

    气温不低,一支烟的时间,他背上起了细密的汗。

    前些年他在外地工作,两人相见只有寒假,所以故事总是发生在冬天。他手指触了触湿热的水泥路面,今年夏天,真的过分地燥。

    车子驶进小区,到了分岔路口,罗奕正要往东拐。一偏头,看见柳恬和她的小男朋友徘徊在不远处的路边。

    两个小孩恋恋不舍,已经公然牵起了手。

    大灯照过去,罗奕又按了下喇叭。柳恬看见是大哥的车,立刻就甩开了小男生的手。

    柳惜听见喇叭声后一下子惊醒,她问:怎么了?

    罗奕将车缓行停在路边,松了安全带,对她说:没事,别乱动,车里等我。

    柳惜喝茫了倒也听话,立刻倒下去继续睡。

    罗奕很快下了车,快步走过去拎着柳恬的胳膊把她拉到一边,你怎么回事儿?家里门禁几点不知道?

    喂柳恬的小男友不乐意了,冲过来就把柳恬从罗奕手里抢过去护在身后,你干嘛呢?

    罗奕上下打量小男孩,个子不低,长得不赖,少年气十足,也不怵。

    这是我哥柳恬甩开小男友的手,走到罗奕面前站定,态度极好,哥,我知道错了,下回我会早回家,别告诉我姐和我妈,行吗?

    罗奕抬起自己的手腕,给柳恬看手表上的时间,然后指了指男孩子说:让他先走。

    柳恬立即给小男友使了个眼色,可小伙儿是个死心眼,偏又问:他要是凶你打你怎么办?

    听了这话,罗奕揉着鼻尖嗤笑一声。这小少年还挺懂得护食。

    我哥对我可好了,全家就他最宠我,放心好啦。柳恬将小男友推远,给他比了个打电话的动作,轻声说:快走吧快走吧。

    小男生在罗奕咄咄逼人的目光中依依不舍地跟自己的小女友告了别。

    哥,他还不错吧。柳恬对走远的男孩挥挥手,问一旁的罗奕。

    罗奕皱着眉叹气,你要我怎么说?

    柳恬立马晃了晃罗奕的胳膊:哎呀,我会有分寸的。

    都十一点半了,两个人还在外边晃牵过手了是吧?很多话罗奕不方便开口,想了想,说:明天我让你姐跟你谈,看她怎么理解你所谓的分寸感。

    别别别,哥,我求你了,我已经被我姐抓到过两次了

    两次?

    柳恬眼看着罗奕变了脸色,自己先挤出一滴眼泪:我又没做什么别的,就牵牵手怎么了,我都成年了

    你哭什么?我说你什么了?罗奕心想这又是个爱演的,只好将她拉到路边长椅上坐下。

    思虑再三后,罗奕还是开了口:你是大姑娘了,有些话我不方便说,家里有姐姐和妈妈,也轮不到我说。我就跟你讲一点,即使你有分寸感,你也不能保证对方心里也有,都是十八岁的年纪,男孩子更年轻气盛,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