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惜调整一下面部表情,冲着罗奕甜笑:那个,哥

    能别这样叫吗?自己不觉得膈应?罗奕立马拉下脸,声音冷得像冰块。

    换做平常,柳惜要么冷漠要么回击,总要讽刺一两句的,眼下她却忍下了,罗老师罗老师,可以吗?

    罗奕更无语了,认认真真看着她:有话就直说。

    你这么凶干嘛?柳惜轻轻地踢了他的鞋一下,语气有点撒娇的意味。

    罗奕心忽然就变软,本来也不觉得自己有凶她,偏过头扯着嘴角笑了一下:说吧。

    柳惜开口:你能借我点儿钱吗?

    借钱?要多少?罗奕问。

    柳惜伸出手掌:五十万。

    五十万?你要这么多钱干嘛?罗奕语气有点着急。

    柳惜示意他小声一点,看了眼罗悄悄,小孩儿正在玩罗奕放在车里的那个御守,暂时很安静。

    于是她把罗奕拉远了几步,躲在花丛后面,祝赟被赵嫣的爸妈下最后通牒了,他实在是没办法了,你知道他情况的

    罗奕听懂,没再多说一句话,问柳惜: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柳惜为钱的事情愁了一整天,没想到最大的金主就在自己跟前。她一激动,拉住了罗奕的胳膊。

    罗奕今天穿了短袖,皮肤触到她有些发凉的手掌,下意识地把抬起来的胳膊放了下去。

    他低头看着柳惜,她正心里打着小算盘,手指无意识地来回在他胳膊上乱点。

    两人就这样站了十多秒,罗奕也看了她十多秒。

    柳惜心里算完账,又准备说话,一抬头,发觉自己扯着这人的胳膊,立马就收回了手,对不起对不起,把你想成赵嫣了。

    罗奕低下头,捕捉她无所适从的眼睛,轻声道:我说你什么了吗?

    路灯下,罗奕的眼睛被笼上一层柔光,柳惜回视他的目光,很快就避开。她转过身念叨着:少来这一套,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我的。

    话说完,柳惜走到车边去把罗悄悄抱出来,小宝走啦,回家吃饭啦。

    罗奕心里叹口气,跟在她后面,又问她:五十万也不够,剩下的钱你打算怎么办?

    柳惜说:我这里能凑个五六万,祝赟那里

    你毕业三年了,就只有五六万存款?罗奕打断她的话。

    柳惜听了这话就来气,回头瞪着他:我年薪多少你不知道?我就是月光怎么了?你年年都给恬恬大红包,你给过我吗?再说,我哪儿有你会赚钱啊,你随便接张电影海报都抵得上我年薪了,您是大艺术家。

    罗奕习惯性地被她怼的无语,却没生气,反而弱弱地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

    觉得什么?柳惜又狠狠地瞪他一眼。她最讨厌他居高临下的模样。

    没什么,你开心就好。其实你用不着存钱的。你想要红包的话,我今年可以发给你。罗奕学着她怼人的语言习惯说出这些话。

    柳惜心里一咯噔,这人今天吃错药了?她正要开口,罗奕又对她说:以后如果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你尽管跟我提要求。

    切!不让她叫哥哥,自己的哥哥瘾却来了。柳惜偏过头看着他笑:谢谢大哥。

    罗奕:

    眼看着快要进家门,柳惜忽然又回头,你都没问我什么时候还钱,你不是总觉得我不靠谱嘛,加上我收入也不高

    没,我觉得你挺好的,值得信任。祝赟和赵嫣也是我朋友,还钱的事情再议,我不急。罗奕话说完,示意柳惜先进门。

    柳惜觉得此人今天十分不对劲,按照经验来分析也分析不出个所以然。

    怀里的罗悄悄热得一脑门汗,直往她身上蹭,她深深地看了罗奕一眼,先抱着孩子进了门。

    罗奕听见客厅里柳艾珍和柳惜说话的声音,想了想,决定去院子里兜一圈再进去。

    他走到柳恬的秋千上坐下来,手伸到底面去摸木头上面的刻字。

    时光静悄悄地流逝,只要秋千不拆,没人知道那上面有两个名字。

    那些年,他的确只把柳恬当成妹妹,但也从未把柳惜当成是无所谓的人。

    第21章 21

    一家人为柳惜庆贺的时候,她心里得意极了。她特意谦虚地敬了罗奕一杯酒,伪装的低调中蕴藏着无限含义。

    她调侃般地问罗奕:这次选品,罗老师觉得我的审美有提高吗?

    罗奕点点头笑一笑,样子客套的像她的经销商。他赞许道:你眼光很好。

    柳艾珍发觉今晚柳惜对罗奕格外殷勤,提起他近来工作辛苦,还亲自给他盛了一碗汤。兄妹俩之间像这样温馨的场面第一次在饭桌上上演。

    罗奕最能理解柳惜的得意。在柳艾珍和罗海生的注视下,他诚惶诚恐地回应着她的热情,一言一行皆是以一个大哥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