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杯时两人相视一笑,彼此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其他人却看不懂他们的虚假兄妹情,尤其是二位长辈。

    柳艾珍得知罗奕最近几天总是熬夜,关切道: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罗奕正要开口,柳恬插了句嘴:大哥从日本回来后状态好差哦,前天喝醉了,昨晚她想起昨晚,自己理亏,便没再提。

    柳惜也是关心哥哥的好妹妹,她又补充:是呢,昨天你怎么连订货会都没去呢。

    罗奕无话可解释,默默喝了一口酒,说自己没事,只是工作繁忙。

    柳艾珍见状,和罗海生交换了一个眼色。罗奕连续好几天都没过来吃早饭,夫妻俩都觉得他是被那件事情影响了心情,各自在心里叹气。

    对了妈,薛医生下周就要走了,他刚跟我说,这周有空来家里吃饭,你安排一下呗。柳惜今天胃口很好,说着话,盛了第二碗汤开始喝。

    柳艾珍正为罗奕焦心,柳惜这话一出,她急忙接了话:那个就别来家里吃了吧,在外面订个餐厅,就是见个家长嘛,我跟你海生叔两个人到场就好。

    那怎么行,他说要来家里看看的,还想看看妹妹们。柳惜捧着汤碗,瞥见罗悄悄快把罗奕的御守给扯坏了,便抬手去挡了一下。

    罗奕正好也把手伸过去抢救御守,两人视线对上,双双举重若轻地笑了一下。

    罗奕抢在柳惜前面,把罗悄悄手里的御守换成了别的玩具。

    看我们?谁啊?你男朋友?柳恬暗戳戳给柳惜使了个眼色,姐,你可以啊,这么忙还有时间谈恋爱。

    吃你的饭吧,就你懂得多。柳惜拿着筷子敲了一下柳恬的头,又对柳艾珍说:人不是你介绍的嘛,我在欧洲那段时间跟他挺聊得来的,现在人家想正式拜访一下我家里人,有啥问题吗?

    柳艾珍的眼光在尴尬中掠过罗奕的脸,他注意力放在罗悄悄身上,就像没听到其他人说话似的。

    柳艾珍用胳膊肘撞了撞一旁的罗海生。

    罗海生会意,立马把话头接了过来:惜惜,你不是说你们俩还没处对象嘛,这么快就见家长,是不是太早了啊。

    还没处?听到这句,柳艾珍音调都提高了,她瞪了柳惜一眼,要是还没确定关系,见家长不合适吧。我这周也挺忙的,没时间安排饭局。

    ?柳惜心里一串问号,汤勺往碗里一丢,柳女士,是谁那天让我把小薛医生带回家里吃饭的?再说你也知道的,薛医生家教比较传统,处对象之前先见家长显得他多稳重啊。

    得得得,我懒得跟你说。罗奕越是对他们说话显得不在意,柳惜越是没心没肺,柳艾珍心里就越烦闷。

    那到底见还是不见?柳惜也有点郁闷,觉得她妈翻脸比翻书还快。

    就在母女俩僵持不下的时候,罗奕的手松开罗悄悄的小手,他抬头看了柳惜一眼:惜惜交男朋友了啊?带回来大家见见呗。

    他笑得太自然了,俨然一副哥哥对妹妹的关切感。他边说话边拿罗悄悄的筷子夹了一根蔬菜放进她小碗里,整个过程里,那句话就像是随口一说,语气寻常地不能再寻常。

    就是啊姐,我也想看看你新男朋友,悄悄说上次看见他送你回家了。柳恬边说捏了下罗悄悄的脸,是吗小宝?

    罗悄悄突然被cue,放下玩具捂着嘴偷笑:惜惜和他muamua了!话说完,她还做了个飞吻的动作。

    柳艾珍:

    罗海生:

    柳恬: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惜:什么鬼?

    罗奕轻轻地扯了下嘴角,温柔地拍了拍呆萌的罗悄悄的头。

    行了,先吃饭吧,这事回头再说。最后是柳艾珍女士果断把话题终止。这顿饭比罗奕跟她摊牌那晚吃得还让她心里难受。

    吃过饭后,罗奕把罗海生叫到楼上书房去谈事情。柳艾珍本想趁机找柳惜谈谈薛医生的事情,谁知道被罗悄悄缠住不放。

    一刻钟后,罗奕跟他爸谈完下了楼。走到楼梯口,看见柳惜窝在沙发上跟医生打电话。

    柳惜手里把玩着罗悄悄刚刚玩了半天的御守,姿态松弛,说话声音非常轻柔,她断断续续地说着:反正我妈知道这件事情就行了谁让我俩都这么忙哎哟你想好好谈恋爱难道我就不想吗你今晚又有手术啊

    不知道电话那头医生说了什么,柳惜嘻嘻嘻笑了好几声,然后嗔怪道:去你的吧,我才亏了好嘛,你连陪我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柳惜声音很轻,罗奕也根本不想偷听。可他穿过客厅走到门口的这段路不短,还是断断续续听到这么几句。

    罗奕在门口换鞋的时候,瞥见柳惜的一只高跟鞋倒了,他随便抬脚拨了拨,结果鞋跟他作对,又倒向另一边。他只好皱着眉蹲下去把她的鞋扶正。

    柳艾珍很快把罗悄悄搞定,走到客厅里,瞥见她那个糟心的女儿和正皱眉的儿子,一叹气,对罗奕招招手:小奕,你过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