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奕只好又绕回去。

    柳惜头仰在沙发靠背上又开始笑,低声撒娇:那我明天中午去找你吃饭好不好呀,就吃食堂也行,我不挑食

    突然,罗奕的脸忽然在她的眼睛里倒放,她一愣,这才发觉这人出现在客厅里。她收敛了笑容,坐直了身体。

    看见罗奕笑着跟她打招呼,她叫住他,捂着听筒下巴指了指角落里她被罗悄悄恶作剧拿走的拖鞋。

    柳艾珍看到这一幕,立马从餐桌上拿了颗车厘子扔在柳惜的身上:你都会使唤你大哥了?打你的电话吧。

    罗奕故作无奈地对着柳惜耸了下肩膀,跟着柳艾珍进了儿童房。

    车厘子砸在柳惜的肩膀上,她懵了。呆呆地看着罗奕的背影,觉得这个家她待不下去了。

    罗奕猜到柳艾珍想跟他聊柳惜,但没想到柳艾珍会对他表达歉疚和安慰。他一下子被架高,似乎说什么都不太对,反过来又安慰柳艾珍,表明自己没那么脆弱。

    听到柳艾珍说柳惜心大的漏风,罗奕兀自笑了笑:我倒觉得惜惜不傻,我可以不说,但我想正常地关心她。如果她自己感受到了,希望你跟我爸不会怪我。

    正常?

    罗奕解释:她真交了男朋友,我不会越界。可我也不想刻意避嫌,哥哥能做的事情我就能做,您同意吗?

    我懂你的意思,小奕,你不必这样说,我知道你有分寸的。

    罗奕又说:惜惜以后要是嫁给她喜欢的人了,我会回到哥哥的位置祝福她。我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这一点您放心。所以你们安排家长见面什么的不必顾虑我的心情,我尊重她的选择。

    罗奕言尽于此,柳艾珍再无话可说。她的心情反而比罗奕还要伤感。

    怎么了?几分钟后,罗海生见柳艾珍进书房时愁容满目,问她。

    柳艾珍转身把书房的门关上,你心疼儿子,我懒得说了。随他们去吧。

    刚刚罗奕出了儿童房,第一件事就是走到角落把柳惜的拖鞋帮她拿过去。柳惜穿上鞋就跟在他后面,两人岁月静好地一起离开

    柳艾珍收回思绪,问罗海生:小奕刚找你干什么?

    家里的大小事务,但凡涉及到财务方面的,罗海生从来不隐瞒柳艾珍,他坦言:找我借钱。

    数目很大吗?柳艾珍知道罗奕能赚钱,担心他是遇上什么别的事情。

    罗海生说:五十万吧。

    柳艾珍:小奕的积蓄不是挺多的嘛,不至于连五十万都拿不出来吧,发生什么事了?

    他这些年是有些存款,只不过前段时间不跟你说了,这事儿你不用操心,就当他投资了吧。罗海生随意说道。

    柳艾珍觉得父子俩不对劲,怎么?有事瞒着我?

    -

    出院门后,柳惜才意识到罗奕的御守一直被她拿在手里玩,她急忙把东西还给他:这可不是我故意的,走得时候真的没留意。

    御守是程姣送给罗奕的,罗奕那天随手放在了车里。其实罗奕给柳惜也求了一个健康御守,但知道柳惜在机场看到程姣把御守送给他,就打消了送这个礼物的念头。

    罗奕接过东西:你很怕我说你吗?

    柳惜吸了吸鼻子:我在你眼里,就没几个好词儿能形容吧。

    罗奕绷着唇角想她这句话,半晌之后才开口:以前我对你挺坏的,以后我改正。

    少来。柳惜自顾自地踩在花坛上走着,我知道你最近不正常,我毕竟是做了个手术,病是被你气走后得的,你心里多少有点内疚。但手术之后我也想通了,不折腾了,我放你一马,你安心。

    你冷不丁地说这个干嘛?罗奕停下脚步,心里也藏不住话了,看来你这回谈恋爱还挺认真,之前跟我说的话不算数了?

    我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柳惜扯了片树叶拿在手里撕扯着,回头看着罗奕,我以前喜欢你的时候也没少谈恋爱,我不会把大好时光白白消磨在一个得不到的人身上。苦恋不得的悲情女主角啧,这种人设不适合我。

    我只是问你之前跟我说的话是不是不算数了,你用不着跟我说这么多。罗奕曾经很自负,认为柳惜的那些男朋友接近于虚拟,他们的存在是柳惜用来折腾或者刺激他的,所以他很少放在心上。

    但薛医生太真实了,真实到柳惜不花心思不费脑子无需刻意,就将这个人摆上了台面。成为了罗奕理清头绪后想往前走一步的最大阻碍。

    柳惜听到他这句话,望天翻了个白眼,我就知道我很难跟你交心,鸡同鸭讲你懂嘛。我跟说你的话太多了,哪一句?我还对你撒过很多慌呢,你都相信吗?

    罗奕再次被她气到脑仁疼,一时没控制住,将手里御守用力地摔在地上。她有些话张口就来,真的太毒。

    你有病啊?柳惜搞不懂他的无名火,瞪着他,忽然想起这御守是怎么回事,将其从地上捡起来递到他面前,你小学妹送的?里面还有个上上签是吧,你落在酒店房间里被她捡到了,俩人共处一室,啧啧,看来你在日本也没闲着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