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我给你做了个东西,昨天店家发货了,这几天你注意查收啊。

    什么东西?

    看到你会感动到哭的。

    这天傍晚,前台把快递送到柳惜的办公室里,她坐在落地窗前,借着晚霞的余晖句读这本微信书。

    4月2号

    19:46

    hello,我是薛晓卿,是你妈妈介绍给你的新朋友。

    19:52

    是嘛,你爸爸名字里面也有一个卿字,那太巧了。

    20:39

    赞同,我也没有相亲的意思,但这不妨碍我们做朋友吧?

    4月5号

    14:21

    不开心了吗?看到你发的朋友圈了

    15:01

    那就好,希望你在欧洲一切顺利,每天能开开心心的。

    17:39

    如果你愿意告诉我,我可以用我的一个秘密来交换。

    19:57

    真是一个心酸的故事,如果我是他,我会喜欢你。

    5月13号

    10:23

    惜,我跟他在车库里见了一面,最后一面了。

    11:09

    你呢?联系他了吗?

    16:27

    怎么了?身体怎么不舒服了?

    6月1号

    08:08

    祝惜惜小朋友节日快乐!

    08:34

    回来第二天下午去医院检查,已经帮你约好我师兄的时间了。

    09:56

    看来你调整得不错,这些天没白陪你聊。

    6月18号

    11:11

    我在争取去澳洲进修的机会,你修整好回来了,现在该我出去散散心了。

    15:51

    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你最新的vlog了,笑了一中午。他看到了吗?

    16:03

    是是是,我女朋友全天下最美。等你回来,我带你在我们医院里好好遛遛

    7月5号

    09:32

    你哥一大早就来医院找我,太吓人了,你算得也太准了。

    11:40

    那你推他一把,当是最后一次了。你这次回来,他明显对你跟以前不一样,给你塞前女友的结婚请柬、关心你跟我谈恋爱、还带你去看中医都是些什么骚操作。从他的状态来看,他八成是动心了。

    22:54 哈哈哈亲完高兴吗?他什么反应?

    23:43 惜惜,你可能真的走出来了。他爱不爱你,你不在乎了。

    夕阳落下帷幕,看着彻底暗下来的天,柳惜捧着这本微信书一阵鼻酸。

    她把自己挡在窗帘背后,头靠着窗户看玻璃外的万家灯火。她最讨厌黄昏日落,眼下心却平静澄明。

    很多时候,知己是比爱人更重要的陪伴。薛晓卿是她在欧洲求学孤单岁月里的一块方糖,也是见证她釜底抽薪的唯一一位朋友。

    柳惜觉得自己很幸运,隐晦的心事有人能懂,同理心造成的幸福感能抵挡难过和遗憾。

    小领导,你大哥来了,在大厅里等你呢。小助理在这时敲门进来。

    柳惜从窗帘里探出一颗头,她约这人了吗?她回到座位上去翻手机,罗奕在一个小时前发微信约她去看晚间艺术展。

    悠哉悠哉地补着妆,柳惜查了查艺术展的主办方和受邀的青年艺术家名单,嗬,老熟人嘛。

    她亲爱的哥哥又要作妖了呢。

    罗奕坐在待客区翻看公司的品牌宣传书,习惯性用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他做事认真的时候一定会皱眉,想得深人的时候,会把无论是什么笔都当成是他的画笔,横握着画出一根根线条。

    他今天穿着灰色的T恤,戴了款运动手表,表盘上荧光蓝的数字若隐若现。他近一两年自由职业,日常装扮又回到学生时代的风格,倒也减龄。

    只是心理年龄跟外表同样跟不上他的实际年龄。

    柳惜在他身后站了一分钟,自顾自地回着工作微信。

    罗奕闻到柳惜身上的味道才发现她出来。她换了香水,大概是成熟女人系列,并不衬她今天的装扮。

    打个工作电话,你开车。柳惜说话间仍旧低头看手机。

    罗奕接过柳惜递过来的车钥匙,又顺手帮她提了电脑包。包外沿塞了本东西,他提起来看,封面上写着与惜书三个字,落款:薛晓卿。

    罗奕一路上保持沉默。直到路程走了一半,柳惜跟某个经销商打完电话后,才偏过头对他说:裴之越的画也参展,待会儿去,你八成会见到她。

    做过功课了啊。罗奕想法从来和她不对频,勾了下唇角,又说,参展的画师里有个叫程姣的,就是那天你在机场见到的那个,我师妹,她也会在。

    ?果真要作妖。柳惜抿着唇点点头:这次你为什么没被邀请参展?主办方不是你合作的平台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