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啊,老师这么帅,又这么厉害,甩裴之越那个未婚夫几百条街好嘛!

    裴之越劈腿?我的天呐,快来扒一扒!

    开小群吧,这里说不太好,万一罗老师看到了怎么办?

    你在看什么呢?罗奕见柳惜看手机看得津津有味,低下头凑进她。

    柳惜把手机收起来,低声对他说:群里在八卦你跟裴之越的爱恨情仇呢,非常精彩,当事人想看吗?

    罗奕立即绷着唇角敲了一下柳惜的脑门。

    我没用力。他又在柳惜气得想要回击之前没好气地说出这句话。

    我就觉得看着像你们俩,来看展?故事里的女主角真是来得恰到好处。

    柳惜笑嘻嘻地跟裴之越打了个招呼,偏过头,罗奕也露出礼貌又不失尴尬的微笑。

    这里有点热吧,要不要去休息室坐会儿?裴之越见柳惜一直给自己降温,对两人发出邀请。

    好啊好啊,我要热

    不用了,我们现在去第二展区。罗奕手指推了下柳惜的胳膊肘。

    兄妹之间的别扭没必要闹给外人看,柳惜只好无语地往前走。她有种想给群里小伙伴直播的冲动,想着最好能应该开个收费群,发红包看罗老师和前女友八卦,一准赚翻。

    柳惜把罗奕晾在了身后,跟着裴之越走在前面。过去的姑嫂,如今的朋友,女生之间总有话说。

    罗奕在两人身后看着,也不知道柳惜说了什么,裴之越一直在笑。两人的关系似乎比之前还要融洽。又想,也是,她们俩本来就是朋友。

    到了裴之越的作品前面,她主动跟柳惜介绍了自己的创意和想法,柳惜拍了好几张照片,还表示未来有可能找她约图做公司新品。

    两人的商务洽谈进行到一半,柳惜对罗奕招招手,把小包里一条手链拿了出来。

    之越,这是你忘在我哥家里的吧,我记得咱俩是同款的,这条是你的。想着今天要来看你的展,就带过来了。

    罗奕听到她这句话,再看裴之越的态度,脑子有点懵。这手链是他浴室抽屉里那一条?她什么时候拿走的?

    惜惜,你心好细哦。裴之越接过手链,又转头看向罗奕,其实你可以自己快递给我的。

    我一直以为这手链是惜惜的。罗奕快速作出解释,静静地看着柳惜笑,眼神向她传递三个字你真棒。

    是,我哥最近比较迷糊,总觉得他家里很多东西都是我的柳惜说完话,挽着裴之越的胳膊,又去看别的作品了。

    罗奕见不得柳惜演戏,裴之越也是个会接招的。他知道网上有个词,叫塑料闺蜜情,这两人虽称不上是闺蜜,但因为明白对方心里的小九九,也算是互相欣赏的知己了。

    柳惜是聪明的。罗奕在近段时间才承认这一点。

    十分钟后,主办方代表在展会中心发言,许多看展的人都围聚过去。罗奕不爱凑热闹,和程姣靠墙站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柳惜和裴之越站在舞台不远处围观,柳惜知道那人找他的师妹去了。她刚刚跟裴之越去看了程姣的作品,也是个有灵气的女画师,八成是罗奕喜欢的类型。

    发言的代表正是裴之越的前未婚夫,她听了几句就兴致缺缺地拉着柳惜走了。两人走到罗奕和程姣跟前,四人齐齐整整,可以凑一场牌局了。

    程姣和裴之越先前已经打过招呼了,唯独对柳惜不熟悉。

    罗奕先跟柳惜介绍程姣:我师妹,你见过的。

    我们见过吗?程姣发出疑问。

    柳惜觉得罗奕脑子有病,握了握程姣的手:没打过照面。

    那天她去机场接我。罗奕说。

    是这样啊。程姣看了眼罗奕背的小包包,恍然大悟,学长,她是你女朋友吧,难怪那天你非要让我先走,是不想你女朋友误会吧。

    啧啧啧师妹好会来事,学长前女友还在这里呢。柳惜看了眼罗奕,算是先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开口解释: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他妹妹。

    罗奕知道这人会这样说,也没想要反驳。谁承想,裴之越在这时开了口:不是亲妹妹,他家庭关系你应该知道的吧。

    回去的路上,柳惜坐回到她喜欢的后座。看着沉默开车的罗奕,她忍不住吐槽道:开心了?

    我开心什么?你别没话找话。罗奕看向后视镜,这人的状态是要作妖了。

    罗老师,你说说,你约我去看展,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提高你的审美,丰富你的知识面。罗奕知道她不信,冷笑一声,揭开今晚的序幕:你跟裴之越明争暗斗有意思吗?

    没意思,特别没意思。你也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好东西,睚眦必报。你不就享受我跟裴之越对你的明争暗斗嘛。她开始了。

    你想多了,我说过裴之越已经是过去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