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俩进了家门,屋子里只有罗悄悄一人坐在沙发上动画片。

    大哥呢?柳恬问小家伙。

    罗悄悄指了指楼上。

    罗奕闻声从书房里走出来,他手肘撑在栏杆上弯腰看着姐妹三人,目光落在柳惜的脸上。

    他皱着眉头问她:你怎么还是把头发给剪了?

    柳惜正要开口,他又说:以后别动我的微博,别为这事操心。

    第38章 38

    柳惜上了楼,把书房的门关上。

    罗奕在躺椅上坐着,玩着罗悄悄的一颗弹球。他把球砸在地上,又在空中接住,乐此不疲。

    柳惜倚在门上没动,用手机屏幕照了照自己的脸,觉得新剪的头发不算难看。

    过来。罗奕叫她一声。

    柳惜走过去坐在了书桌上,看着他玩球。

    没怪你剪头发。罗奕收起弹球,在她的凝视中主动松了眉头。

    柳惜这才冲他笑一下,拿起他刚刚用写的一张狂草欣赏起来。下笔皆是心境,罗奕这一下午的心境暴露无遗。

    为什么剪头发?罗奕问她。

    你还是在意这个。柳惜摸摸发尾,其实没剪太短。

    罗奕想说自己没有那么强的占有欲,说出口却是:剪就剪了吧,只是我更喜欢你长头发。

    所以短发就不喜欢了吗?柳惜话落,手中的宣纸被抽走。

    罗奕胳膊撑在桌沿,将她困在怀里,答非所问:你存心的。

    真不是。柳惜诚恳地看着他说。

    罗奕抿着唇,跟她对视了一会儿,随后移开眼睛:看不出来我心情不好?

    柳惜扯着他的头发玩儿:罗老师,我还以为你不在乎粉丝言论呢。

    罗奕按住她乱动的手,问她:为什么把玫瑰花的微博设置成仅自己可见?

    自己开心就好,何必给别人看。柳惜捧住他的脸,她还挺喜欢他弄这个发型,比以前看起来更年轻更俊美。

    你最近好迷人哦。柳惜凑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唇,你怎么样我都觉得好看,不会在意你是什么发型,更不会对你提要求。

    罗奕总能被她撩动心弦,她只是这么一下,他就觉得晕眩。

    你可以对我提要求。罗奕抚摸着柳惜的头发,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但你得允许我表达。

    你总是有喜欢和更喜欢。柳惜认为这是他性格中挑剔、追求完美的一面。在爱人面前,可以解读成占有欲。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和稀泥的逻辑,感受这个东西,一概而论就没意思了。罗奕轻轻地搂住柳惜,却又妥协道:但我这种想法不一定就是对的。

    柳惜没吱声。

    他就是这样的人,始终坚持审美有标准,这个标准也会套用在其他的人生观上。他总说有些事情就是绝对的,例如爱的背面只可能是不爱。

    我秀恩爱有错吗?罗奕见她不说话,又问她。

    你的自由。

    柳惜是个乐于分享生活的人,罗奕最近多少有些投其所好,他说:你以前还会做做我的黑粉,现在一点反馈也没有。

    柳惜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噗嗤一声,捏了捏他的鼻子。

    笑什么?罗奕学她之前的行为,咬了一下她的下巴。

    柳惜吃痛,从桌子上跳下来,走过去拿起他刚刚玩的弹球弹在地上玩,说:搞了半天你是在生气这个。

    罗奕转身靠在桌子上,脸色不悦地看着她:粉丝怎么想我真不在乎,我不靠他们吃饭。我以为我发微博你会高兴,看到我被人骂会生气,可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没反应。连我们在一起这事都是我告诉祝赟和赵嫣的。

    真生气了?柳惜停下手里的动作,撒娇般地冲他笑一下。

    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和我一样高兴呢。她明明在笑,罗奕却这样问她。

    柳惜说:我很开心啊。

    你会觉得我是恋爱脑吗?罗奕说完,自己摇头苦笑了一下,你现在总是冷冷静静的。

    看着他苦闷的样子,柳惜只好说: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过了不冷静的时候。

    这话接得太快,柳惜又有点后悔。她趴在窗沿上,看着楼下院子里的秋千,想着该如何结束这个不太友好的话题。

    罗奕看着她的头发,她染回了黑色,长度跟十几岁的时候相同,发型也差不多。他想起刚认识她的时候。

    混乱的思绪里,罗奕把刚刚滚落到他脚边的弹球踢到了躺椅的下面。

    柳惜闻声回头:别总想着取悦我,你会很累的。我们正正常常地谈恋爱就好,不需要跟别人不一样。咱们俩都已经这么熟悉了,我不是个小女孩了,不至于动不动就脸红心跳。

    前半句话她半个小时前才对柳恬说过,说出口竟有点恍惚。

    她这句话让罗奕忽然意识到,他们俩真的是全然不同的心境。他点点头:你知道我在努力就好,毕竟我以前对你太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