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加上微信好友,但不影响熙和今夜的好心情,哼着歌走进寝室,看到桌上崭新的高数教材都可爱了许多。

    寝室其他叁个各做各的事,赵聆风正加班加点地赶明天要用的ppt,头也不回地问:“睡了?”

    “怎么可能,我们是那么随便的人嘛!”

    她懒洋洋地歪倒在旋转椅里,把握十足地说:“不过也不远了,他特意送我回来的,一直送到寝室楼下,这个也是他买的,明显是对我旧情不忘呀。”

    她晃一晃手中喝了大半的茶,美滋滋地吮一口,与昨夜的沮丧相比判若两人,当即遭到单身人士宋黎无情唾骂:“小贱人。”

    她慢吞吞地开口:“明天中午,叁楼麻辣香锅设宴。”

    李园食堂的麻辣香锅,财大的招牌菜。

    对方立即改口:“恭喜。”

    “谢谢。”

    她掐着嗓子说话,声音腻得出水,又跟她们分享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去酒吧兼职。

    朱涟漪洗完澡出来,刚好听到这句,隔老远问出声:“那你的高数怎么办?你有那么多精力二者兼顾吗?”

    “……忘了。”

    兴高采烈的人瞬间萎了,拿起数学书掂量,“我把它吃了就能考及格吗?”

    “劝你醒醒酒。”

    关掉电脑,赵聆风拿上洗漱用品进了卫生间。

    宋黎:“学习和男人,自己选吧。”

    熙和怅惘地感叹:“那还是男人吧。”

    学习使人憔悴,她急需采阳补阴。

    宋黎无话可说了,“那,祝你成功吧。”

    就是蛮佩服她的,为了睡男人连学分都不要了。

    ——-

    次日,酒吧一角,邓熙和轻拍桌面压低音量提醒:“来了来了。”

    叁人几乎同时关掉手机一本正经坐好。

    不多时,身材挺拔的男人举着托盘来到她们这桌,四杯不同的酒一一摆放好后,客套说:“慢用。”

    “谢谢。”

    见他要走,熙和忙伸腿拦住他去路,笑嘻嘻询问:“坐下来一块聊聊天吗?”

    她的衣柜里大概全都是短裙,徐清晏垂眸,打量横亘在过道间的细白腿。

    “不用紧张,她们都是我室友,人很乖的。”

    几人点头如捣蒜。

    她们很乖的,绝对不会对他怎么样。

    徐清晏侧头,围桌而坐的四人,穿着妆容各异,相同点是八只眼睛都紧紧盯着他瞧。

    眼中的幽光,让人联想到盯着羊羔的饿狼。

    呵。

    “在忙。”

    他面不改色到留下话,转身从另一边脱身。

    而几乎是他一走,四个脑袋便凑到一起,宋黎按耐住激动的语气:“肩够宽,腿够长,脸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赵聆风:“手还不错,差强人意。”

    这女人口是心非惯了,熙和跟宋黎看向最后一人。

    朱涟漪怒拍桌面:“就没人关注到他的翘屁股吗,听说这种男的床上都很厉害,和和你有福啦!”

    “哎呀小声点啦!”

    宋黎和赵聆风有多克制,朱涟漪就有多豪放,邓熙和忙捂住她嘴,可为时已晚。

    酒吧很安静,几步之外,徐清晏抱臂望着她。

    邓熙和要哭了,却不得不强撑出笑脸:“她在说梦话呢,哈哈,梦话。”

    她就不该脑子发热允许她们跟出门,还美其名曰帮忙分析敌我形势做到知己知彼,现在好了,忙没帮上,先把她的老底揭了。

    猪队友。

    熙和后悔不已,跟着他在酒吧里来回穿梭,再叁为自己辩解:“苍天可鉴,我对你没有任何xing趣。”

    谁还没发过几个假誓呢,女人的嘴骗人的鬼,熙和放心大胆地睁眼说瞎话,怕他没听懂,还小声解释:“性生活的性。”

    “噗。”

    无意偷听的陈粤摇头失笑,“小小和,你太可爱了。”

    “哎呀,说正经的呢。”

    她摆摆手,依旧注视着徐清晏,无比诚恳地强调:“我邓熙和真的不是那种人,徐清晏你要相信我。”

    她是那种会馋前男友身子的人吗?

    当然。

    “你真的要相信我。”

    她一定会把他睡了的。

    大庭广众人来人往的,徐清晏嘴角一抽,忍无可忍地低斥:“闭嘴。”

    知不知羞了?

    狠狠剜她一眼,他捧着新调好的酒离开吧台,气得耳朵尖子都红了,可见事态有多严重,熙和赶忙跟上,不辞劳苦地辩解:“你真的别想多了,我对你是真的没意思了,要不然也不会跟你提分手。”

    她呼口气,说得口都干了。

    徐清晏停步,凉凉扫视她,“没意思?”

    见他终于有相信自己的势头,熙和忙不迭点头:“分都分了还来个多年后的旧情复燃,我疯了嘛。”

    呵。

    “你说得对。”

    徐清晏大步走开,熙和正要跟着,他忽然回头,声色俱厉,“不许跟着我。”

    “呃,哦…”

    邓熙和脚步一顿,等他转过身后继续跟随,滔滔不绝地讲,“我这个学期重修高数,你数学应该不错吧,要不我以后来你们学校自习,你行行好教教我呗。”

    先表示对他没兴趣让他放松警惕,再伺机制造机会把人吞吃入腹,多完美的套路。

    邓熙和被折服于自己的聪明才智。

    可偏偏对方不配合。

    “不教,不许来。”

    “那加个微信呗,网络辅导也可以的。”

    都来叁天了,好歹也得加上个微信吧,否则她的面子往哪搁。

    “不加。”

    “呃,为什么?”

    “没空。”

    “哦·······”

    她丧着脸,蔫蔫地回到座位坐下,室友们斗地主斗得正嗨。

    赵聆风瞟一眼她,“没搞定?”

    是她非要去解释的。

    熙和摇头。

    “那怎么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说话的是朱涟漪,邓熙和忿忿地赏她一捶,“把你今天吃的麻辣香锅吐出来。”

    朱涟漪忙扔了牌,掌心轻抚她的心口,“大王消消气,实在不行,姐们找人绑了他送到你床上,任你为所欲为榨干他都行。”

    熙和嗤之以鼻:“不要,我要他心甘情愿地脱光光跪在我脚下唱征服。”

    “说白了,你就是又想得到他的人又想得到他的心,想跟人家复合呗。”

    “你小声点。”

    熙和毫不犹豫捂上她嘴,见徐清晏不在附近才松了口气,面红耳赤地否认:“谁想跟他复合啦,我就是想睡他而已!还有你,再大声说话就给你贴胶布。”

    朱涟漪一连点头。

    熙和松开手,无精打采地趴在桌上,“我觉得小徐同志越来越难搞了。”

    难搞到让人怀疑跟他谈过一段的记忆是假的,当初是怎么把人追到手的呢。

    她唉声叹息,正要来一段追忆青春年华,赵聆风忽然开口:“他好像对你还旧情不忘。”

    “你别逗我了。”

    “骗你干嘛。”

    赵聆风朝她身后努嘴,熙和转身回头,吧台位置,徐清晏正跟陈粤说话,两人对面,坐着几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你是想气死我吧。”

    熙和低头,看着自己没几两肉的胸,恨铁不成钢。

    赵聆风自诩第六感敏锐,最不爽别人怀疑她,撇撇嘴说:“刚才你跟老朱勾勾搭搭的,他瞪得眼睛都直了。”

    她们寝室四个人都不矮,其中又以朱涟漪最高,常年留着齐耳碎发,挺着比邓熙和还平的胸,又喜欢穿男女同款的休闲装,再加长相清秀,就容易让人产生遐想,被女孩子表白也不是一两次了。

    邓熙和与朱涟漪面面相觑,后者对天起誓:“我性取向,的确是男人。”

    熙和:“我相信你。”

    看男女动作片最积极的就是她了。

    可似乎有人不信。

    熙和看向她们302寝室的情圣:“真的吗?”

    赵聆风只觉心累,无耐地招招手,示意她靠过来,耳语了几句。

    “他如果赞同,就是想跟你重修旧好。”

    谁不想跟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呢?

    不多时,熙和来到吧台,徐清晏和陈粤都在,她坦然自若地挤走一个身材火辣的女生,询问后者:“我兼职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

    陈粤作思考状,瞄一眼看手机的某人,冲她展颜一笑:“再考虑两天吧。”

    “哦,行吧。”

    她嘟着唇,貌似才留意到旁边还有另一个熟人,喊了声他的名字。

    没理,装听不见。

    熙和手伸过去,在他面前晃晃,“喂,徐清晏,你觉得我应该来这边做兼职吗?”

    徐清晏往旁边让一步,“不该。”

    “为什么?”

    她来兼职,两个人经常见面不好吗?

    “太笨了。”

    “······”

    混蛋。

    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