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外的世界喧嚣依旧,可惜热闹都是别人的,此时此刻的邓熙和丧到谷底,祈祷地球爆炸的心都有了。

    如果还有什么能唤起她的知觉,大概只有吃东西才能心情好一点。

    她走到卖糖葫芦的小摊前,指了串最红最大的。

    摊贩笑呵呵地取下来给她,“小妹妹别生气了,男朋友来认错啦。”

    “我才没有男朋友呢。”

    她埋头掏钱,忽然动作一顿,转身看身后,不爽地怒视来人:“你跟来干嘛?”

    徐清晏没回话,上前手机扫码替她付了糖葫芦的钱。

    “我让你付了吗?谁要你给我买了?自作多情!谁稀罕一样!”

    她不爽地叫嚣,将手里的糖葫芦扔他身前,瞧见几米外有家奶茶店,气冲冲大步走了过去。

    接住糖葫芦,徐清晏不急不慢地紧随其后。

    可他越是淡定,熙和就越心烦,奶茶一做好便等不及塞到他手中,“还给你的,两不相欠!”

    昨天收到奶茶外卖时有多开心,邓熙和现在就有多气愤,感觉像被耍了一样。

    不爱何撩呢。

    她瞪大眼,恶狠狠地警告:“不许再跟着我。”

    “再跟着,就让你断子绝孙!”

    断子绝孙?

    跟听到了不得了的笑话一样,徐清晏肩膀一动轻嗤了声。

    “笑你妹!”

    竟然还耻笑她,熙和恼得当即踢他一脚。

    脚背吃疼,他皱了皱眉,捉住她的腕,“你到底在闹什么?”

    “关你屁事。”

    邓熙和甩掉他的手往前走。

    她现在正在气头上,看什么都碍眼,踏出几步,见路中央有颗鸡蛋大小的石子,下意识就抬腿。

    不曾想,石头没踢到,反而是鞋飞了出去。

    望着悬在半空的脚,她再憋不住,真情实感地嚎哭出来。

    这世道,连颗石头都敢欺负人了。

    跟随其后的徐清晏叹口气,认命走过去捡鞋。

    “吃不吃东西?”

    鞋子重新套上脚,他站起来问道。

    熙和抬手抹泪,转身背对他,“不吃!”

    他略一思索,说:“巷子最里面有家串串。”

    她抽噎的声音一顿,慢一拍答:“不饿!”

    语气还算果断。

    徐清晏抿唇,也不勉强她,“行吧,那我自己去吃好了。”

    十五分钟后,生意兴隆的串串店里,邓熙和张大嘴巴一口咬下整串培根,嘴里塞得满满当当的,又拿起一串鱼肠。

    而在她的手边,是一大把光秃秃的竹签子。

    徐清晏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

    “看什么看,你以为我吃得很多吗!”

    嘴里塞着东西,她含糊不清地吐字,鼓着腮帮瞪他。

    徐清晏摇头:“你开心就好。”

    如果这就是“不饿”的水平,他无话可说。

    熙和也不想跟他讲话,悲愤化作食欲,专心致志对付面前的食物,不带喘气地又吃了十多分钟后,扔掉最后一根竹签,满足地摸摸肚子。

    饱了。

    “能好好说话了?”

    他递上她之前买的奶茶,后者轻哼撇过头。

    不喝。

    徐清晏也没辙了,放下奶茶,抽了两张面巾纸递过去。

    擦嘴。

    邓熙和投去一眼,抱臂不动。

    偏不擦,辣他眼睛。

    好歹是自己带来的,徐清晏丢不起这张脸,只得亲自上阵。

    想不到他会为自己擦嘴,直到用过的纸巾丢进垃圾桶熙和才反应过来,心慌意乱下忙捂住嘴,面红耳赤地教训他:“光天化日下,别动手动脚的……”

    他打量着她,表情严肃,“你到底在闹什么?”

    “呵,我还能闹什么呢?我就是个笨蛋”

    熙和冷笑,机械地念出声:“笨到连酒吧服务员的活都做不好,所以奉劝某些人最好少跟我说话,因为笨蛋会、传、染。”

    她两手撑着下巴,一字一句控诉,因为五官柔和,生起气时完全没有威慑力,反而添了娇憨可爱。

    徐清晏下压嘴角,反问她:“难道不笨吗?大叁下还在学高数,不花心思学习就只知道抱怨惦记着玩,怎么,想体验下延迟毕业?”

    他很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邓熙和被他怼得整个处于懵逼状态,好几秒才回过神来,“你可以闭嘴了……”

    她垂下眼帘,几分委屈,“说来说去,其实你就是不想看到我。”

    嫌她烦。

    徐清晏一顿,缓缓收拢手指,说:“你以后都不用去酒吧了。”

    她满脸不屑:“不去就不去,谁爱去一样。”

    叁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大不了换个目标睡。

    “我辞职了。”

    “关我屁——”

    她扭过头来,呆呆望向他:“辞职?酒吧?”

    “嗯。”

    熙和下意识询问:“那你的那位女同学怎么办?”

    他皱了皱眉,“有关系吗?”

    他跟别人。

    邓熙和果断地回:“没有关系。”

    吃饱了,说话都底气十足。

    她注视着他,殷切询问:“那你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空气有那么一瞬的安静。

    千年的目光在她身上逡巡,“皮痒了?”

    熙和捂着嘴,笑得眼不见眼,“抱歉,开个玩笑,玩笑而已啦。”

    犹如被回春药物的死狗,她重新焕发活力,注意到桌上还没动过的奶茶,立即捧过来猛吸了一大口。

    “哈哈,真甜。”

    说着又将他手边的糖葫芦拿过来,拆包装咬掉最上面一颗,“哈哈,也好甜。”

    如坠梦中,连空气都是甜的。

    “我其实有点好奇唉,你是跟家里吵架了嘛?”

    吃完个糖葫芦,她脑袋凑上去问道。

    徐清晏掀起眼,“怎么说?”

    “唔,要不然怎么会缺钱呢?”

    她鼓着嘴,认定了他在跟家里吵架,惜惜相惜地吐槽:“我也经常跟我妈吵架,但我没你有魄力去自己去挣钱,我妈也知道我没骨气,生活费花光就是我认怂的日子……”

    就因为被牢牢掌握住经济命脉掌握在手中,每次都是她认错。

    “徐清晏你好棒。”

    徐清晏不语,大概是陷入了沉思,良久古怪地笑了笑,回答她的上一个问题,“算是吧。”

    她嘻嘻笑,一脸如我所料的得意,以及无忧无虑的天真。

    “那你接下来会再找其他兼职吗?”

    她没话找话。

    “快期末了,没空。”

    徐清晏别过头,侧脸面对她,声音不大地说:“关于你之前的提议,我会考虑。”

    “啊,什么?”

    她面露不解。

    他不耐地解释:“高数。”

    想了想,又补充说:“不收你学费。”

    熙和恍然大悟,心情更妙了,举手表示赞同,“考虑,一定要好好考虑。”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