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大婚的礼节有些复杂,等楚沅好不容易完成了所有的事,回到寝殿里时她已经累得直不起腰。

    “春萍姑姑,我能吃烤鸭吗?”楚沅摸着肚子,才说完烤鸭,又想起之前烤乳猪的味道,“给我来一份烤猪蹄也行啊。”

    “新婚之日,王后还是不要食用那些油腻荤腥的东西为妙,奴婢替您准备了些清淡的。”

    春萍满脸含笑。

    反正有的吃也行,就是她头上的凤冠有点过分沉重,但蒹绿说那凤冠现在还不能摘,她就只能顶着那么个重物吃了顿饭。

    重新坐回床沿,楚沅也没有等太久,便见魏昭灵已从外面走了进来。

    春萍和蒹绿一见他,便迎上去行礼,随即退出殿外去,并合上了殿门。

    魏昭灵身体才好转了些,不宜多饮酒,只在殿中待了没多久他便先行离开了,如今天启殿那边的热闹还未停止,但乾元殿这边却显得很安静。

    楚沅看他掀开纤薄的帘子走进来,看着他穿着那样一身殷红的圆领袍一步步地走到她的面前来,她还有片刻的晃神。

    “怎么了?”魏昭灵在她身旁坐下来,轻声道。

    楚沅下意识地想摇头,可忘了脑袋上的凤冠,她蓦地一扭脖子就是一声脆响,她疼得五官都皱了起来。

    魏昭灵眉头微蹙,伸手便摘下她头上的那顶凤冠放到床沿边的小案上,他还用手指轻轻地揉了一下她的脖颈,“还疼吗?”

    楚沅缓了一会儿才不疼了,她又说,“魏昭灵,这好像我们才见的时候啊。”

    那时她被那尊碎裂的巫神像带到了仙泽山的王陵里,落入了那白玉高台之上的石棺里。

    当她再醒来,她就已经穿着好像今天这样的喜服,躺在他的身边。

    而他也像今天这样,衣袖殷红,乌浓的长发半束进金冠里,后坠着殷红的发带,鬓边还有两缕浅发。

    但即便他现在的脸色看着仍有些苍白,却比那个时候要多添了些血色。

    而听见楚沅的这句话,魏昭灵那双眼里神光微闪,大约也是想起了他在仙泽山地宫里醒来的那日。

    那时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想过,那个躺在他身侧的姑娘竟真的在后来,成为了他的新娘。

    他忽而轻笑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只顾低头亲她的眼睛,然后他慢条斯理地亲手去解她的发髻。

    楚沅背对着他,由着他替自己弄头发,他的手指穿过她的发丝,慢慢替她梳理,这样静谧的时刻有种难言的可贵。

    “沅沅。”

    楚沅眯着眼睛打了两个哈欠,忽然听见他开口唤她。

    “嗯?”她应了一声,回头看他。

    浓烈殷红的衣衫衬得他的面容更显冷白无暇,她忍不住陷在他的目光里。

    手指松开她的头发,魏昭灵顺势将她带进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发顶,那双眼睛不自觉地弯起月亮般的弧度,“我原本想,我的重生,就是天道想要借我的手来除掉那些早就该死的脏东西,”

    他扯唇轻笑了一声,或许是想起些什么,他的神情有一瞬变得冷冽了些,“对我来说这些都无所谓,反正,当年郑家用的手段太下作,我既然有这么个机会回来报复,那也是好的。”

    至于这重生究竟是天道的施舍,还是原本就定给他的又一盘死局,他原本也并不关心这些。

    “是因为人,我才觉得这尘世肮脏,可最终又是因为你,我有的时候又觉得,事情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糟糕。”

    尘世里的尘埃污垢,阳光雨露始终是并存的,就好像再漆黑的夜空,也总会有机会漏出些星子的光。

    先丧父,再沦为杀人嫌疑犯,楚沅在她十二三岁的那时候起,就已经尝试过眼前一片黑,什么都看不到的滋味。

    可万般煎熬,却始终没能摔碎她对生活的期盼。

    是她带他回去魇都,带他去看留仙镇上最平凡的热闹,总是史书上再多的人诋毁他千万遍,他也从没放在心上过,可偏偏是她每次认真地说他是一个好王时,他才忍不住心底的温澜潮生。

    “沅沅,是你救了我。”

    在他最迷惘煎熬的那些年,从没有人发现他的绝望,可一千三百年过去,魇生花意外落入了站在所有棋局之外的楚沅手里,而她带来的重生之机,原来就是他真正的新生。

    为了让他活下来,她几乎付出了她的一切,在十七八岁的年纪就要被迫成长为更勇敢的模样,陪着他一路山水迢迢,风尘仆仆。

    楚沅仰头望他,“可是我觉得还是我比较幸运。”

    或是见他低眼怔怔地看她,她便朝他笑,“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我不是你,你以为我真的能做到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和流言吗?原来的我可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的坚强。”

    她说,“魏昭灵,谢谢你不是一味地帮我解决任何事,而是那样耐心地教我,让我自己学会面对。”

    如果他仅仅只是在每一次她遇到危险或难题时都替她解决,那么她也永远学不会让自己变得强大。

    因为再会谋算,再强大的他,也难免会有疏漏的时候,所以有些事,注定只能由她自己去面对。

    魇生花落入她的身体里本非他所愿,而这场王朝的复生计划也是在他被宣国郑家谋害之后,公输盈和夜阑两位丞相的合谋,他明知她是被动陷入这场争斗里的人,所以他愿意一步步教她如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