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郑玟被拒绝后高羽艾对待她就稍显冷淡,除了二人无言对视时还能看到那盈满情意的目光。可也不能……总不说话罢,已经有了一个哑娘总不能再来一个哑娘。

    “夫人,可要打伞去院子里走走?今儿阳光不毒。”

    高羽艾收回了目光垂下头随手拨弄了下郑玟买来消遣的小玩意,“不了,心生惧意不敢白日走动。再说,这方小院我早已看腻,无甚兴致。”郑玟抿下唇角打定主意又问:“那我带夫人出去玩如何?王爷封地立府已成再加上新换知府上任,虽然朝廷不准酺宴但商贩们请命办一场灯会想来热闹小不了,你可想去?”

    高羽艾抬起水葱般的手指撑在颊边,“嗯~即没违反朝廷法度又给百姓办了一场热闹,最重要的是还能赚到大钱,不知当今商会是谁人主掌,此事办得有趣。”郑玟见她又是搓指又是点头那副可爱模样引得她哈哈大笑。她这爽朗的举动与姜夕大相径庭,可她没发现高羽艾悄悄弯了眼尾第一次藏起柔情笑意。

    可是如何去又成了难题,去的早了日头没落可去晚了除了灯也没其他热闹好看,郑玟思来想去还是劝高羽艾打着伞,“它虽然丑可却管用,不然咱只能落日后再去了。”高羽艾摇摇头,“不要日落,我们午后就去,不必去人挤人的地方,带我多看看摊位小贩还有城中有名的大店。”她又一次的拒绝使用丑伞,这让郑玟坚定了苦练画技的心。

    高羽艾示意哑娘将画卷起来捧给郑玟,她对哑娘说:“我出去几日这里还需你照应着。”她挥手施法那藤椅上又出现一个高羽艾在椅子上闭着眼,不过哑娘和郑玟一眼就能辩出真伪。她又说:“那影儿不用食饭,你不必喂她。”

    说完她垂着头往郑玟怀里钻,郑玟明知道她是要回画里可也顿时羞红了脸。要是她坦坦荡荡那还好说,可她这边一羞涩扭捏惹得高羽艾也是面上着火,她颇为羞恼的嗔她一眼又再次垂头一鼓作气贴近她的胸怀。

    高羽艾很快就回到画里可还是有一瞬间让二人如若相拥,郑玟通红着脸将画卷藏进衣襟贴在胸口,手掌抚在上面格外珍视。她微微躬身一手拦在自己腰腹另一手盖住胸口成保护之势,虽然傻乎乎的有点滑稽但更显她的真诚爱护之心。

    哑娘站在她身前张着嘴发出单一的音节,郑玟大概猜到,说:“放心,我定保她万全。”

    虽说高羽艾说不必去人挤人的地方,可这到了街上那就是人挤人,除了琳琅满目的商货外还有技艺杂耍文拼武斗。酒肆茶楼也是人满为患,雅间包厢里大开着窗户俯瞰街头巷尾,老爷们坐定让妓女随手一指便高价下注。

    郑玟的一双眼哪里是在看热闹,她武将出身双眸如鹰隼般锐利正盯着过往的人瞧,双臂护着自己胸口提防着街上所有人。

    若不是怕冲撞了高羽艾她一定会穿甲佩剑!

    怀里的画卷轻轻颤抖一下随后轻声对她说:“放松点,这样太惹人注目了。”郑玟听话尽量放松些动作也不那么滑稽,可是警惕的眼神从未收敛。

    她本想带着高羽艾走遍大街小巷,可高羽艾怕她累只说去几处大店面看看就走。看过几处后高羽艾兴致不高,就说不看了要走。郑玟问她:“怎么了?”

    怀里人悄声和她一人说话,“这几家店铺从前就是对手,竞争必不可免,但改动太大。几家店争得太狠,高价进珍品贩卖而下架凡品,不便民。眼高手低,小利不愿要可大利要拼个你死我活。”

    听着怀里婉转动人的嗓音郑玟不知不觉收敛了面上强硬的表情,反而如春风般笑着。旁人不知她怀里有人跟她说话,只当她心情好自己笑出来,“这位客官定是人逢喜事精神抖擞,想必客官今日必定运气好,几位老爷在楼上请客官前去一饮。”

    “运气?噢——你这酒楼还做赌坊生意?”

    “不不,只是今日特殊暂供贵人们取乐。客官楼上请——”

    郑玟想拒绝,先不说她本就对赌没什么乐趣单是高羽艾在她怀里她也不想耽误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刚要拒绝就听怀里的人娇滴滴的说:“去嘛。”

    “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今日做东的老爷早就从窗口看到郑玟衣着气度不凡派人下去一请,若聊得来就结交一番,还能一起助兴。馆子里请来的妓女伺候郑玟落座,倏尔噗呲一笑对众人道:“呦,乾元君。”

    郑玟不置一词淡笑落座,怀里传出一声极轻的气音哼声,但四周嘈杂郑玟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这时一公子模样的人拉起妓女给她蒙上眼睛抱着她在屋里转几圈然后拉她到窗口将她的胳膊伸出窗外,说:“指罢。”

    她随手一指然后奴仆立刻下楼打探,在座诸位开始下注。

    这次被指的是一个糖人小摊,众人觉得不够乐趣但也不扫兴,各自下注打赌下一个客人会选何种图案形状。

    郑玟因为今日带高羽艾出来玩自是带了不少的钱,可她坐在这实在不知如何是好,别人都吵吵嚷嚷的下注偏就她不知道赌什么。这时一个妓女挤过来坐在她的案边为她斟酒,问:“怕输?”

    “呃,没有,我在想。”

    “别的大爷都下注了,那糖人马上就做好了很快到下一个,再不下注女公子可就赶不上这局了。”

    “那就下一……”

    郑玟本想说下一局再玩可突然怀里颤抖起来,高羽艾语气声音依旧但也暴露出一点点兴奋出来,“猴子,选猴子。”郑玟抿唇一笑从腰袋里扯出银票押注,“我压猴子。”

    不过一会儿先前跑出去的奴仆回来了,“选的是马。”

    众人皆笑起,无论输赢气氛也是热闹。郑玟也笑轻轻抚了抚怀中画卷,小声说:“无碍,再来。”

    怀里半天没动静,半晌才发出一点声响,“定是那女妓打扰了我,你让她离远些。”郑玟挥手让那人退下,接下来的几局高羽艾兴致勃勃,不论大小赌局皆是不减兴奋,赌何人是论诗大才赌擂台哪位是武功高手,赢的多输的少。

    散局时做东的老爷请她这几天闹会还来赏脸,郑玟低声问怀里:“再玩两天?”

    “嗯……再玩两天罢。”

    而后郑玟笑着应允。

    玩了两天后郑玟依依不舍的将高羽艾送回高府的一方小院,这一回来高羽艾又同她拉开距离不再那么亲近。郑玟苦恼但也知情之一字重在两情相悦,总不能逼着她来,她有机会能喜欢她已经该知足了。

    第二天郑玟得空依旧翻墙来见,高羽艾的态度还是不冷不热的不过言语却惊了郑玟,她说:“我寂寞已久,不如你我尝次鱼水之欢?”郑玟的心犹如鼔敲,她说:“郑玟从命。”

    之后她们定了日期约定好时辰,高羽艾还说日期到之前不能再来看她,她还需要这段时间来想要不要反悔。

    哑娘能看出夫人的变化,可夫人依旧倔强的说是因为郑玟像姜夕而已。

    她看着在小院里迎着太阳转伞的夫人无奈叹气,伞面上的两条傻鱼旋转着同她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