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要命了。

    “啊……”

    强烈的贯穿感自前后同时传来。一侧饱胀,一侧滚烫,战栗与兴奋交缠着一股脑涌上。同时使用两个小穴姿势本来就受限,这两人又是特别没有默契的那种,动作时丝毫不知道配合对方。一侧甬道受到按压,另一边也立刻敏感紧缩,嫩肉努力将刚挤入的茎身向外推。别提动起来,只是开始插入就搞得很艰难。

    尤莉卡被前方的泽斯按进怀里,分不清她沾着泪痕的潮红脸颊与少年光滑白皙的胸膛哪边温度更高。轻蹭间湿润的睫毛和发丝不知碰到哪里,惹来他冷静音调急促挑高的喘息。绵软浑圆的乳球更是存在感鲜明地压得变了形状。

    梅洛不满地咬了一口她的肩膀。

    湿濡花穴在快感中不自觉颤动吞含肉棒。即使这个体势下不方便挺身用力,饱满上翘的柱身也已经就着水液的黏腻慢慢喂入大半。相比之下后面即使是理论经验丰富的恶魔也没那么容易。

    不仅有角度原因,原本并非用来性交的穴里又热又紧,红润内壁的褶皱几乎因为花穴传来的快感缩成一团。甬道入口是被操软了,但越往深处里面还是那么紧涩,茎身只是抵入小半截就让娇气的尤莉卡吃不消地抗议。

    “好吧,好吧。”外表精致可爱的粉毛恶魔嘟囔两声,埋下头细细亲吻她的后颈与脊背。

    这下尤莉卡就彻底被困入两具少年身躯当中狭小又封闭的空间里。大片异性年轻肌肤毫无空隙密密贴合的亲昵感难以形容,又令人沉迷,仿佛要这样融合在一起。稍微一动就令摩擦的酥麻扩散到全身。

    “好热……松开!贴这么近你们两个混蛋就不难受吗!”

    ……不过也是有无法理解之人的。

    梅洛扶住她的腰,暂时没法完全被后穴容纳的肉棒在这个深度小幅进出,操着甬道的中段,一下下把紧合的穴壁捣得又热又软,从推拒到几乎吸在棱角分明的龟头上。臀沟越撑越开,从少年紧实小腹下伸出的粉色肉茎渐渐消失在那道红嫩缝隙里。

    “唔……上回没有这么困难吧,是我记错了吗?”

    “当然是因为那时候有我在啊。显然尽管外表一模一样,尤莉卡更喜欢的是我。“旁边梅伊毫不客气地插话嘲讽,”要我帮忙吗?“

    “哈?……胡、胡扯什么啊!”

    尤莉卡不禁挣扎着抬起头反驳。

    ——当然因为这次人也太多了,她忍不住紧张啊!

    只不过后半句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唇就被好不容易捞到空隙的梅伊捉了个正着。

    在她的脸颊被捧住转向侧面亲吻时,泽斯终于也忍不住动作起来。

    他稍稍向后撤了一点,不再那样恨不得每寸肌肤都化在一起般紧贴着她。饱满的乳球终于得以颤巍巍地弹起,恢复原来的形状。尤莉卡下身两个穴口各插了半根年轻、粗大、正在搏动的性器,深浅不一的肉色与水液交迭在一起,看上去比尽根插入操干还色情。

    金发少年低喘着将性器推向深处。隔着肉壁,对面的甬道被如何肆意翻搅感知得一清二楚。即使不动也在她身体的本能反应下被嫩肉吸夹出难抑的快意。

    激烈的情欲使那双原本冰一样澄净的蓝眸自眼尾泛起赤色。在宝石切面般华丽的瞳孔中,倒映出交合处的画面:一股股溢出的精浊将后送入甬道的火热茎身浸湿,直到粗大根部也泛起水泽,完全贴合上刚才被操得翻开的嫩红肉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