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鬼:“???”

    “砰!”

    一个拳头挥了过来,男鬼躲避不及,被打个正着,整只鬼都飞了出去:“啊啊啊啊啊!”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多亏了他已死,是一条板子都没碎。

    男鬼刚要爬起来,就被一只脚踩在了胸口。

    砚灵兮笑道:“今日心情好,就不打死你了。”

    男鬼猛地打了个寒颤。

    男鬼被提到了外头,众人第一次见鬼,又害怕又好奇,要不是砚灵兮在,只怕早就尖叫着逃跑了。

    估摸着男鬼也是怕极了,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监控室的灯闪烁了两下。

    砚灵兮抬头,笑吟吟地问:“活腻了?”

    男鬼连忙控制了一下自己,电流立马就稳当了。

    众人对砚灵兮投去佩服的目光。

    “说说吧,为什么要吓人。”

    男鬼看了一眼砚灵兮,小心翼翼地说:“我本来就该吓人啊。”

    负责人:“什么本来就该吓人,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就本来该吓我们的游客了?你可别胡说八道!”

    男鬼解释道:“可是你这里是鬼屋啊,鬼屋不就是要吓人的吗?”

    负责人瞪着眼睛:“是这样没错,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男鬼说:“我再帮你们啊,你没发现吗,有我在,你们的生意和口碑都好了很多啊。”

    “可你也把我们的客人吓坏了!”负责人说,“还是那对情侣明事理,否则我们光赔钱就得赔好大一笔。”

    男鬼小声狡辩:“是他们胆子太小了。”

    砚灵兮:“嗯?”

    男鬼:“......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顿了一下,他又说:“但我初衷是好的,我想帮帮你们嘛,你想想看,你这是鬼屋,有个真正的鬼不好吗?我还没收你工资呢!”

    负责人觉得这鬼太赖皮了,歪理一大堆,说不过他,只能求助地看向砚灵兮。

    砚灵兮轻轻一笑:“想要工资?”

    男鬼一看她笑就觉得身上疼,气焰立刻灭了下去,讨好地说:“不想不想,我哪能要工资啊,其实是我自己闲不住,想给自己找个活干。这事也是我做得不对,我再给你们道歉,行不行?”

    砚灵兮看向负责人,负责人无语地说:“只要你别在我们这待就好了,再来一次这事,我们就得关门大吉了。”

    毕竟谁也不会来闹鬼的游乐园玩。

    有砚灵兮在一旁虎视眈眈,男鬼哪里敢不答应啊。

    砚灵兮打量了一番男鬼,并未看到他有因果线,便点了下头:“既如此,就放你一马。”

    男鬼松了一口气,他可真是怕了砚灵兮了。

    “不过你我信不过,为了防止你再去别家作乱,今日就请无常收了你,带去地府排队投胎吧。”砚灵兮淡声道。

    男鬼:“......”

    他还真有这个心思。

    男鬼不愿意,刚想说话,便见莫玄淮挥了下手,实际上是掐了诀,一阵黑雾弥漫,散去后,一头戴高帽的无常便出现,拘了他去。

    白无常与莫玄淮和砚灵兮说了两句话,也就两句话后,就离开了。

    至于负责人他们,并没有看到白无常,只看到男鬼突然消失不见了踪影,还吓了一大跳。

    砚灵兮同他们解释:“不碍事,不是逃了,被无常带走了。”

    负责人他们愣愣地点了下头,想到刚刚竟有无常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并未看见,但依旧觉得好神奇。

    付钱的时候,砚灵兮说:“今日是我的大喜日子,给你们打个折,六千六百六十六好了。”

    这数目和鬼屋的营业额比起来,并不算什么,负责人很干脆地付了过来。

    砚灵兮拉着莫玄淮地手,两人十指交叉地离开了游乐园。

    “一周后我们要举办婚礼了。”

    “对。”

    “是不是会有人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

    “那你......”

    “我愿意啊。”砚灵兮笑着说,“我愿意嫁给莫玄淮。”

    莫玄淮默默扣紧了她的手。

    晚上,拿了结婚证的两人再也不是无证驾驶了。

    砚灵兮也不用引诱莫玄淮了,他现在有底气了,就暴露自己的本性了。

    半夜似乎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雨声一直在响。

    砚灵兮迷迷糊糊的,听到莫玄淮用嘶哑的声音说:“我爱你。”

    她闷哼一声,用小猫哼哼的声音说:“我也爱你。”

    又过了好大一会儿,砚灵兮是真的快撑不住了,开了荤的男人真是可怕!

    “不来了......我好困......”

    “最后一次。”

    砚灵兮抽泣似的哭了一声。

    莫玄淮,你果然不是人!

    到最后,砚灵兮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了。

    她感觉到莫玄淮吻着她的唇角,低低地说:“幸好我找到你了。”

    ——幸好你找到我了。

    ——我们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