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回到蓉城以后,沉容反倒是感觉十分如鱼得水。京城菜肴大都以咸味为主,气候又与蜀地大不相同。沉容回到蓉城,就像鱼儿回了水。或许从来就没有什么做大官的大志向吧。

    “好了,下课。大家都回去吧。”沉容起身,抚平衣裳上的皱痕。台下二十来个少年规规矩矩地行礼:“谢先生,先生慢走。”沉容收拾好了书案上的笔墨书本,又被一个学生绊住了脚,留下来替他另外讲了约莫一炷香时间的课。

    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个学生,沉容抬眼一看墙上的西洋钟,居然已经这么晚了。

    “遭了遭了。得赶紧回家了。”

    一溜小跑,左拐右拐,拐进一条小巷,小巷尽头正是一两层楼小房,青砖百瓦,屋外还种着些花草。这房是沉容用积蓄购置下来的,因偶尔也会收一些小童到家中上开蒙启智班,所以买了两层小屋。

    一推开门,只见一曼妙少妇在忙个不停。那少妇秀发盘成髻子,用一根银簪别住。乌黑的发丝里银簪露出一点银白的小花,显得温柔又简单。身穿红色布裙,腰间一根粉色的腰带把那堪堪可握的腰束起,腰带下还挂着一只青绿色的绣花布袋。背上还背着一个红色绣花包被,里面包着一个白生生水灵灵的小女孩儿,看沉容进来,刚要伸手咿咿呀呀要抱,沉容悄悄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女孩聪明地转了转眼珠,就乖乖不做声了。

    “猜猜我是谁?”

    沉容上去一把蒙住那美妇人的眼睛。却不想美人儿一记肘击攻其胸口,再一把抓住他手臂——一个漂亮的擒拿手,就把沉容死死摁在桌上,动弹不得。

    “诶唷诶唷!姑奶奶,收了神通吧!”

    “怎么是你?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把戏。”“谁知道阿妍下手这么重啊...诶呀...起不来了,要阿妍亲一下。”

    葛思妍俏脸绯红,嫁人之后眉宇间更加温柔娇媚,脸上红起来更加爱人。葛思妍拧着他的脸:“你说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还尽使小孩子脾气。”还是俯身吻了他一下,便红着脸道:“阿兰还在看着呢,先等我把她哄睡了再说。”背后包被的小女孩咯咯笑起来,拍着两只胖乎乎的小手,似乎在等好戏上演一般。沉容解下包被,把沉兰抱在怀里:“阿妍先休息会,我去哄阿兰睡觉。”

    葛思妍一面收拾桌上成堆的宣纸一面道:“今儿早上你让那帮孩子你走后就练着字儿,小虎练得不错,李家小子还是那样,贪玩儿,根本坐不住。多亏我在这儿看着,才没叫他又疯到外边儿耍去了。今天我阿爹来看我,你却不在家里,他送了些新鲜的瓜果来,我都归置好了。你啊,都不知道整日家忙什么,人家说西河无事忙,说的就是你啊。”

    沉容只是笑着,看着眼前的人儿忙着收拾房间,手脚十分利落,几下的功夫厅堂就已经整整齐齐。她还是一点没变,只要逮着机会就说个不停,家长里短,人前八卦,她都能说上半日。这份单纯到极致的美好,自己曾经以为此生可望而不可即,没想到居然还能与她再续前缘。

    自收到葛思妍信件以后,沉容辞了官,带着积攒下来的积蓄回了蓉城。而葛家也归隐了此地。葛易靠着之前人脉和一些朋友开了一家绸缎庄,生意红红火火,亦有自己的田庄。看女儿爱他爱得坚决,又是自己的宝贝独女儿,拗不过葛思妍,成全了二人婚事。二人成婚以后,沉容便在蓉城一家学堂做起了先生。因念着葛思妍是锦衣玉食的小姐,虽说在朝阳王手下受尽了苦楚,但骨子里仍然任性,怕她和父母相处不来,沉容说服了父母分开居住。小两口很快有了女儿沉兰,沉氏夫妇便也不再多过问什么。

    葛思妍看他又呆愣愣的,屈指敲了敲他的脑袋:“干嘛?又是傻笑。”沉容笑着道:“嘘——”指了指怀里已经酣睡的小女儿,“小点儿声,一会子给这小祖宗闹醒了,又有你好哄的。”

    把沉兰放进她的小床,二人回了房。

    “辛苦阿妍了。”沉容殷勤地把她扶到床上,又是捏肩又是捶腿,手却并不老实,借着捏肩的由头在那丰润的胳膊上上下其手,好不暧昧。葛思妍美目一横,嗔道:“做什么?知道人家累,也不知道早点回来陪着我哩。”沉容赔笑道:“不过是有个学生留下来多问了几个问题。怎么?我难不成还能去喝花酒么?”大手一揽,美人儿娇滴滴、软绵绵的身子就靠在他怀里了。葛思妍笑道:“切,除了我以外,恐怕也不能有其他女孩子会看上你这样的呆鹅吧?”

    沉容就势把她压在身下,不顾她若有若无的反抗——其实不过是她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罢了。美人酥胸半露,美丽的肩头上锁骨撩人性感,二人玩闹,丰满的双乳挤出诱人的线条,更是勾人。

    “谁让阿妍这样撩人,让我心里眼里只有你一人了。不管旁人如何优越,在我看来,都没有阿妍好。”

    沉容俯身吻住她美丽的脖颈,留下一串绵长的吻痕。美人的裙子已经被脱得差不多了,一对儿奶儿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初春天气尚冷,粉色的乳尖发硬上翘,握在手中,乳肉的软绵和乳首的坚挺更是奇妙。

    衣裙完全褪去,没有腰带的束缚,还是  可以看出她腰上添了几两肉。近来行床笫之欢,葛思妍都羞于让沉容看自己的腰。因生了阿兰,月子里吃了不少补品,胖了些,腰上粗了一圈儿,唯恐让沉容看见丢了面子。

    葛思妍刚要红着脸去用被子遮住腰上的肉,沉容却把她手拍开:“不要。”葛思妍垂着眼眸看趴在自己腹上吻着自己小腹的人,心里有些感动。都说男人是最喜新厌旧的,若是家中妻子不再青春貌美,总会想着去找更青春、更貌美的去。但这呆鹅,虽说傻乎乎的,但却着实一心一意。自己与他分隔两地一年有余,他却并未对其他任何人动心。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对他寄信,但没想到他能义无反顾地辞官回到蓉城,和自己过着清贫平淡的日子。

    “夫君...”

    “阿妍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讨厌。再说,这二两肉算什么呢?摸着倒还更舒服了呢。”沉容笑着抚摸人的秀发,吻了吻她的额头。葛思妍羞红了脸:“是,夫君说的都是。是我多心了。”

    天气微寒,美人的身子带上一层凉意,摸着就好像刚做好的豆腐一般,丝滑又冰凉。沉容贪心地以嘴唇贴着她的肌肤,一寸一寸品去。手指探入那花穴之内,已经是濡湿无比。手指骨节分明,纤长有力。微微曲起指节,以关节刺激敏感的肉壁,葛思妍就已经娇哼连连:“夫君...夫君好坏...不要...”“小坏蛋,还说不要?小穴儿吃我这手指都吃的这样紧。一天不喂饱你,就把你给饿的。”

    葛思妍已经双目迷离,呵气如兰。身子因一阵又一阵的  快感而微微颤抖,身子也开始热了起来,身上浮现出情欲的粉红:“我要...我要,要夫君肏我。”

    猝不及防的荤话让沉容本就已经发硬的男根更是难受,硬邦邦地顶着人儿的娇臀,怀里的美人并不老实,故意摆动着腰肢用肉感的臀部蹭着已经硬的不行的肉棒。沉容把人按在床上,双手抬起过头顶,握住人的手腕,扶着那已经硬如热铁的肉棒就对准那花穴刺去。

    花穴本就已经濡湿,再加上方才手指淫弄,已经十分好插入。难为她已经生过一个孩子,小穴内却仍旧十分紧致,虽然不能和当年相比,但也是把肉棒紧紧裹住。肉壁上的嫩肉像小嘴儿一般一张一合,吸住肉棒不肯松开。

    鸡蛋大小的龟头横冲直撞,直肏到花穴口,却迟迟不进去,只是在花口研磨,反复调戏。直叫那美人又哭又叫,又不敢太大声唯恐吵醒隔壁房间的婴儿,只得咬着红唇呻吟,音调婉转娇媚,像发了情的母猫似的。

    “夫君...给我吧...我要...呜呜...”

    “那阿妍可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身上的  人一脸得意,葛思妍脸上更红了。这呆鹅平常看着呆呆的,还有点一根筋,但在这方面却十分喜欢自己说些荤话。本来想咬着牙不说,但实在是难熬,那肉棒火热无比,又在小穴内一跳一跳的,让人心上痒痒。小穴更是像饿了好几年似的,拼了命地吮吸着肉棒,恨不得能把那子孙袋也吸入“小嘴”之中。

    终于耐不住,葛思妍只得娇声道:“夫君...我要大肉棒肏我...夫君把阿妍肏坏吧,让阿妍脑子里只想着和夫君做舒服的事儿,让阿妍只想着夫君的大肉棒。”

    说完这话儿,葛思妍已经脸红的不行。沉容却更是来了兴致,堵住人的小嘴死死吻住,掐住人的腰肢肏得嫩穴儿噗呲噗呲水声不绝于耳,更有肉体相撞的啪啪声。房间里瞬间充满了淫靡之气,女子淫液散发的味道和男子前精的味道,更是像催情的药剂一般,让二人完全忘了此时是何世,仿佛身上唯一的活着的只有让二人紧紧相连的器官罢了。

    复抽插二叁百来回,二人终于掌不住,同时泄了身子。

    葛思妍伏在沉容怀里,又是一阵绵长的亲吻,嘴唇分开之时,带出透明的口涎。沉容把人抱在怀里,又替她掖好了被子:“阿妍生日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葛思妍噘着嘴想了想,只道:“有夫君陪在我身边就已经很好。”沉容知道她向来懂事,把人的小脸儿扭正看着自己:“不许敷衍。我不是天天陪着阿妍的吗。”

    不知怎的,这样温存的时候葛思妍总是很想流泪。那些颠沛流离,夜不能寐的日子都过去了。那些每夜只能自己垂泪思念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葛思妍垂眸靠在他怀里,听着人均匀的心跳道:“那夫君可不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不再离开。”

    沉容心下动容,把人搂得更紧了:“那是当然。自我们结亲以来,我便下定决心此生不再离开你。不论如何,阿妍在哪,我便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