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季禾之长到十岁的时候,他已经有了叁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只比他小一岁的弟弟锦竹同他一样稳重懂事,妹妹锦君亦是乖巧听话,让他很是满意,只是小他好几岁的弟弟以及刚出生的小不点甚是烦人,一个整日缠在他身后,一个只会哇哇哭,不过好在他不曾担忧多久,便被父亲送去远在京城的书院,同他一起的还有锦竹锦君,半年才能回来一趟,孩子们倒是没什么向来独立惯了,只有小公主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孩子们已经去了有大半个月,李轻轻仍旧不能适应,每日窝在季凌川怀里,她生完小儿子,奶水多得很,趁她伤心的时候季凌川只抱着她吸奶,餍足时才安慰道:“家里不是还有两个么,小五正是好玩的时候。”李轻轻憋了半天道:“可是只有锦君一个女郎,轻轻才学了几样编头发的花式呢。”季凌川不知羞道:“娇娇用爹爹头发编就是了,一样的。”小公主气得要哭:“这不一样!”

    季凌川哪里舍得她哭,最后道:“咱们再生个女郎,小娇你看可好。”还不等李轻轻反应,季凌川肉茎已经插了进去,小公主一时被糊弄过去,只能口中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待大半年过去,季禾之放假归家时发现娘亲又挺起了肚子,他便知道,这是又要有弟弟或者妹妹了,越发端起哥哥的做派来。

    这日他正要给母亲展示在书院半年所学的丹青技巧,拿着自己画的山水画就往揽月楼去,一路上静悄悄的,也不曾碰到什么奴仆。刚至门口却听见比他大了许多大哥哥的声音:“轻轻的乳儿还是这么又软又挺~”还没听得明白,便又听见娘亲似哭似笑的声音。透过门缝他瞧见娘亲与大哥哥都未曾穿衣服,娘亲竟是岔开腿坐在大哥哥身上,双手碰着大肚子,上下颠簸,而大哥哥竟然在吸娘亲的奶奶!他可知道爹爹对娘亲一向宝贵的紧,弟弟妹妹都是喝的乳母的奶水,大哥哥竟然如此!季禾之受到惊吓,跑回自己的院子,半晌才回过神,他决定明天要跟娘亲问清楚。

    隔日季禾之再去送画时偏巧季桓也在,季禾之先是担忧地看着李轻轻的肚子,直到李轻轻拉起他的手放在肚子上,并且安慰道:“禾禾怎么不开心呀,再过几个月就有妹妹啦。”这才放下心来,于是问道:“为何哥哥要和娘亲的奶奶呀?”

    一时间屋里的两个大人都愣住了,李轻轻用羞愤的眼神望着季桓,只待他能解释。

    --------

    季桓:等你长大有老婆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