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吃不下

    转眼已经十年了,四喜不由得幽幽叹口气,微微活动了一下身子。

    "怎么?歇好了?不累了?嗯?她趴着的人好似已经等她动弹好久了,她才刚一有动静,他的手已经揉上她胸前的奶儿。

    纵然此刻日已偏西,屋里的光亮已经不足,但两个人如此赤诚相待的迭坐在一起,四喜还是不能不羞,低着头不敢看他更不敢应。

    "都尿我身上了,还有何可羞?嗯?"庄翊并不在意她羞不羞,爽不爽,他只想知道她在想什么。

    又提这个!四喜真的很想把他的头摁到水里,让他喝光这一桶水,但她此时是玉仪,这样的行为四喜可以,玉仪不可以。

    四喜心中默念着不可以,一面盯着水面缓缓往后撤,她想靠到后面的桶壁上去,可刚一挪开身子就看到了她与他之间,肚皮和肚皮中间,立着的那根紫红的肉茎。

    他怎么还站着啊!四喜又想挪回去再挡住他,那一根看着都吓人,可真若这样,势必又要跟他肉贴肉。

    正在两难间,庄翊给出了个解决的好法子,"吃进去。"

    四喜不解的抬头瞅他,似是在问,用哪里吃?嘴么?"

    庄翊也很意外她能会错意,心想你上面这张嘴可没有下边那张金贵,便是嘴角一抽,立起上身将她托高一些,让她的穴口正对着自己的欲根道,"自然是用你的碧玉老虎,吃进去!"

    说罢,他就手上懈了力,四喜便径直往下坠,方才就是自己这样坠下去才被插进最里面的小口,那痛到发颤的感觉一下冲到头顶,四喜猛地挺住腰身纵了上去,若不是他还掐着她的腋下,她都能一下站起来。

    庄翊自是知道她是怕疼,方才那一下插入胞宫也是歪打正着,他也疼的厉害,一时半刻便是不会轻易再试,便很没诚意的哄骗道,"你自己坐进去,放心,我不动,便不会插到最里面。"

    "不行不行,太大太大,吃不下吃不下!"四喜哪里肯信他,撑住桶沿就要站起来。

    庄翊顺势将她抵在桶壁上,将脸凑上去贴着她的脸,眼皮半垂的威胁道,"要是我自行进去,便是要插到底,大动的哦!"

    说着,他一只手便探去下面扣挖她的穴缝,纵是在水里,那里面的滑腻还是摸的出来,此时插入进去是不会伤到的。

    四喜知道这厮是想要问她的话,便是要把她肏到神思不清时,她不想这么快被再肏进去,是想多拖延些时间,也想让自己的脑袋再清明几分。可眼下这凶悍的肉刃就直挺挺堵在穴口,还有那暗沉的眼神正直勾勾盯着自己,所有心神波动,都在他的眼里。

    看来,唯有应战才能化解眼前危机!

    也罢,不就是再肏一回么,顿然死不了人!

    伸手抚上他的欲根,触手又大又硬。

    娘的!是这一根么?怎的摸起来比看着还大!若是老娘能修炼出牙来,定要它长在穴里,咬烂你这根烂屌棍!

    四喜垂下眼,掩下心里怨怼,扶正他的欲根,轻声说道,"我吃下去,你可否慢些,里面真的很疼!"

    她并非问询,亦非责怪,只是淡淡叙说,边说边欠身将穴口凑到龟首上,尔后缓缓沉腰将他那厚重挺括的龟棱伞边艰难的吞吃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