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一点也没察觉到自己耿直的反应,反倒是意外的斩断了一朵桃花。

    金发少年带着虔诚的神情,充满爱意的吻上了自己珍视的戒指,慎重地将戒指和项炼穿在一起给戴上,面带笑容的双手紧捂着不放,就像是在保护着他心深处,那朵还需要细心呵护的爱情花儿一样。

    忽然之间响起的枪击声,打破了这幅美好画面,尖叫声和撞击声此起彼落的响起,场面顿时一阵混乱。

    史蒂夫抬头一看,原来是敌人来袭,想要抢走血清药剂,在他反应过来时,博士已经中枪倒地不起。

    霎那间,史蒂夫脑袋一空,本能反应的冲了上去,他赤着脚大步的追赶着枪手,同时随手拿起一旁的垃圾桶盖,使劲的丢了出去。

    可惜的是,只打趴了几个手下,夺药首脑已经带着血清药剂消失无踪。

    垂头丧气的史蒂夫回到实验室里,看着垂死边缘的博士,他眼中泛着泪光,都怪他反应太慢,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到敌人。

    第一次直击到战争生死的史蒂夫,就已经学会了要怀疑所有人,放松信任的后果就是人命的消失。

    这血泪教训,史蒂夫学到了,并且终身不忘,时刻铭记在心。

    实验室的事故处理,以及事后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他也没有权限知晓。

    只得到几声安抚的史蒂夫,乖顺地跟着人员去测量和纪录着,所有他的身体改造状况。

    沿路上的窃窃私语让史蒂夫感到不适,而优化过的器官更是敏锐地,嗅到各种混杂的信息素味道,这种种不便让他眉头紧锁不放。

    其中还隐约可闻到,那些对着他所发出的OMEGA信息素,越来越浓郁,数量还越来越多了起来。

    在这受欢迎的景象里,史蒂夫一点也不感到骄傲或者荣幸,他只觉得反感和被冒昧到了。

    心想着,下次得让爱丽丝在他的腺体上,留下痕迹和味道,让大家都知道他可是有对象的。

    一想到爱丽丝,史蒂夫身上便开始散发出ALPHA的信息素味道,那一抹温暖香柏木味道,缓缓又温和的扫过众人鼻息处。

    这股温暖味道越发的吸引住人,让OMEGA甚至BETA,都跃跃欲试的想上前勾引这强大又完美的ALPHA。

    始终板着脸的史蒂夫,其实心里一片慌乱和紧张,纯情的他实在面对不来这种场面,也不知道浪荡子巴基往常是怎处理的,现在的他由衷期盼,好友巴基能出现在眼前,如同往常般的帮他解决难事。

    就在史蒂夫陷入恐慌之际时,他可总算是测量结束,可以回到自己住所去。

    听见这好消息,他便迫不及待的狂奔起来,一进入住所后,随即马上的反锁房门,将狂蜂浪蝶都给阻挡在外。

    此时弱小又无助的史蒂夫,高大的身体正缩在床上抱着枕头,努力的想让自己入睡,受到惊吓的他,需要爱丽丝的亲亲和贴贴来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