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看了她一眼,又看看表:“你转性了?”从前踩点下班的人,今天在公司挺到了这么晚。
    “我重新做人了。以后早来晚走。”卢米对luke笑笑。
    luke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十分明显的蔑视了。卢米懒得跟他拌嘴,扭头问涂明:“老大,我的行为转变明显吗?”
    涂明没回话,luke笑了:“讨好你老板呢?你老板是你能讨好的?”
    “跟我老板加强沟通。”
    “等这么晚沟通,我怀疑你的目的。”luke出了电梯对卢米说:“悠着点。”
    走了。
    涂明终于开口:“你要跟我说什么?”
    “我想跟您聊一聊那天在电梯间里我说要睡老板的事。”
    “?”
    “我真的不想睡您。您做我老板半个多月了,您知道我话多话密嘴没把门的,但我就是随便说。”至此讲的都挺好,但卢米紧接着说:“您也不是那种让别人有冲动的人…我也…”
    涂明听不下去她这一派胡言了,转身走了。
    卢米快速复盘,觉得自己说的都挺好,涂明不爱听就是他不好沟通。是他的问题,不是自己的问题。
    快步跟上涂明,问他:“老大去哪儿啊?喝一杯吗?”
    “我不喜欢喝酒。”
    “喝茶也行啊。”
    …
    涂明站在车前看着她,他就像他开的那辆商务车,低调内敛。但他看你的时候目光又很真诚,讲话也和气:“你觉得我是在针对你是么?”
    “不是吗?”
    “不是。”涂明对他笑笑,那笑容很坦荡:“慢慢来卢米。你是不错的员工,只是行为需要规范;我也不是太差的老板。不必急于求成。”
    可我只想混日子而已。卢米在心里嘀咕。
    涂明看透了她,又说:“混日子,没劲。”
    第5章
    “话不能这么说,只能算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您说您没混日子,但您也没为国家做多大贡献不是?换句话说,拼了这条老命是为了赚钱,可我有钱了啊…”卢米不服气,跟涂明掰扯:“您想把您的员工都放在一个模子里,可木匠磨小鸡那小鸡的毛还不一样呢!”
    讲起话来头头是道,涂明点点头:“你说的对。”
    “?然后呢?”
    “然后别迟到别早退,态度端正点。”涂明对她笑笑,拉开车门,走了。
    得,白说了。
    卢米周六早上被敲门声叫醒。
    揉着眼睛去开门,看到推着小车的二大爷和刘奶奶。
    “还睡懒觉呢?太阳晒屁股了!”二大爷七十多岁,耳聋,讲话声音大。这一句把卢米彻底说精神了。
    “去早市啊?等我!”
    卢米去卫生间抹了把脸,速速刷了牙,套上大T恤,头发一扎就出门,里里外外不到两分钟,特别麻利。
    下楼的时候刘奶奶不住嘴的夸卢米:“要说咱们卢米,从来不让人等,还热心,这么好的姑娘哪儿找去啊?”
    “那是!天下头一个!”卢米仰着脖子,有那么一股子骄傲。
    卢米上了车,盯着老人们把安全带系好,就跟他们逗贫:“我这一脚油门就到,您二位可坐好了!”老人们儿女不在身边,偶尔想去个早市,挤公交车不方便,卢米就自告奋勇载他们去。反正她一个人过日子也要买菜做饭。
    隔三两周去一趟早市,吃一碗牛肉板面,再买一些鱼肉蛋,心血来潮想自己做顿饭的时候也不至于家里什么都没有。
    “你今天晚上来家吃,做酱牛肉,拍黄瓜,炸花生米。”二大爷一个人就图个热闹,最爱做的事就是在家里攒局。
    “我可不去!去了您又该说我把您鸟教坏了!”
    二大爷养鸟,就为听个动静。提笼架鸟遛街的时候碰到哪只鸟叫疵了转身就走。养了一只八哥,会讲很多话,有时带着八哥出门还能替他问好呢,您好啊、吃了么、哪儿去啊?就这么只鸟,卢米去二大爷家吃过几次饭,二大爷在厨房忙活,她在屋里逗鸟。有一次吃饭的时候满屋子热闹之际,那八哥突然来了一句:“你大爷!”
    众人皆惊,都捂着嘴,只有卢米嘿嘿一笑:“二大爷,以后您的八哥就能帮您骂人了嘿!”二大爷筷子头敲卢米脑袋上:“你就不教好!开脏口的鸟就废了!”
    自打有了这么档子事,二大爷每次邀请卢米去家里吃饭,卢米都不敢去了。但卢米不大明白,怎么开脏口的鸟就废了?那人还能生气骂两句人呢,鸟就不能啦?
    “没事儿,来家吃饭,最近我教那八哥骂别的了。”
    “骂什么?”
    这个刘奶奶知道,插了句话:“狗杂碎!”
    卢米哈哈笑出声,胳膊一抖一抖。刘奶奶从后座凑上来拍她肩膀:“小祖宗别笑了,好好开车。”
    早市人山人海,卢米让两位老人先进去,她找位置停车。左手边黑车旁边有个停车位,她打了一把方向盘,速速入了库。
    红色牧马人惹眼,她身着T恤牛仔短裤从车上跳下来,透着飒爽利落。雪白两条腿在晨光里晃眼,画面挺好看,但姑娘一看就不好惹。
    涂明一边解安全带一边听易晚秋说:“停太近了,我们下不了车。得给车主打电话。”
    “没见过这么停车的。”涂燕梁在一边说。
    涂明带父母来早市买肉,卢米车开过来的时候他就看到了,索性磨蹭了一下避开下车跟她打照面,不想在非工作场合跟她有交集。不仅是她,对别人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