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能听得进道理?”luke扬眉:“我不信。”
    “lumi只是玩心重,非常自我,不是坏人。”涂明这人也有点护犊子,自己的员工自己管。别人说几句,心里会觉得不舒服。
    luke噗一声笑了,心想这俩人挺逗。
    今天的应酬是吃素喝茶,涂明选的地方。来的人是他做文化研究的朋友姚路安,luke想请来做创意顾问。
    姚路安的父母跟涂明的父母是校友也是同事。涂明从小就认识比他年长几岁的姚路安,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几乎相同。不同的是姚路安有那么近十五年的环球旅行史,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只算骚客,不算文人。
    涂明的社交圈很窄,但每一个朋友都称得上风流。姚路安去卫生间的时候luke对涂明说:“你的朋友好像都为凌美的业务准备的。”
    涂明谦虚的笑笑:“碰巧而已。回头也介绍给部门的同事,这样大家做起项目来方便。”
    “或者可以请到公司来分享?”luke想了想:“跟平常的培训不一样,拓宽大家的审美和知识边界。”
    “好。”
    有趣的人在一起喝茶也开心。聊的是环游世界的趣闻,姚路安说起有一次跟二十二岁的涂明旅行,他在异国列车上抓小偷的事,指着涂明问luke:“你能想象他是个狠角色吗?”
    luke点头:“能。”过会儿笑了,说:“will有个挺神的下属,当年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打色狼被送到派出所也被传成一段佳话。”
    “谁?”涂明问他。
    “你觉得你们部门谁能干出这样的事?”
    “八成是lumi了。”涂明认真想了想:“对,肯定是她。”
    “那我倒是好奇这个lumi,现在敢管这样闲事的人不多了。”姚路安说。
    “那也不难,来我司交流的时候安排她对接。行么will?”luke隐约觉得那样事情会变的很有趣。
    “好。就这么办。”
    他们这么说的时候卢米鼻子痒打了一个喷嚏,她揉了揉鼻子说:“我操!八成是哪个孙子说我坏话呢!”
    “谁敢啊!”
    卢米低着头没有讲话。
    尚之桃见状递给她一块糖:“喏,开心糖。”
    卢米将糖丢到嘴里,对尚之桃说:“你大学时候分手也跟我似的?什么感觉都没有?这正常吗?”
    “我忘的差不多了,那时年轻,好像不会特别难过。大概也是输得起?”
    “我是不是不正常?我这几天一点不难过。张擎那孙子给我打电话,我听他说话顺手就挂了,过年抢我奶奶那头一份的压岁钱手都没这么快。”卢米做了一个抢红包的动作,惟妙惟肖,把尚之桃逗的咯咯笑。
    “不管你什么时候难受,我都会陪着你。”尚之桃郑重的说。
    “喝酒也行?”
    “喝酒也行。”
    明天还要上班,两个人当然不会喝酒,就这么在街上闲逛。
    “你心情不好竟然不想去夜店?”
    “我怕再碰到will忍不住揍他。”卢米哼了一声,过了会儿说:“呸!邪门了!”
    哪儿都能碰到他!
    第9章
    涂明真的把对接培训的活交给了卢米。
    领了活的卢米看着屏幕前的文档,文档里的人各有各的野,不像传统的培训老师。顺手就去网上搜,果然,都是神人。
    她把其中一个发给尚之桃:“瞧瞧,跟倔驴像不像?”
    尚之桃打开一看,男人满脸愤怒,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点像,噗嗤一声笑了:“像。”
    “will把这些男人都发给我了,让我配合培训部门组织这些人给大家培训。说是要拓宽审美边界和眼界,啧啧。这男人,看着挺绝。”卢米又在胡说八道:“will这样,他朋友倒是都挺绝。”
    “分手了,自由了,想睡谁睡谁。”尚之桃配合她胡说八道,好朋友就是在一起什么都说,并且能分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别哄我了,我好了。”卢米嘴硬。在一起好几年,哪能说好就好呢?但她心里能装事儿,再难受白天也跟没事人似的。用卢国庆的话说,恋爱么,多谈,有意思着呢!卢米觉得卢国庆说的对,活到老,谈到老,别人管的着吗?
    她跟尚之桃瞎贫,涂明电话来了:“lumi,501一起参加视频会议吧。”
    “好嘞,眨眼就到。”卢米挂了电话,对尚之桃眨眼:“这男人不就来了吗?”迅速补了妆,涂了口红,踩着高跟鞋去501。进门的时候看到tracy已经到了,秘书正在组织连线,卢米一屁股坐到tracy旁边,两个女人彼此看一眼。涂明竟然在她们的对视中发现了奇怪的默契。他给luke发消息:“tracy和lumi熟吗?”
    “故事很长,晚一点当面跟你说。”
    “好。”
    视频会议接通,卢米看到了刚刚那个叫姚路安的“野”男人,此时正在海边,头发还湿着跟大家打招呼:“好啊。”卢米
    其他人也纷纷问好。
    涂明奉行敏捷,打断了大家的寒暄:“感谢大家友情支持这一系列分享会。资料我刚刚已经发给我司同事,就不介绍各位了。把我司参会人员介绍一下:tracy,人力资源负责人,也负责培训模块;lucy,高级培训经理,多年培训经验;lumi,市场部对接人,高级市场经理。接下来请lucy快速介绍一下凌美的需求。”
    姚路安先笑了:“听will的。”非常了解涂明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