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明没回她。原因是涂明多少了解一点卢米,如果他回了,她就会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把子弹放完才行。涂明想到她话痨的样子就有点头疼。
    索性装瞎。
    卢米等了半天也不见涂明回话,心想这下完蛋了,距离被开除也就还差那一蹦跶了。
    再见涂明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对他毕恭毕敬。
    涂明训她她就听着,训完了她还要问:“就这些吗?没别的吗?您多说说,我一定注意。”
    有时还会说:“老大您说的对,我一定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好好学习,好好工作。”
    “老大我知道您说我是为了我好,我都记在心上,也记在本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
    每每这个时候,涂明都会觉得头疼。有一天开完会,他问luke:“你原来带过市场部,我们部门的lumi是一直这样?”
    “哪样?”luke问他。
    “话密,行为奇怪,有江湖气,好像…”涂明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卢米的做派,他并不特别擅长用贬义词形容别人。
    他不擅长,luke擅长,他见涂明停顿,就接上来说:“好像有点什么毛病是吧?”
    涂明觉得挺对的,点点头。
    “她一直有病,你不用搭理她。”luke太了解卢米了,她的嘴和脑子都不受她身体管束,作出什么事都不奇怪:“她给你惹麻烦了?”luke问:“前段时间你帮她打架了?”
    “她前男友骚扰她。”
    “纹身脏辫那个?”
    “你知道?”
    “见过一次。”luke对他说:“你不出手卢米那战斗力,一个打他们两个也不难。”
    ?
    涂明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luke反倒笑了:“多熟悉熟悉,就知道你出手可能限制她发挥了。”
    luke见识过卢米打人,就在这个办公区里,为她的好朋友出头,单手抓着姑娘头发往办公桌上磕;也见过她拎着棍子在黑中介门口,想砸了黑中介。这个女人打架狠着呢,她才不会吃亏。
    “好吧。”涂明苦笑一声,又问luke:“你对员工要求那么高,为什么没给她打过低绩效?”涂明看过卢米的绩效,没有拿过超A,却都不错。
    “她看着不靠谱,交活却漂亮。”
    “我认同。”
    涂明只是觉得卢米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里,很难被公平看待。他自诩对人公平,对卢米的印象却在好与坏之间摇摆。是真的摇摆。卢米干活靠谱,但那张嘴是真的会惹是生非。行动又不像常人,活脱脱一个混不吝女士。
    大家从来歌颂女人相夫教子贤良淑德,像卢米这样的异类不知遭受多少非议。但你细想,她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以自己的方式自在的生活,她碍别人什么事了呢?
    “如果你觉得她有问题,直接训她。反正她脸皮厚,也不记仇。”luke给涂明支招:“她要是跟你对着干呢,你也不用往心里去,她使不出什么阴招。有时甚至有点蠢。”
    “你带团队那么厉害,为什么没把她带成行为规范的好员工?”涂明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
    luke哼了一声,不回答。大概是各有各的软肋。但他也乐于见到卢米吃瘪,每天跟野马一样,如果有人能降服她,倒是一件好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卢米抱着电脑敲门进涂明办公室:“老大,人力资源那边让咱们帮忙协调老师的时间对课程。”
    “线下吧。他这几天在北京,我打给他约时间,一起去。”
    “现在?”
    “对。”
    “好好好。”卢米听说要去见“野”男人,突然有点掩不住的雀跃。出了涂明办公室给尚之桃发消息:“姐姐替你去相亲。”
    姚路安挺奇怪,明明是北京人,也有房子,却在酒店常年开了房间,理由是:不用自己打扫、吃饭方便。卢米看他第一眼就觉得这男人真的够野,再看他套房里摆的东西,一排摄影摄像器材,真的是顽主。
    姚路安跟涂明叙旧的时候,她站那研究他的星特朗天文望远镜,这东西摆酒店里也真是稀奇了。
    “下一站去哪?什么时候走?”涂明问姚路安。
    “南非。放心,给你们做完分享再走。”姚路安坐在沙发扶手上,不羁的姿态跟涂明的郑重有鲜明反差。
    “那就多谢了。”涂明对hr同事lucy说:“现在可以过一下课纲?”
    “好啊。”
    姚路安直接把他的文稿发到群里:“先看?再对?”眼扫过盘腿坐在地上研究相机的卢米,对涂明说:“lumi是同道中人?”
    涂明摇摇头:“我不太清楚员工的个人爱好,不算太熟悉。”
    “带团队也慢热啊?”姚路安打趣他,走到卢米面前坐下:“怎么样?入眼吗?”
    “挺好挺好。”卢米举起相机对着姚路安,征求他意见:“来一张?”
    姚路安眉头扬扬:“来。”
    卢米就真的咔了一张,然后拿给姚路安看:“怎么样?能算过关吗?”
    姚路安凑过去,构图、光线都很好,审美绝对过关,就问她:“学过美术?”
    “一点吧。”
    “还学过什么?”
    卢米伸出手,作拨弦状:“古筝。被我爸妈逼着学的,说没点才艺过年不好拜年。”
    姚路安闻言笑了,扭头对涂明说:“这很难吗?”意思是了解员工的特长很难吗?姚路安有时想不通涂明这样的性格怎么带团队,他大概永远不会有跟他交心的员工,因为他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