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顺口说的你也信。”
    “逗你的。你是不是在琢磨什么歪主意?”卢米一双眼闪着狼光。
    “我琢磨着,打不过,就加入。”
    “怎么加入?”
    “床-上-见呗!”
    又胡说了!
    第13章
    “怎么床上见呐?”
    卢米就顺口一说,被尚之桃这么一追问倒也动了一下脑子,但也没太往心里去。她也有烦心事儿,比如那个破巡展项目的收官之站落在她头上。
    收官之战地点选在重庆,紧接着是姚路安的培训,这日程排的紧,她难得一直坐在工位上,开会、远程看会场、沟通方案,挂断电话就往外跑。
    过道里碰到涂明,连招呼都没打就走了过去。憋着尿呢!哪有时间客套!
    涂明回过头看卢米用奇怪的姿势拐进卫生间,这滑稽竟然把他逗笑了。
    “老大,怎么了?”另一个下属jacky问涂明,他们刚刚在说工作的事。
    “没事。”
    “那…”
    “继续,所以选送什么作品参赛呢?公关安排?来我办公室谈。”
    卢米开了泡尿,觉得自己还魂了,又回到工位上给姚路安打电话,跟他沟通接待安排。
    “你们住哪我住哪,不用特地安排。”姚路安随遇而安,不折腾人:“按你们方便。”
    “那吃饭呢?您有什么忌口吗?”
    “没有忌口,也听你安排。”
    “那成。我就随我喜好安排了,安排的不好您见谅。”
    卢米挂断电话把巡展安排和培训安排分别发了详细邮件,一抬头,天都黑透了,八点多了,破天荒加了个班。
    “忙完啦?”尚之桃问她:“这一天见你一直在忙,都没时间跟你说话。我被派了别的活,航班改了,后天一早到,到了要跟其他人开个会,然后才能去帮你。”
    “忙你的!”卢米准备下班了,看到尚之桃眼底有淡青色,就对她说:“下次给你派活你能不能不接?你看看你熬的!”
    “做完这个项目能好好歇歇。”
    “现在就回家,快点!”卢米动手给尚之桃收拾东西,一边收拾一边唠叨:“你就是太好欺负了,这都来公司几年了还这么好欺负!新的活我知道是什么,grace也够逗的,她说什么你别全信,不一定是好人。”
    “祖宗诶!”尚之桃捂她嘴:“吓死我得了。”
    “怂样!到了重庆你好好歇着,什么都别管。我忙完了带你去玩。”
    卢米喜欢重庆。尽管重庆热的透不过气,出租车也开的火爆,但卢米仍旧为重庆的江湖菜倾心。在她心里她上辈子八成是一个每天吃苍蝇馆子的重庆姑娘,又水灵又爱吃。
    到了重庆就泡在酒店里,在酒店里盯会场,会场附近有一家她曾吃过的江湖菜,黑板上写着几道菜,随便点不会吃亏。卢米一边看搭建一边琢磨着去吃饭。涂明跟一个客户面谈后来会场看一眼,看到眼睛冒绿光的卢米。
    “怎么了?”
    “饿。”
    涂明看了眼时间,一点多了:“还没吃?”
    “没有。”
    “去吃饭吧。”
    “您吃了吗?”
    “我也没有。”
    “那一起!”卢米跳起来:“我跟您说,这附近有一家江湖菜真的绝了,不吃后悔一辈子!”她跳到涂明身后,掌心贴在他后背上轻推他:“老大一起去!”
    涂明没被人这样“动手”邀请过,向一旁闪了一步离开她掌心,又不忍拂她好意,只得点头:“好,一起。”
    其他同事还没到,卢米觉得他们没到真是太好了,她终于可以还涂明一个人情。
    两个人走在重庆上上下下的马路上,天气潮热,知了叫的响,高楼屋顶种了好多花和树,卢米一边抹汗一边对涂明说:“您看那些绿植,多好玩。”
    涂明抬起头看了一眼,见过很多风景的人并不觉得稀奇,却又被卢米的热情感染。就问她:“你做市场工作,满世界跑,除了北京最喜欢哪个地方?”
    “那我说不出来。我到哪儿都喜欢,没有特别讨厌的地方。这几天我最喜欢重庆,因为我正在重庆。”卢米想表达的是“当下”。在她少年时代的侠女梦里,她要去到很多地方,从不会在一个地方久居。长大后明白“人生聚散当如此,相见且欢娱”。
    涂明对卢米“及时行乐”的态度十分了然,她表里如一,玩心重,深刻践行这一点。
    重庆太热了。
    才走了十分钟,涂明的脸颊就落下几滴汗珠子。经过几棵荫可蔽日的大树,他们在路边吵闹的人前住了脚。卢米伸手指指那个几乎不能称之为饭馆的馆子说:“到了。”
    几张破桌子,两三个电扇在呼呼的摇,里面坐着的人无一不大汗淋漓。卢米指着一张桌:“您坐啊,我去点菜。”
    她走到黑板前,点了三个菜,都是她吃过的特别好吃的菜。
    “有点简陋,但我以人格担保肯定好吃!不好吃…”
    “你别叫我爷爷了,折寿。”涂明打断她,怕她说出不好吃我叫你爷爷的混话。
    卢米嘿嘿一声,拿了两瓶冰可乐顺手起了。
    老板娘端上一盆米饭,紧接着是三盘菜,油辣鲜香的重庆江湖味道。
    涂明动手为两个人盛饭,两个人动了第一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