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么不着调的一家人。
    姚路安的电话进来的时候卢米刚摘了一次性手套,走到一边接起:“姚老师好啊。”
    “跑山去吗?”
    “现在?”
    “对。”
    “走啊!”
    爱玩的人碰到一起都不用废话,说走就走。卢米临走前问卢晴:“走不走?跑山?”
    “不去,不敢。”卢晴多文静的姑娘,让她做摩托车跟要她命似的。她也不喜欢大风呼号,吹的人头晕脑胀。家里看会书多好。
    “看你那出息!跟我走!”卢米动手拉卢晴,一边拉一边说:“老看书有什么意思,上山吹吹风看看帅哥,再回家看书,这生活多滋润!”
    都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卢米和卢晴隔着两层肚皮更不一样。卢晴安静着呢,这辈子唯一硬刚的一次就是离婚。卢米玩摩托,卢晴第一个反对;卢米去夜店,卢晴也不认同。
    卢家人都希望卢晴出去玩玩,就赶她走:“快走吧,我们待会儿自己玩,不爱带你们小年轻,有代沟!”
    卢晴没办法,坐着卢米后座跟她到了山脚下。这一路不停搂卢米腰,嚷嚷着让她慢点慢点。大魔鬼带俩人本来就挤,卢晴又害怕,这一路骑的卢米直心急。
    远远的看到一个拉风的车队,车停在路边,车主在讲话。姚路安看到卢米到了,跟她招手。
    “我堂姐。”卢米介绍卢晴,两个人下了车。
    “车不错。”姚路安夸卢米,骑杜卡迪的女孩不多见,杜卡迪起步太快,反应慢的人不行。
    “还成,练了一段时间才换的。安全第一。”
    “对,安全第一。你今天哪个位置?”姚路安问她。
    “最后吧。”
    卢米指指卢晴:“我堂姐嫌我骑的不好,你帮我带着成吗?”终于是把卢晴甩出去了。
    “成。”
    “别,不合适。”卢晴拒绝。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你是老封建!”卢米将卢晴拉到姚路安车边:“上!”
    姚路安的摩托带过不少姑娘,后座喊的跟坐过山车似的还是头一次。卢晴在他身后偶尔一声尖叫,叫的姚路安头疼。从后视镜里看卢米,不拿着身段,骑的认认真真,是真的喜欢摩托。到观景台喝水的时候卢晴腿软了,在姚路安车上下不来。姚路安对她说一声:“对不住了啊。”揽着她腰抱下她。
    卢米在一旁笑的前仰后合,还拿出手机拍卢晴:“卢晴!我发给你你自己看看!”
    一行人都笑了。
    “你这性格还不得把涂明气死。”姚路安突然说这么一句。
    “我又不跟他过日子,气的着他吗?”过会儿加了一句:“过也行,我得先试人。”嘻嘻哈哈的没正形。
    “你不认真永远睡不到他。”姚路安说。
    “你怎么知道我想睡他?”卢米觉得挺邪门,她明明没做什么,为什么全世界都知道她想跟涂明做点什么?
    姚路安指指她的脸:“脸上写着呢!”
    “胡说!”
    卢米看了眼摩托镜,这张脸多干净多好看啊,怎么就写了想睡涂明了?
    “打赌你睡不到他。”
    “赌什么?”
    “一套顶级骑行服。”
    “我不信邪,也不服输。”卢米眉眼一动,有道“坏”的流光。
    第19章
    卢米把姚路安逗笑了:“涂明给你灌迷魂汤了?”
    “那不能。”他给我灌迷魂汤我得张口算,我又不傻。”卢米跨上摩托:“走啊,到山顶玩。”
    再出发的时候,卢晴安静了一点,只要姚路安不在弯道加速,她就不叫。姚路安以为她吓死了,就通过后视镜看一眼,恰好看到卢晴偏着头看风景,露在头盔外的头发被风吹的乱七八糟,竟然有油画的质感。姚路安觉得卢米的这个姐姐跟卢米真的是两路人,姐妹俩,一个闹腾的要命、一个安静的像个傻子。
    姚路安的坏心眼突然就动了,猛的加了一把油,卢晴尖叫一声慌忙搂住他的腰,脸贴在他背上。姚路安腰身劲瘦,却也完全可以为卢晴挡风。卢晴突然有点眼热,低下头去,头盔抵着姚路安后背,哭了。
    卢晴离婚的时候父亲卢国富被气的也生了一场病。当初结婚的时候卢家人都不太同意,但卢晴一意孤行嫁了。结婚第一年,跟着过年大军迁徙到外地,因为想家三十晚上给父母打电话哭。
    就这么赴汤蹈火,还是散了。
    有时卢晴羡慕卢米,她恨不能像卢米一样,打骂钱晓彬一顿,将他踢到阴沟里让他臭死烂死,可她做不出这样的事。她只会强忍着眼泪说我要离婚。
    她没做的事,卢家人要替她做,被她拦住了。
    就这样吧,吃点亏、结束了,挺好。
    这会儿她坐在姚路安的后座上突然想,山上的风这么好,我却没来吹过呢。
    卢米跟在后面看到这一幕,啧啧一声。挺好,我的姐姐诶,管它那么多世俗做什么,及时行乐啊!
    那时卢米总劝卢晴:男人么,离婚了就马上睡下一个,然后你会发现上一个啥也不是!
    卢晴不同意,就跟她讨论:可你分手了也没睡下一个啊…
    我正在努力!等我睡到告诉你!
    一行人到了山上,摩托、帅哥、美女,在那里一字排开,姑娘们真好看,手托着头盔,靠在自己的摩托上,夕阳也美、风也轻柔,再过会儿雾气就朦朦胧胧罩上来,这样的合影特别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