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分手也是!不影响我妹妹发散魅力。”
    分手带来的痛苦早就过去了。世界在卢米眼中翻篇很快,永远有新鲜的有趣的东西在等着她。她愿把所有热忱献给这一切。
    献给美好。
    第21章
    “卢家的姑娘内核一模一样。”姚路安这么对涂明说。
    “我并不想跟你讨论卢家的姑娘。”涂明回他:“并且觉得你想撮合我和卢米的意图非常明显,没必要。”
    “行,你倔,你赢。”
    “早点睡,我睡了,明天出差。”
    涂明和luke是在中午到的。
    片子拍摄的场地距离机场不远,下了飞机就去场地,工作人员还在布景,这个广告片的第一个拍摄场景从桂林的黄昏开始。
    涂明当年是在广西完成的新婚旅行,这些年也因工作原因来去多次。
    他们到的时候,尚之桃和卢米早已各自开展工作。
    尚之桃正在跟工作人员沟通拍摄,这支广告是电视剧中插,要同时保持电视剧的调性和产品本身的特性。尚之桃做了大量功课,现在在微调脚本。
    卢米跟进预算花销,正在跟制片人和财务过细节。
    看到两位老板到了都象征性停下工作打招呼,又低头工作。客户老总王结思对她们的冷静似乎并不惊讶,反倒看着卢米笑了声。涂明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卢米,大概明白,他们似乎是旧相识。
    luke自嘲道:“公司以外对地方见面我们都装不认识。”大家齐齐笑了,也觉得凌美的人各有各的个性,这样的场面不稀奇。
    卢米这预算对的心烦,很多增项不在原来的计划中,她要一个一个刨。就边对边训工作人员:“你有这么多钱垫款,干脆做我们投资方得了,还管什么采购啊;您采购前不打招呼,就没想过万一批不下来呢?再二手卖了啊?”
    工作人员在一边陪笑脸,卢米看不惯:“您快别笑了,这些钱花的不明不白的,我怎么给你过?先把该补的手续补齐了再乐吧!不然你只有哭的份了!”
    “还有啊,你第一天认识我吗?还是说daisy管了一段时间你忘了我什么要求吗?这些单子我让daisy看看她的标准给不给过。”
    卢米一句一句的训人,涂明在不远的地方听着,觉得她训的都对,除了态度差点。很多问题都出在工作交接过程中,她看的不细最后担责任的是她。
    让涂明意外的是卢米的认真。她整天吊儿郎当的,认真起来不输任何人,话说的清清楚楚,事做的有条有理。所以说卢米混日子能混这么长时间,自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卢米把道理和流程跟人家掰开了揉碎的讲,最后又吓唬一句:“在这么自作主张你就自费吧!”
    拿起东西走了,带着身上那股匪气和霸道。
    那工作人员摸了摸脖子,总觉得有过堂风吹的厉害,心里一阵接一阵冷。
    卢米才不管那个,做对了大家好兄弟,做错了爱谁谁,她从来不在乎这面子摔到地上谁的脸疼,该铁面的时候嘴比谁都硬,吓人着呢!
    转身的时候,看到涂明正在跟王结思讲话,面色朗润,风和日丽,突然就笑了一声。
    见色起意、嬉皮笑脸、当面撩拨,各种手段接连上场,头脑里刮的那阵风很大,刮到头来头晕目眩睁不开眼,好像这世界上没有别的男人让她有兴趣,这会儿仔细一想,原来根源在这儿呢!
    眼前人是顶顺眼的人。
    涂明听到笑声回头看她,卢米眼神还未撤回也不打算撤回,笑意还没敛去,嘴一弯,又笑了。
    涂明不知她笑的为哪般,就象征性对她扯扯唇算是礼貌回应。
    “这员工不好带吧?开了得了,招个听话的。”客户王结思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听话并不是衡量员工好坏的第一标准。”涂明又开始护犊子,不认同王结思这个提议。
    晚上涂明他们应酬,卢米坐在外面无聊外手机,支起耳朵听里面动静。今天酒喝的温和,没有高一声低一声的讲话,语速均匀轮番上阵,都没有太拼命。但碰杯的声音勤,也有暗涌。
    期间涂明出来叫酒,卢米迎上去睁着眼睛问:“喝完了?”
    “喝完了。”
    “那还是红酒吧,别换酒了。”
    “客户想喝白酒。”涂明对卢米说。
    “就您那胃还想掺酒,不要命啦?”卢米切了声:“等着。”
    她走到吧台前给王结思发消息:“我说哥们,换什么酒啊?不要命了?”
    “你心疼我我就不换了。”王结思回她。
    “滚。”
    卢米要了一瓶红酒向回走,看到涂明站在门口接电话,就把酒放在他手边,他挂断电话刚好带进去,放慢酒程,也不唐突,卢米虽然莽,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涂明挂断电话拿起红酒,也不问卢米为什么没有白酒,转身进去了。
    “你不问我为什么还是红酒?”卢米给他发消息。
    “不用问,谢谢你照顾我的肠胃。”
    “那周末教我打网球吗?”
    “不教。”
    “哼!”
    涂明收起手机,红酒后劲大,出去了那么一趟回来就有那么一点头晕,再进酒就有点慢。王结思不知道为什么变得有一点亢奋,一个劲儿提杯:“感谢凌美派出这么强的执行团队,我提议再喝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