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
    卢米疼的眼泪出来了,心中骂王结思王八蛋,也骂自己是个蠢人,她没怎么追过男人,除了满脑子坏思想就剩一腔热情了。可涂明这个人连个口子都不给你开,努力这么久还原地踏步呢!
    卢米一咬牙,又给自己来了三四下,皮肉咯噔咯噔的,再照镜子,红了,脖子火辣辣的。
    傻逼。她骂了自己一句,回床上躺着。第二天睁眼又想撩拨涂明,想起涂明每次都是:
    抱歉,有约。
    抱歉,不合适。
    抱歉,不方便。
    抱歉,不合规矩。
    生生忍住了。
    周一特意穿了一件阔领毛衣,光裸的脖子露出来,白净净的皮肤上赫然一个草莓印。她特意挑了涂明对面的位置坐下,这么久了,第一次开会坐在前面,坐在老板眼皮子底下。
    会议室有点安静,daisy给她发消息:“这位朋友,你草莓不遮还坐老板对面。”
    “老板管天管地还能管员工有没有性生活?”卢米回她一句,抬眼看着涂明。
    他正在看手机,察觉到异样,终于抬起眼看到对面的卢米,以及她脖颈上刺眼的草莓印。涂明是成年人,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好像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迅速别过脸去。
    看起来只有尴尬,没有嫉妒。
    卢米看到了。
    突然觉得挺没劲的。她本来是这样想的,涂明表现出一点点嫉妒或生气,她当场给他展示这草莓印的来历。整个过程都是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的幼稚手段。
    天真,但有那么一点反转的情绪,如果能让他们之间关系更进一步就好了。
    但他什么反应都没有。
    卢米突然觉得无聊至极,一整个会议,她一句话都没说。出会议室的时候,乌蒙往她手心塞了一个创可贴,夏天的时候她包里常备,再好的高跟鞋都有磨脚的时候,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
    “谢谢啊,欲盖弥彰吗?不用了,谁还没有个性生活啊!”卢米嬉皮笑脸,看到涂明收拾电脑向外走,什么表情没有。她收回眼。
    同事笑起来,serena说:“这么激烈的少见啊。”
    “兴致到了呗!”
    卢米说完回到自己工位,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尚之桃的消息准时来了:“今天lumi睡到will了吗?”
    “没有。不想睡了。换人。”
    卢米一句一个句号,能看出特别挫败。
    尚之桃特别心疼卢米,她大概能懂喜欢一个人得不到回应的任何一种感受。尤其是卢米这样的姑娘,她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呢。
    她绞尽脑汁去想怎么安慰卢米,结果卢米发来一张照片:“快来看看这弟弟怎么样!我最近喜欢弟弟!”
    “你是不是在自我消解情绪?”尚之桃问她。
    “刚刚有点沮丧,现在没事了。我脖子上带着草莓印,他一点反应没有,他完蛋了。他不懂欣赏美,他配不上我,他失去我了。”
    卢米这么说完,退掉了网球群,跟网球教练说我不学了,剩的学费当姐姐请你喝酒了。
    就这么着了,打不过就加入,加入不了就不打了。
    老娘安心做一条咸鱼,您随便吧!
    下班的时候电梯里碰到涂明,卢米像从前一样问候他:“老大下班啊。”
    “是。”没话了。
    卢米也没话,张晓的电话来的特别是时候,卢米对她说:“行了我知道了啊,待会儿就到。有帅哥吗?那行。酒不喝了,戒了。到时候看情况吧!”
    涂明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卢米没接这话茬,没什么好接的,这种话他对谁都说,这只能证明他是个好人而已。
    出了电梯间直奔自己车位,一句废话没跟涂明说。
    涂明看到她的车绝尘而去,在自己车前站了那么一会儿。说不清心里什么感觉,但他清楚,卢米八成连朋友都不跟他做了。她退了网球队的群,带着脖子上的草莓印,高调的结束了对他说不清道不清的奇怪迷恋,带着她一身傲骨,去找别的有趣的人和东西了。
    涂明耸耸肩,上了车。
    等卢米跟张晓在酒吧听了歌,周围热热闹闹,她心情又好了那么一点。她觉得自己可太想不开了,涂明只是不喜欢她,他又没做错,她怪人家干嘛啊!
    嗨!
    得了吧!就这样吧!卢国庆怎么说来着?他说:老子养个矜贵女儿可不是为了送到你面前受委屈的!
    ====
    严寒来的猝不及防。
    睡一觉的功夫,再睁眼,树叶光了,外面刮着狂风,吹的窗户呼呼响。卢米在被窝里不想起,每隔两分钟睁一次眼,终于熬到再不起就要迟到了才爬起来。
    也没心思化妆,洗漱过后翻出大衣穿上,裹了条围脖就出门了。每年冬天刚开始的时候都会打蔫,想冬眠。
    到公司的时候乌蒙已经到了,暂坐在尚之桃工位上。看到卢米来了指指桌上的咖啡:“美式,刚买的。”
    “谢了。”卢米打开她的托特包,昨天破天荒背电脑回家,因为项目预算被驳回了,需要重新做:“你今天不是跟will一起去青岛?”
    “改明天了,今天新同事入职,说聚了餐明天再去出差。”乌蒙指指涂明办公室:“老大也来了。”
    “哦哦。”卢米看了涂明办公室一眼。她大概听了一嘴新同事的情况,国外招回来的青年才俊:“dasiy做导师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