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啊!”
    “行。”
    唐五义刚回国,朋友在这座城市的少,跟卢米又投缘,干脆安心做起了卢米的尾巴。
    张晓看到唐五义眼睛睁的老大,小声问卢米:“感情你不是欲擒故纵,是真要换人啊?”
    “弟弟怎么样?”卢米问张晓:“问过了,单身,喜欢你自己努力啊。”
    “那你呢?”张晓问她。
    “我不想努力,仙女为什么要努力?仙女就该等男人主动上门啊!”卢米煞有介事,唐五义刚好听到这句话,就扬眉看她:“我同意啊!你千万别追任何人,不值得。等别人追你。”
    “瞧瞧这小嘴儿,抹了蜜了!”
    一桌人开开心心,散场的时候唐五义送卢米回家。到了她楼下,两个人对望一眼,都哈哈大笑,卢米踢他一脚:“滚蛋吧!”
    两个人才认识两天就玩的很好,但卢米没有带他回家的念头,唐五义有没有跟她回家的念头她猜也没有。但这种感觉真不赖。
    卢米在公司交到了除尚之桃以外的新朋友,只是这个朋友恰巧是男生。
    两个人在公司像长在一起,用daisy的话说:“除了不一起尿尿,什么都在一起。也不知jack是我徒弟还是你徒弟。”
    “谁徒弟都行,你不想带我带。”
    “你可别带了,一个你已经够让老板头疼的了,再带出一个你老板死的心都会有。”
    “我怎么了?我拖团队后腿了?”
    “行行行,你没任何问题,我有问题行了吧?”daisy说不过她,认输了。
    涂明出个差回来,发现部门的风格变了。从前卢米一个人特立独行,没人跟她混在一起,现在不一样了,新人jack每天跟在她身后,早上先后到公司,开会一起去会议室,中午相约午饭,下午到时间去买咖啡,下了班到点就走。
    卢米的队伍扩大了,两个人颇有那么一点狼狈为奸的意思。
    daisy主动提醒唐五义:“你刚来,别跟lumi走那么近。will已经对lumi不满意了,你聪明一点。”
    “那will是不懂欣赏了。”唐五义一点不在乎:“工作么!图个高兴!不耽误事就行,没必要上纲上线。”
    扭头走了,俨然被卢米附体了!
    第30章
    卢米问唐五义:“是不是不让你跟我玩?”
    “别理她们,我爱跟谁玩跟谁玩,她们管不着。你知道做成年人最爽的部分是什么吗?”唐五义对她眨眨眼:“最爽的部分就是只要我高兴,其他的去-他-妈-的。”说完耸耸肩,一副纨绔公子相。
    卢米突然觉得他们像是回到读书时候,家长和老师都要帮你选朋友,他们选朋友原则是一样的:跟听话的、学习好的那个一起玩。离那个坏学生远点。
    卢米读书时不是好学生,上班后也不是好员工,被人敬而远之的时候多了去了。起初是尚之桃,不在乎导师在别人眼中什么样,就是对她好、信任她;然后是唐五义,短短几天,跟她拴在了一根绳上。
    唐五义还真就不在乎别人目光,再开会的时候还是坐在卢米身边,两个人坐在后排位置,椅子挨的挺近,抬头看ppt的时候,两个人是一个姿势。有时听到别人讲什么话,他们相视一笑,有奇怪的默契。
    “你们俩不会真恋爱了吧?”daisy给卢米发消息:“我觉得你们俩不对劲。”
    “不行?”卢米反问她。
    “…公司不允许啊…”
    “你是will吗?是tracy吗?”卢米发去一个“你少管闲事”的表情,就是这么不好惹。
    “所以jack现在接了项目了是吗?”涂明问daisy。
    “接了,浦东那个项目。”daisy说:“开过远程会议了。”
    “那jack稍后开完会大概给我介绍一下进度?”涂明征求唐五义意见。
    “好啊。”唐五义坐在那,不卑不亢。
    这是唐五义入职后涂明第一次跟他面谈,面前的年轻人长着一张桃花面,未语先笑,眼神又刚毅,身上具有戏剧冲突感。涂明不讨厌他,甚至有点喜欢。
    “入职后还习惯吗?”涂明问唐五义。
    “挺习惯。”
    “跟同事相处的好吗?”
    “好啊,尤其是lumi,我特别喜欢她。”唐五义郑重表达对卢米的欣赏。涂明点点头:“卢米很优秀。”
    唐五义突然笑了:“不说lumi了吧?因为我听说您和公司同事都不太喜欢她。”这似乎不像新员工与老板的谈话,但唐五义就是剑走偏锋。
    “传言我不喜欢lumi?”涂明眉头微微皱起,他在想传言来自于哪里呢?大概来自于他们起初的针锋相对和后来卢米对他的疏远。
    “对,还有人对我说lumi快要被优化了,让我离她远点,不然我试用期都不一定能过。”唐五义一句又一句,他反正就这样,恃才傲物,玩世不恭,别人眼中的浪荡公子哥儿。在国外生活多年的他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征,那就是有话说别藏着,有屁放别憋着。他觉得同事对卢米有偏见,甚至will也有,那他就说出来。
    涂明认真听他讲话,看到他为了卢米甘愿与别人做对的决心,好像卢米是他自己选的那个朋友和那条路,他得坚持到底一样。他只讲几句话,却掩不住跟卢米一样的赤诚。
    “首先,卢米的工作效率非常高,结果非常出色,她不会被优化;其次,同事对卢米怎么看我管不了,但我并不讨厌她。”涂明对他笑笑:“我甚至非常欣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