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果连亲都不亲我,那你真是要我命了。”
    “我换了好看的睡衣,冻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却跟我讲大道理。你是不是想让我死啊?”
    “你亲亲我。”
    卢米贴着他脸颊,声音闷闷的。她太会得寸进尺了,涂明的意思她听懂了:他喜欢她。
    他喜欢她,她想跟他做点什么,就这么一拍即合了多好哇!
    从他怀里仰头去找他的下巴,还在诱哄他:“你亲亲我。”
    她像一个讨糖的小孩,特别乖巧,涂明终于低下头去,在她唇上碰了碰。
    “不够。”
    “还要。”
    卢米揪着他衣领,赖皮的偎在他怀里,肩头被他衣服的布料擦的微微有点红。她动手脱他那恼人的大衣,顺手丢到地上,又钻进他怀里。踮起脚尖细细吻他下巴,一下一下,终于到他唇边,眼里有楚楚动人的流光,等着涂明吻她。
    涂明战败了投降了,手握着她的肩膀,唇落在她脸颊,轻轻一下,温柔的快让人哭了。再偏过脸,嘴唇接上她的,也轻柔。他唇形好看,薄薄一张唇,覆着她的,带着干净的味道、不疾不徐的耐心、以及天然的柔软。
    卢米觉得自己心跳停了那么一下,甚至觉得自己急吼吼的情绪不见了,单单这么亲一下好像也很好。舌尖碰在一起的时候,卢米的脚软了软,又跌进他怀里。
    起初是在她口中纠缠,柔情蜜意快要漾出来,后来随他去他口中,舔过他唇瓣,被他结结实实接了过去。也不知亲了多久,亲吻的濡湿声令人脸红,但非常意外的,卢米没有乱动。涂明更不会乱动,两个人都亲成什么样了,他的手只放在她肩头,再没去别的地方。只是握着她肩膀的力量越来越大,像要将她捏碎了一样。
    卢米身体后大片肌肤浸在空气里,她想让涂明摸一摸,亲一亲,但她不敢乱动。
    她知道乱动也会失败,眼下装成一个老实的姑娘,勾一勾他、引一引他,没准儿哪天他就开悟了、上套了,把她吃了。
    卢米觉得涂明提议的这个节奏也挺好。
    结束这个吻的时候卢米有点舍不得,她又开始打歪主意:“要不去我房间,躺在床上,随便亲亲…你觉得怎么样啊?”一双好看眼这会儿亮着贼光。
    她说这话等同于:我就摸摸、亲亲、蹭蹭、我不进去。好多王八蛋都这么说的。在她心里,此时的自己等于王八蛋。
    涂明又探出身去看了眼对楼的窗,非常担心卢米被人看了去。弯身捡起自己的大衣披在她身上,她不想穿:“干嘛啊,你要热死我吗?我身体这么好看你都不看,你怕什么啊…”
    涂明不理会她胡说八道,走到窗前帮她拉上窗帘,这才说:“卢米,你一个人独居要注意安全,尤其是当你穿的少或跟人在家的时候,懂吗?”
    卢米终于知道涂明看着窗是为什么了,老夫子教育起人来头头是道。
    卢米把他的外套还给他:“那你在这住还是怎么呢?都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门不安全吧?”
    “我得走了。”涂明穿上外套,终于又看了一眼卢米的战袍:“很好看。”他夸她的时候竟然脸红。
    卢米嘿嘿一笑:“背后大有玄机,我索性也给你看看吧!”说话间就转过身去,将那一片美背展示给涂明看。她的肌肤细腻光泽,在灯光下是一片冷白色,此时全在涂明的眼前,甚至晃到他眼。
    “好看吗?”卢米问他。
    “嗯。”
    “那后背好看还是前头好看?”头微微转向他,落下的那一缕头发擦过她肩头,有点痒,她耸肩外头用脸颊去蹭,像一只猫在讨好。
    “问你呢,后背好看还是前头好看?你是不是没看清?我再给你看看!”卢米转向他,朝他面前凑,顽劣的要命。涂明忍不住笑了:“你站那别动,我得走了。”
    “哦。”
    涂明说走真走,卢米换上厚睡衣跑去窗前看他,这个大傻子还真走!卢米换了睡衣坐在客厅沙发上翻涂明送她的连环画,这也值得跑一趟么哼!
    尽管这么说,却还是笑了。
    涂明根本不像离过婚的男人,他看她的反应像情窦初开的少年,这太新鲜了。
    “到家了没啊?没到家可以掉头开回来。”卢米逗他:“明天周末呢,一起睡个懒觉多好!”
    “你亲亲我我亲亲你,不想起床就再亲亲,不比一个人睁眼强多了你说是不是啊?”
    涂明进了家门看到卢米的消息,笑了那么两声。卢米这张百无禁忌的嘴真的是少见,但你要说她真会那么做么?不见得。不然也不会因为前男友酒后跟别的女生亲嘴就坚决分手。
    “到家了。”涂明回她:“旅途辛苦,早点睡。”
    “没了?”这叫什么啊,多说几句话能不能死啊!
    “拉好窗帘。”
    “……”
    涂明冲了澡回到床上,有那么一点睡不着,觉得今天像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他觉得自己的生活正在以他想象不到的方式向另一个方向疾驰。那个方向是好是坏他无法预知,这更像一场冒险,因为他选择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不太被人接受的人。可他自己却觉得这个人特别好,真实的、冒着热乎气儿的、鲁莽的、鲜活的人。
    tracy在上周把上一年度员工360测评报告发给他,卢米的分数特别低。同事对她的反馈是:不好沟通、工作贡献度不高。涂明见过卢米的不好沟通,她训供应商要求他们分毫不差,也不会因为原则问题跟同事退让。她在公司除了尚之桃和新来的唐五义没有任何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