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米半靠在咖啡椅上放赖,喝了咖啡和热水,又吃了糕点,磨磨蹭蹭,总之就是不肯走。一直放赖到傍晚。
    涂明始终不催她,看她终于肯走,才拿出手机叫车。
    卢米被涂明无缘无故拉练这一天,累的腿抬不起来。但心里还惦记那顿涮羊肉,哪儿是惦记涮羊肉,其实是惦记涂明有去她家里,跟她吃饭。
    上一次吃饭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呢!卢米眼神向下,偷瞄涂明的裤子,嘿嘿笑了。
    到涂明车上,他打开后备箱,好家伙:牛羊肉、虾、蔬菜,他可真没少带。
    “这是不是一场预谋?你今天晚上不会想对我行不轨之事吧?那可不行,人家还没准备好呢!”卢米拎着一小袋香菜假装自己也干活了,一边走路一边大放厥词:“你可不能对人家用强的,人家害怕。”
    涂明一直听她讲荤话,终于忍不住问她:“你认真的?”
    “啊…”卢米眨着眼:“不然呢?”
    “那刚好,我今天也不想。”然后又学她讲话:“谁改主意谁是王八蛋。”
    第39章
    卢米进到家门甩了鞋就瘫在沙发上,今天徒步走过的那一半二环路她至少半年都不想再路过了。
    走吐了快。
    涂明见卢米一动不动,像条死狗,就问她:“借用你厨房行么?”
    卢米颓然摆手:“您随便。”
    徒步这种事也挺邪门,咬着牙一直走,也没准能走通任督二脉,停下来,就立刻完蛋了。卢米躺在沙发上,觉得有热气从脚底向上,两条腿又麻又僵硬,什么鬼心思都没了。
    心里把涂明狠狠骂了一顿,不解恨,就对着在厨房洗菜的涂明喊:“这算什么约会啊!您仔细想想您这么对我合适吗?第一次约会揣着保温杯徒步二环,第二次你是不是要带我打太极啊?第三次画国画!第四次去公园大合唱!我替你想好了都!以后就这么约会!差一样我都不带同意的!我要提前体验夕阳红!”
    涂明听到夕阳红三个字,肩膀抖了抖,在憋着笑呢!
    从前他不是有这种坏心眼的人,但卢米这人,你不对她有点坏心眼,她会把你吃的死死的。把你吃的死死的,她就会觉得没意思。没意思,她八成就想换人了。
    涂明情感经历少,但他好歹是管人的,把卢米吃的透透的。
    徒步十几公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此刻的他眉梢眼角都是好心情。在卢米家的小厨房里准备食材。他不会做饭,但涮肉不难,葱段姜片蒜瓣八角丢进清水锅里,唯一费点功夫的就是解麻酱。麻酱加温水少许盐不停的搅,倒也当作练上肢了。
    卢米家里看起来乱,但每一样东西都挺干净,上一次在她家里看她折腾一桌饭菜,就猜到她八成是个好吃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家里什么调料都不缺,什么好吃的都有。
    涂明把一切准备完,外面天都黑透了。
    卢米还在沙发上放挺,看涂明准备好了,就拖着两条僵硬的腿坐到餐桌旁。锅子热气腾腾的,倒也让她感觉到一点安慰。一口蘸着麻酱的肉放嘴里,好吃的快哭了。
    要是没有这顿涮肉,她今天肯定就跟涂明拜拜了。
    涂明还带了几头糖蒜,问卢米:“吃吗?”
    “吃啊!吃啊!快扒个蒜瓣儿给我!”
    涂明又学她:“不亲嘴儿了?”
    “你想让我当王八蛋?做梦去吧!给我!”夹起一瓣糖蒜塞嘴里,看到涂明脱掉毛衣,内里一件黑色圆领短袖T恤,这叫什么穿法?这么穿还挺好看?
    涂明又帮她扒一瓣糖蒜,卢米摇摇头:“不吃了,一嘴味儿!”
    涂明看到卢米眼里的贼光,就觉得她特别有趣,转手把糖蒜丢进自己嘴里,对卢米耸耸肩。
    涂明发现自己挺愿意逗卢米的,有时看她表情突然变了就觉得特别好玩儿。
    “你也不准吃!”
    “我又不亲嘴儿。”
    “……”
    涂明故意的。他倒是想亲她,这情形亲了她八成要失控。她今天刚被他拉练,心里怨恨着呢,要真得手了,转身就跟他拜拜了。
    哼!卢米哼了一声,不给亲就不给亲!前一秒还在骂他,后一秒又真心实意夸他解的麻酱:“真地道嘿!还放了韭菜花和腐乳吧?我都吃出来了。”
    “好吃下次继续吃。”
    “那下次我要去你家吃,我还没去过你家呢!什么高贵家庭啊,只让人在小区门口等着不许人进门,现在想想还生气呢!这是人办的事儿吗?”卢米指责涂明那次她送东西他不要请她去家里坐。
    “那放假第一天去我家。”涂明顿了顿:“我家旁边有颐和园…倒也能逛逛…”
    “您快歇了吧!以后跟你约会我一步路都不带走的!你别想让我听你的啊,以后约会听我的!”卢米提出自己的想法。
    “一人一次,公平。”涂明讨价还价。
    “那行吧。”
    “今天的失败经验不算了吧?我到时重新策划一个约会。”涂明又慢悠悠的说,不定憋什么坏。
    “行,相信经过今天,你也得到了教训。希望你尽快改邪归正吧!可别干那缺德事了…”
    拉着别人大冬天走十几公里,多缺德啊!
    涂明又被卢米逗笑了,再看她,正在吃羊肉,显然合她口味,吃的眉开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