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人对着撇撇嘴,王结思指指他爸王龙:“我爹真是这个!”他竖起拇指:“从第二个局开始参加都不行。”
    “在外是王总,在家是王虫。”卢米嘲笑他,想起自己也没好到哪去就闭了嘴。
    庙会里人太多,俩人一人搞了一大串羊肉串,找个些微清净的地方站着吃。
    卢米突然问王结思:“你们公司还招人吗?市场。”
    “谁啊?你啊?”
    “啊。你看我行不行?”
    “问过你几百次你不来,怎么突然想来了?”
    卢米从怀里掏出保温杯喝了口水:“我在凌美呆这么多年,每年涨工资跟挤鼻涕似的。没劲。”
    王结思仔仔细细打量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两个字:“放屁。”
    卢米一脚踢出去:“说谁放屁呢!”
    “那你跟我说真话。”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假话啊?”
    “你缺钱?”
    “谁跟钱有仇啊!你们招不招人,招人我给你简历,你帮我看看。”
    “招个负责人。你来。”
    “我不想当管理,累。有普通岗位吗?”
    “……我回头问问hr。”王结思说完又看了眼卢米:“你真的没事儿吧?你要受委屈你跟我说,我找luke。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惹我们卢米?就这么对待甲方亲属的?”
    “快歇菜吧!谁是你亲属啊?再说了,欺负我?谁敢啊!”
    卢米踱到垃圾桶边,把签子丢进去。吃饭的时候孩子们被赶到角落那桌做陪衬,听老人们喝酒胡侃。
    二大爷还把他的鸟带来了一只,挂在饭店门口,一会儿一句“欢迎光临”、“您来啦?”、“卢米儿!”,跟有点毛病似的,路过的人都扭头看这鸟一眼,咯咯的笑。
    卢米伸着脖子对鸟喊:“叫祖宗!”
    卢国庆从一旁的桌子丢过来一颗花生米:“把你二大爷的鸟教坏了!”
    “二大爷的鸟早都学坏了!”
    老人们又笑起来。
    卢米特别喜欢这样的场合,她觉得她的心情好那么一点了。这几天过的也不知道什么日子,总觉得什么都没劲,心特别堵。今天出来看到熟悉的邻居,还有烦人的王结思张晓,就觉得日子挺好玩。
    张晓问她:“你记得那天蹦迪那长得跟雕塑似的那男的吗?”
    “……那个开豪车抢我道的傻逼吗?”卢米对张晓说:“你少跟他玩,人品不端正,开车就能看出来。不讲理知道吧?”
    “那哥们问我要你联系方式呢。”张晓说。
    “让他滚。”
    王结思在一边低下头:“哪个傻逼啊?敢追我们卢米?让他滚蛋啊,惹急了弄死他。”
    “快歇了吧!知道人家干什么的么就要弄死人家。”
    “干什么都得讲理,他蛮横换道就是他不讲理。”
    “行行行。”张晓点头:“你说的对,那我不给他。”
    “跟他说我有男朋友。”
    “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张晓因为惊讶声音提高,旁边那几桌热热闹闹的老人突然静下来看着卢米。
    卢国庆反应最大:“又谈恋爱了?”
    卢米直摇头:“什么跟什么呀!我轰苍蝇说自己有男朋友你们也信!”
    “那你到底有没有?你现在跟我说。”王结思问她:“你跟你们will到底怎么回事?”
    “王结思!我劝你适可而止啊,把我惹毛了逮着你丫揍你一顿好受怎么着?”卢米狠狠瞪他一样,听到will这个名字心里觉得有点下意识的羞愧。
    王结思嘿嘿一声,众人恢复如常继续吃饭。他又小声问卢米:“你想换工作跟他也有关系?”
    “没有。我缺钱。”
    “你缺钱?”张晓在一边瞪大眼:“你缺钱?你家小区门口那些底商都靠你养着,你缺钱?用我给你数数你家方圆十公里内你办的卡吗?”
    ……
    这一左一右说的卢米脑仁听,她借着去训鸟出去透气。手里勾着一个鸟笼子,在外面躲清静。那鸟却不让她清净,一口一个“卢米儿”、“卢米儿”的叫。
    “叫仙女儿。”
    “仙女儿。”
    “行,你真是一只好鸟。”
    卢米把笼子放到石阶上,自己坐在一边,像极了那纨绔子弟。街上人开始多了,马上又要上班了。卢米从前就对上班没感觉,现在更是不想去。
    卢晴给她发来一段视频:“你要的热气球。”
    “好看。”
    “还有一段视频想看吗?”
    “想。”
    卢晴发来一段视频,姚路安把她扛在肩上转圈,卢晴害怕的抱着他脖子。
    卢米特别替卢晴高兴,卢晴刚离婚时简直没了半条命,看看现在的她,多好啊!
    “这个年过的,总算有点好事儿了。”卢米对卢晴说:“好好享受。”
    “成,你也是。”
    卢米可高兴不起来,扭头问追她出来的王结思:“我问你,我最快什么时候能去你那上班?”
    “凌美最快什么时候能放人?”
    “我不知道,等上班了我问问。”
    卢米琢磨着换个工作,也不用当什么管理者,她不愿意费那份心,钱多钱少无所谓,有点事儿干就挺好。
    念头动了,就想马上行动。也不知道怎么了,用她自己的话说:跟瞎了心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