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
    “我家下水也不太好使,你说我让will帮我修修行吗?”唐五义朝卢米挤眼。
    “轮得到你使唤吗?有那时间给我当会儿枕头不好吗?你家下水不好使找别人修去!”卢米故意朝唐五义凶,两个人都开玩笑呢,谁也不当真。发完这几句一前一后去买咖啡,在电梯里碰到了刚刚回国的luke。
    他扫了卢米一眼:“flora要晋升专家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我徒弟升专家我能不知道?”
    luke点点头,说了一句唐五义听不懂的话:“加油。”
    走了。
    下了电梯唐五义问卢米:“什么意思?flora升专家你加油干什么?”
    卢米耸耸肩。她当然知道luke那个孙子什么意思,但她不说,揣着明白装糊涂。更何况尚之桃是她的人,她当然要管到底。
    卢米觉得这人呢,得往深了看。luke这人看着跟个王八蛋似的,一张嘴也不太好,但卢米不烦他。甚至有点欣赏他。欣赏到有那么一段时间,企划部的grace和yilia问她是不是对luke有什么心思。
    她瞎了心了对他有心思。
    唐五义站在那想了一会儿,茅塞顿开。凌美真逗,办公室恋情真多。但他也不明说自己想通了,不重要,没必要。
    卢米对尚之桃的事比自己的事还要上心。
    再跟涂明约会的时候,就三句话不离尚之桃。
    这一天他们两个早起开车去承德吃八大碗,往承德方向来路边也有山,卢米就很开心:“我第一次来承德的时候我奶奶腿脚还利索呢,在避暑山庄里走路带风。”
    “第二次是前两年,有一天早上我睁眼就想吃大三和涮肉,尚之桃可真痛快,穿上衣服就来找我出门了。”
    “我们俩呢,在承德晃悠一天,还睡了一宿,真开心。”
    “要说尚之桃啊,我真的是看着她成长起来的。她刚来公司的时候跟在我屁股后头,就像我跟在我奶奶屁股后头一样,对谁都有礼貌。做什么事都认真。公司里多少人装努力呀,她呢,是真努力!”
    “这才几年呀,就带S+项目,还做的那么好。专家不给尚之桃给谁?给谁我都不服。”
    卢米唠唠叨叨半天,涂明终于侧头看她一眼。他当然明白卢米的意思,他是评审,卢米为了尚之桃罕见的在他面前放低姿态,准备渗透他呢!
    他也不做声,难得卢米姿态低,他准备珍惜这个机会。
    “我看其他候选人履历也漂亮。”慢悠悠来一句。
    “胡说!”卢米差点拍案而起:“什么漂亮?表面工夫罢了!让他们把晋升材料公示出来!看看有没有水分。”急了。
    涂明终于笑了。
    “突然觉得大车视野好。”他莫名来了这么一句,今天出门开的卢米的车:“要不我也换一辆大车?”
    “跟你说flora呢,你得表个态。”
    “我保证绝对公平。”
    “那行。”
    卢米看了眼地图:“就这点距离,我骑摩托来都行…”
    “你还骑摩托去过哪儿?”
    “那可远了去了。你不会骑摩托你不知道,骑摩托特别好玩。”
    “好,回头一起去骑。”
    “你坐我后座吗?”
    “不。”
    涂明这种人,能研究一只扰他睡觉的蝈蝈,也自然会研究一辆横在他面前的摩托。
    “那你开车跟着我?”
    涂明耸耸肩不讲话。他沉的住气,也想看卢米高兴的跳起来,总之他似乎找到了一点相处的门道。别希望都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各自退那么小半步,再跟一步,慢慢步调就能一致。
    两个人到承德的时候是上午十点来钟,先去避暑山庄逛了一圈儿,出来的时候找一家老店吃满族八大碗。卢米最喜欢吃雪菜炒小豆腐,雪菜味道不多见,味道浸到小豆腐里,来那么一口,特别对胃口。
    “今天回去后我还想去刘爷爷那。”涂明说。
    “为什么?”
    “我姥姥有一块表,也坏了。”
    …
    涂明家人有带表的习惯,老人们都喜欢老表,子孙们送过新表,但他们好像都对那些老物件情有独钟。上次易晚秋回去吃饭说起她的表被修好了,姥姥就顺手找出这一块来,让易晚秋帮忙。
    “那就去啊。刘爷爷一个人也没意思,回去的时候拎点稻香村就行。”
    卢米觉得涂明应该跟他家人挺像的,都有那么一点老派的作风,好像他们的家风就是奉行端正。
    吃了饭又散了步,掉头往回开。
    俩人跟有瘾一样,为了吃顿饭开出这么老远。这在涂明来看是头一次,对卢米来说不是。有一次她想吃西安擀面皮和油泼面,跟张擎早上开车出发,吃了顿晚饭第二天又往回开。
    谈恋爱的时候呢,大概都做过那么一点惊世骇俗的事。一直被被人宠着的姑娘渐渐就会拉高好的标准,小打小闹糊弄不了她了。
    卢米大概就是这样的姑娘。你送她包她不一定看的上,你说带她玩,她又哪儿哪儿都去过,你说给她看点新鲜的,她的新鲜和你的新鲜不在一个点上。
    这也是为什么涂明对她来说不一样。
    因为他给她的感受,她没见过。
    在涂明以前她不知道一个男人送礼物可以送连环画,也不知道接吻的时候手可以那么老实,更不知道她急吼吼想跟他来点什么,他却非要慢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