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你一定很难过。”
    …
    卢米的心软了一大片,被涂明这几句说不上算不算得上情话的话浸泡的特别温柔。
    “输了就输了,又不是输不起。”贴着涂明的唇,手捧着他的脸,像小狗闹着玩一样咬他,躲开。
    “我不喜欢你认输。”涂明也咬她,躲开,两个人哧哧的笑。
    卢米听到自己的手机响,抽出手拿过来,看到姚路安给她转账,还有一句:“谢谢我吧,为了让你赢,我累死了。”
    卢米终于知道涂明口口声声她喜欢野的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姚路安这孙子从中作梗。但她可不愿解释,因为她经过刚刚那一遭就觉得,野起来的涂明可真带劲儿。这个男人板着脸带劲,野起来也带劲,修下水的时候带劲,看书的时候也带劲。卢米尚不自知,她的心已然被涂明拴住了。
    将手机放回去,窝进涂明怀里。赖赖唧唧问他:“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野的吗?”
    “因为我自己就很野。”
    额头抵着他,缓缓坐上去,这里那里不消片刻,就有回馈。手握上去,贴着他耳朵问:“will,这是什么呀?”
    像一只狐幻化成人形,终于把那书生迷晕了,一口仙气度给他,还要诱哄他:公子呀,寂寂长夜,无心睡眠,做点有用的。
    公子你莫动,读书累了,小女子自己动就好了。
    涂明扬起脖颈,喘气声很重,眼幽幽看进她的:有劳,辛苦。又闭上眼,体内每一个细胞都在替他怒吼。
    卢米才不苦,她自给自足可快乐了,只是偶尔对上涂明的眼,觉得心花又开了一点。
    怎么都不够似的!
    第51章
    卢米跟涂明造次大半夜,第二天却意外在五点就睁眼。身体无比餍足,想起昨晚种种,咧嘴一笑。
    涂明的呼吸在她后脑,很轻。平时清爽的人,连睡觉都这么安静。卢米轻轻翻个身,借着那点可怜的昏暗灯光看涂明的脸,多好看的鼻梁,想起他鼻尖擦过她腿内侧,又有悸动。
    向前凑了凑,彻底窝进他怀里,腿搭在他身体上,整个人抱住他,闭上眼。涂明睁开眼,手臂紧了紧,把她禁锢在怀里。
    滑滑嫩嫩一个人,嘴角带着坏笑,手指点在他胸口一路向下,微微用力握住,涂明倒吸一口气。
    卢米亲他嘴角、下巴、脖颈,消失在被子里。涂明突然羞赧:“别。”
    “我喜欢。”
    卢米从前不太喜欢,她喜欢被服务,恋爱中强势的姑娘,玩闹的再大,也讨厌这样。但今天有点不一样,她想看涂明失态。只舔一下,涂明的腹部就收紧,手臂拉住卢米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翻身压住她:“谢谢。”
    “我还没开始呢。”卢米轻声抱怨。
    “开始了。足够了。”
    涂明抱紧她,放进去,听到她轻轻那一声,又觉得骨头酥软。
    涂明觉得自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的理性外皮被卢米一点点撕掉,防线崩溃,情感奔涌。
    真正天亮的时候涂明又不自在,站在她浴镜前洗脸,卢米翻出一个牙刷给他,但刮胡刀是真没有。于是涂明早早出门,在便利店买了,在公司没人的时候刮完。
    坐到办公室的时候,涂明突然有种做贼的感觉,头脑里还是卢米几根细发贴在脸颊的样子。正在愣神,卢米问他:“吃早饭了吗?”
    “还没。”
    “那正好,我给你带了。”
    卢米到公司径直进了他办公室,把三明治、拿铁放到他桌上,对他顽皮眨了下眼,转身走了。涂明看到她光明正大的样子就觉得她的底气真足,她有底气,他也觉得无所谓,都没被所谓的办公室恋情困扰。
    出门碰到daisy,问她:“第一次见你给老板买咖啡,太阳打哪出来了?”
    “老板帮了我大忙,一杯咖啡算什么,以后天天买。”
    “那倒是,老板天天帮别人解决问题。应该买。”
    卢米看她一眼,嘿嘿一声,心想帮你的和帮我的能一样吗?扭头走了。
    今天最高兴的事就是尚之桃回来开会。卢米终于等到她开会出来,跳着拥抱她,又拉着她去买咖啡。两个人好久没见,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说。卢米对尚之桃喋喋不休公司里发生的事,等拿了咖啡到办公楼下无人一角,终于朝尚之桃坏笑。
    尚之桃问她:“怎么啦卢女士?你好像有秘密要告诉我。”
    “当然有。”卢米拉下自己的衣领,脖颈上赫然草莓吻痕,又拉上衣服,高兴的快要跳起来:“快快!问我!”
    好朋友一个眼神就懂彼此的意思,尚之桃清了清嗓子,配合她演戏:“lumi今天睡到will了吗?”
    “睡到了!昨天!别看丫平时斯文,床上跟畜生一样!”
    “怎么样!”尚之桃变的特别八卦,想听关于畜生的测评。
    卢米嘿嘿笑了一声,手比了比:“这样,这样。”又加了一句:“比别人好。”卢米有比较,真正的感受她没法形容,只是觉得他抱着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在颤抖,无比心动。也因为这样的感受,让昨晚变的特别特别好。
    卢米说完两个人都高兴的跳脚,像十七八岁的少女收到暗恋对象的回信,欢喜由内而外。
    “我开心死了!卢米!”尚之桃忍不住拥抱她:“你开心我就开心!我希望你以后天天能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