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从卧室到客厅,到卫生间,每一个地方我都要留东西!”
    “那你不如随时查岗。”涂明逗她。
    “别别别。”卢米果然摆手摇头:“我可不查岗,咱俩谁都别查岗。查岗多没劲啊?咱俩心中就都有一杆秤,谈恋爱的时候呢,别做对不起对方的事,别给对方戴绿帽子,要是真有一天觉得没劲了,咱们就直说。总之,不能侮辱对方。这个原则可不能破。你说是不是?”
    卢米有她自己的价值体系,在她的认知里,恋爱关系是无形契约,你得遵守,不能打破,别像张擎一样干恶心人的事儿。
    “问你呢,你说是不是?”
    “是。”卢米说的都没错,但她说的话不知为什么,涂明咂摸咂摸觉得不对劲。
    开回去的路上卢米觉得不对劲,忍不住低低骂了声。下了车低头向家里冲,涂明停好自己的车见卢米在前面跑,快跑跟在她身后:“怎么了?”
    “烦死了,血崩了。”她用词夸张,不过是生理期而已。到了家换内裤,心中还庆幸幸好刚刚没把内裤也留在涂明家里。
    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倒也没有那么难受,但就是这么娇气。不仅哼唧,还要把涂明指挥的团团转。一会儿你帮我烧点水好么?一会儿你能帮我拿块糖么?我心里苦着呢!一会儿你能帮我揉肚子么?你可以给我哼哼歌吗?
    特别小孩子气。
    前面涂明都能照做,到哼歌这里就很为难,手捏着她脸恶狠狠问她:“你睡不睡?”
    卢米拍他手背:“你这人怎么这么现实啊,看我今儿不管事儿了就凶我是不是?那我前几天也把你伺候得很好呢!不就是唱首歌么!”
    “太小气了。连首歌都不能给我唱。”卢米眼睛一红,就要装哭。涂明被她缠的没办法,只好问她:“想听什么?”
    卢米腿横在他腰上,白嫩嫩一只脚丫,涂着艳色指甲油,轻轻晃着,别提多惬意:“你会唱什么啊?”
    “儿歌。”
    “……”
    卢米仔细想了想,问他:“你会唱《精忠报国》吗?“
    “会一点。”
    “那行,就这个吧。”
    卢米闭上眼睛等涂明唱歌,他酝酿半天才开口,倒是不跑调,也不算好听。卢米一边听一边笑:“太逗了太逗了,我太开心了。”
    涂明也被她逗笑了,两个人嬉闹了一会儿,卢米累了,紧紧抱着他:“晚安,will。”
    “晚安,卢米。”
    涂明的掌心贴着她的腹部轻轻的揉,热乎乎的掌心让卢米觉得特别舒服。快睡着的时候含糊问他:“明天你还来好不好?”
    “好。”
    “后天也来好不好?”
    “好。”
    “我不喜欢你家。”
    “我知道。”
    涂明多聪明的人,话痨小姐卢米到他家里,站在门口久久没有主动进门,他带她参观,她站在那看,没有多问一句关于他家里的任何事。
    这不是她,却也是她。
    两个人才刚刚开始,还只是比别人稍微熟悉一点的人。这种感觉涂明都懂。
    第二天早上睁眼,卢米那声音疵了的蝈蝈没音儿了。她刷着牙走过去看,蝈蝈死了。又一年过去了,又一只百日虫死了。拿着葫芦随便套了件衣服出门,涂明跟在她身后问她:“去哪儿啊?”
    “葬蝈蝈。”
    涂明跟她一起下楼,看她蹲在楼下那棵老树下,找了一根木棍儿在地上刨坑,涂明也蹲下去陪她一起刨。刨完了看卢米把蝈蝈放进去,盖上土和叶子,嘴里念念有词。
    涂明也不忍心打扰她做法,就这么看着孩子气的她。
    “我一辈子呢活长了也就一百岁。我从十六岁开始,每年冬天捂一只蝈蝈,一辈子也就捂七八十只蝈蝈。蝈蝈捂完了,我就嗝屁了。这是我自己的蝈蝈纪年法。”
    卢米式哲学。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涂明刚吃完午饭,就看到易晚秋的消息,她说:“今天给你送东西,看到你卧室的床上,有一件内衣。”那内衣不是平常款式,超薄蕾丝,绣着暗花。大概能想象衣服主人的风格。
    “嗯。没事,放在那就好。”
    “你谈恋爱啦?”易晚秋问他。
    涂明想了想回她:“是。我很喜欢的姑娘。”
    “你喜欢就好,改天带家里吃饭?”
    “太快了,再等一段时间。”
    “也行。”
    易晚秋说不清楚自己的感受,涂明恋爱她应该开心。但又有隐隐担心,总觉得他的女朋友似乎不是那些寻常的姑娘。
    但她秉承不问、不管的原则没再多说。只是跟涂燕梁聊起的时候会叹气:“可惜了邢云了。”
    “这有什么可惜的?”涂燕梁摘下眼镜:“我有时不太理解你的想法。你和我只知道他们是性格不合离的婚,具体原因是什么你知道吗?未见全貌不予置评,这是智慧。”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呢?性格可以磨合的。”
    涂燕梁切了声:“太单纯!”
    “还有,涂明谈恋爱,你不要管太多。姑娘是做什么的、什么家世、什么背景你都不要管,他是成年人,他自己会把握。你管太多小心他逆反。”
    “你今天怎么这么烦呀?我才说一句,你这几十句等着我。气死我了。”
    涂明不知道父母正为他的事吵架,他只是不想骗人。谈恋爱没什么不可告人的,何况他的恋爱对象是那么好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