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得好吗?”第二天问卢米。
    难得要早起赶飞机的卢米,咬着牙刷回他消息:“特别好。你呢?”
    “挺好。一路平安,到了告诉我。”
    卢米在机场见到乌蒙,她好像失眠了,青着眼睑。
    “没睡好?”她问乌蒙。
    乌蒙点点头:“昨天对展厅讲稿对到半夜,现在头晕脑胀。”
    “讲稿要你对?”
    “是。他们写的不太好,我们本来的创意没展示出来。”乌蒙如实说。她工作认真,就觉得这关她自己都过不了,更别想过最终的验收。
    “到那拉着flora一起看,你自己对完万一跟当地的情况不一样,白对。”卢米看她睁不开眼,就扭头买了一杯牛奶给她:“上飞机睡。”
    “好的,谢谢你lumi。”
    “瞎客气什么呢!”
    卢米去拿行李登机,听到乌蒙接起电话:“grace。”
    过会儿她说:“如果问我个人意见,我对这次换人表示不认同。这个项目我接了这么久没有任何差错,为什么要换人?但你是项目经理,你说了算。”
    乌蒙挂断电话脸色并不好看,卢米就问她:“怎么了?”
    乌蒙对她扯出一抹笑,笑容很疏离。
    卢米是在下飞机后才知道乌蒙怎么了。
    她们坐在尚之桃的车上,卢米接到了grace的电话。grace第一句就说:“lumi,欢迎来我们项目组。”
    “先别欢迎,什么项目组?”
    “新城的项目。”
    卢米看了眼乌蒙,对grace说:“新城的项目是erin的,不是我的。”
    “那边指明要你。”
    “让那边滚蛋。”
    第55章
    电话那边的grace愣了愣,过了会儿说:“lumi你记得吗?新城是今年最大的客户。在立项会上老板们明确过的,我作为项目经理有人员调配的权利。”
    “人员调配要经过我老板,你经过了吗?”lumi说:“怎么回事?做项目经理可以跨部门管理了?还有,你问清楚为什么要换人了吗?erin干的好好的说被换就被换了,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卢米看到乌蒙脸转向车窗外,分明是难堪了:“如果现在对方说要换掉你,你也这么换吗?”
    “lumi我希望你以公司为重。”
    “快打住,您千万别给我扣高帽子。grace咱们共事多少年了,我什么样你不知道吗?这个项目我不接啊,我是erin导师,我也替她拒绝换岗。至于你,爱怎么推进怎么推进。”卢米挂断电话,骂了一句:“这不是扯淡吗?胡来。”
    尚之桃劝她:“你又生气,走,服务区停一下,消消气。”又对乌蒙说:“erin你也别往心里去,这种事挺常见,咱们冷静冷静想想怎么沟通。”
    西北的春风也大,服务区外的山上开了花,三个姑娘站在那吹风。
    乌蒙最先开口:“我想开了,换人就换人,没事。”
    “你想开我可想不开,我不接新城的项目。”
    “那怎么办呢?”乌蒙问她。
    “凉拌。”卢米看了眼乌蒙:“你太好欺负了,她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应该直接说出来,别说你内心不接受这种话,直接上升解决行吗?你不是信任你will老大吗?这个时候干嘛不抬出来用?”
    乌蒙听卢米提起涂明,就低下头。她本意不想给涂明添麻烦,也不想让涂明觉得她不行。
    卢米叹了口气:“我真服了你们这些闷葫芦。你甭管了,我解决。”你舍不得用你心上人,我舍得用我心上人。这会儿不用他什么时候用啊?撒骨灰时候用吗?
    卢米晚上照例窝在尚之桃家里。
    俩人好不容易见面,聚餐只象征性吃几口,结束了匆匆回家煮螺蛳粉火锅。先把调料放进去,要放重料,像吃火锅一样,先涮肉,再涮菜,最后是螺蛳粉。
    西北的羊肉好吃,尚之桃大早上特地去市场现切,还有卢米爱啃的卤羊蹄。两个人都不顾形象,穿着睡衣对坐在小餐桌那,屋子里都是螺蛳微臭的味道。这可是称了卢米的心了,一边吃一边竖拇指:“绝了绝了,我就爱跟你一起吃饭,香。”
    然后翘起兰花指,拇指食指捏鼻子,嗲声嗲气:“哎呦,谁吃螺蛳粉呢?这么臭!”学serena呢!
    尚之桃被她逗的差点呛到,笑的眼泪快出来了:“我的祖宗,你真是个活宝!”
    卢米撇撇嘴,捞了一块儿肉塞进嘴里。
    她其实平时饭量不大,这一口那一口,看着吃的热闹,其实就没吃多少。只是跟尚之桃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吃什么都香。
    “will出差没回去,你又出差,你们的恋爱谈的也是聚少离多。”尚之桃这样念叨。
    “也…还谁这么谈恋爱啊?”卢米截住尚之桃话头,看着她。
    尚之桃不讲话,卢米捏她脸:“那多好,新鲜感能更长一点。比天天腻在一起强。天天腻在一起倒也行,这样他就能在我家出恭了。”难得的,用了一个相对文明的词。
    “还没?”尚之桃问她,卢米撇撇嘴:“他好像很见外,或者挺拘谨。也八成是喝露水长大的,不需要这些烂事情。”
    “你关注的点奇奇怪怪,但却是非常实际的点。或许在他心里,你们还不算太熟?”
    “八成是吧。回头给他喂点拉肚子的东西吃,看他急了怎么解决。”卢米可不是胡说,她真琢磨着在卢明的水杯里放两颗益生菌,或者什么别的东西不行就拉着他吃红油火锅,怼几瓶冰啤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