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明下楼拿乐高,看到遛鸟的二大爷。这会儿天气渐暖,二大爷整天带着鸟在楼底下溜达。这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看到涂明了。
    今天终于跟他打招呼了:“我说小伙子,是卢米儿男朋友吗?”
    涂明站定:“是。之前在早市见过您,楼下也见过几次。怎么称呼您?”
    “叫我二大爷就行。”二大爷有心替卢国庆打听打听卢米这个男朋友,就做出一副准备长聊的打算:“多大了啊?在哪儿上班啊?哪儿人啊?”
    涂明听到二大爷在问他家底,就很认真点回答:“32了,跟卢米一家公司,北京人。”
    “哦哦哦,父母做什么的啊?”
    “父母在大学教书。”
    “那感情好。”二大爷拍拍旁边的凳子:“坐下聊会儿啊?”
    卢米站在窗前,看到二大爷有要大审涂明的架势,就打开窗喊:“涂明!我要饿死了!”
    涂明抱歉的冲二大爷笑笑:“她还没吃晚饭,回聊。”
    拿了乐高上楼,看到卢米已经动作麻利的把海鲜上锅蒸了。就放下乐高,挽起衣袖准备帮忙。
    卢米见他要干活,立马把围裙给他:“您请您请。”准备放赖。
    朝外走的时候被涂明一把捞回来,静静的看着她。
    卢米被涂明看的无处遁形,索性把脸埋进他胸膛:“你看什么啊?我脸上贴金了?至于这么看么!”
    “我看看你的气还要生多久。”
    “我早不生气了。”
    “生气是王八蛋。”涂明学她讲话。
    卢米噗嗤乐了:“你总学我!”
    “可能是你讲话太逗了。晚上要喝点么?”涂明问她。
    “喝点就喝点。”
    涂明看出卢米介怀,吃饭的时候有心给她讲讲他和邢云的事,但卢米手一摆:“我可不想听这个,我就问你三个问题,你必须认真回答。”
    “好,你问。”
    第57章
    “她好看我好看?”卢米扬起下巴,像一只骄傲的斗鸡。问出的问题竟然是这个。
    “你好看。”涂明笑了,卢米和邢云是两种不同的美。邢云的美是没有进攻性的,卢米的美就要直戳戳进你眼里,你不看都不行。
    “说假话是王八蛋。”卢米不满意他回的太快。
    “我不是王八蛋。”
    “你还会想她吗?”卢米又问。
    “不会。”
    “你跟她结婚的时候,爱着她吗?”
    “爱。”
    操。
    卢米就知道自己不能问这个傻逼问题,那明明是过去的事了,但当她听到这个爱字心里还是难过了一下。她觉得涂明结婚和她跟别人谈恋爱,那是不一样的。
    结婚,是奔着天长地久去的。而她跟任何一个前男友,都没有过结婚的念头。
    卢米觉得自己在意这些忒俗,又宽慰自己都是吃大米长大的,不能免俗又能怎么样呢?
    低头啃螃蟹,一边啃一边说:“待会儿吃完饭你能先回你家吗?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跟你在一起。”
    涂明深深看她一眼,摘下一次性手套:“不用待会儿,我现在就走。”他起身去洗手、穿外套、拿起办公包,开门走了。
    卢米隐约听到电梯门开了关了,心紧了那么一下,心想你还真走!你怎么这么讨厌!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稀巴烂。骂完了跑到窗前,等半天没见人过去。又打开门,脑袋探出去,看到站在外面的涂明。
    瞪了涂明一眼,要关门。涂明一步冲上来,胳膊探进门缝人跟着挤了进来。
    “我才不走。”
    涂明跟卢米学的好一手臭无赖,把包丢在沙发上脱掉外套:“我干嘛要走?走了等你过一会儿情绪上来了跟我说分吗?”
    涂明真的把卢米了解的透透的,恶狠狠把她拽进怀里:“你做梦!”
    “你还真猜对了,你走不走我都要跟你分手!”卢米说气话,用力捶涂明:“放开我啊!我不喜欢你了!”
    涂明紧紧抱着她,任她发泄情绪。他什么都懂,卢米一定会委屈的。你跟别人结婚不是玩玩,是因为有感情,换谁都过不去。
    卢米挣扎了一会儿,累了,在涂明怀里安静下来。
    “那你要喝凉啤酒吃海鲜。”
    “哦。”
    “吃完了你睡沙发。这几天都不许进卧室。”
    “嗯。”
    卢米仰起脸看他:“你怎么不强吻我啊?别人不都是女朋友在怀里闹,男朋友强吻了事吗?怎么到你这就要快把我勒死了似的!”
    “你再挣扎一下。”涂明虚心受教,让她挣扎。
    卢米假装推他:“你放开我!”
    涂明的唇贴上去,噗一声,两个人都笑场了。卢米气急,拍他手背:“气死我了!演的不像!”
    她的气这么快就撒了一点,再回到餐桌上就又眉开眼笑,绝口不提邢云。但她哄着涂明喝冰啤酒,还让他啃辣鸭脖,甚至煮了一锅辣火锅底让他涮。
    涂明就由着她胡闹,喝了两瓶冰啤酒后摆手:“胃疼,不喝了。”
    “哦,那快别喝了。”然后盯着他的肚子。
    卢米就一个念头,离过婚就离过婚吧,又不能从头再来一次。但你前妻有的我也得有,没有的我也要有。至于什么是邢云有的或没有的,她根本不知道。但屎尿屁这种事他必须一视同仁。反正就是要进行肤浅的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