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准点下班?工作做完了?”
    “回去做,头疼。我车跟着你,走吧。”
    卢米觉得涂明有点奇怪,又觉得会不会是那束花让他有了紧迫感,怕他仙女儿一样的女朋友被人抢走。这样想心里就甜滋滋的,开开心心下了班。
    到家后涂明占了沙发开会,卢米肚子饿了,决定去做饭。
    她今天自己做羊杂汤,市场上买的处理好的羊杂,用骨汤加各种调料熬炖,甚至动手烙了几张馅饼。她干活很快,在晚上七点半前,就将晚饭放到了餐桌上,颇有那么一点贤妻良母的架势。
    涂明收起电脑看到桌上的饭菜对她说:“突然觉得很幸福。”
    “就今天吗?我经常给你做饭。”
    “每天。”
    “不白做就更好了。”
    “比如?”
    “来点报酬。我贪财如命。”
    “好。我的钱都给你。”
    卢米哧哧笑,还真的看了眼涂明的各种账户。
    下一天还有花。
    卢米直接扔到楼下,连同前一天的钻石项链。她挑了一个人多的时间,站在公司楼下的垃圾桶边,拉着daisy、serena、jacky和唐五义:“不知道谁送的花和项链,有人要吗?没人要我扔了啊。”就这么扔了。
    有人拍了照片发到同事群:“替送lumi花的人伤心。”
    “这有什么可伤心的?讨厌的人送你花你喜滋滋抱回家?”唐五义不乐意了,第一个跳出来。
    卢米坐在他旁边嘿嘿一笑:“我说兄弟,你真是一点委屈舍不得我受。”
    “那是。我说真的呢,不喜欢的人送我花,我肯定也扔,这事儿你没错啊!”唐五义故意扬起声音讲话,要让所有人听到他的态度。
    然后给卢米发消息:“谁啊?”
    “我跟你说你别告诉别人。”
    “放心。”
    “新城的肖冠丘。”
    “操,那个傻逼?”
    “你认识?”
    唐五义耸耸肩,对卢米说:“扔了就对了。那傻逼品行不端,早晚得玩完。我学长,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买咖啡的时候唐五义拉着卢米认认真真给她讲了肖冠丘在国外读书的事,说完摊摊手:“有些人,换了身皮,就以为别人不记得他的事了。仗着有钱的爹妈胡来,早晚有他完蛋的那天。”
    卢米给他鼓掌:“此时此刻的你,真的太有正义感了。”
    唐五义切了声,手搭在卢米肩膀上:“晚上吃什么去啊?”
    卢米很认真的把他手拿下来:“以后不能跟我勾肩搭背了啊…我男朋友会不高兴。”
    “我昨天当着你男朋友面放你肩膀上,他表情都没变。”
    “胡说,他瞪你了。”
    “他真没有。”
    “哼。”
    唐五义还是抽回手:“行吧,不给你惹不必要的麻烦。你男朋友看着挺随和,想必背地里也是个狠人。”
    “相当狠。”
    卢米对他眨眨眼,两个人上楼。赶上新城项目组开会,几个人走进会议室,神情都很严肃。
    唐五义对卢米说:“早上听grace打电话,好像是方案又被驳回了。新城那边的人不太好相处,luke、josh和will亲自上了。今天开会是为了交接。”
    “哦。”
    卢米哦了声。
    听说luke亲自带这个项目,卢米长舒一口气。luke这个人又倔又硬又狡猾,对付肖冠丘那个孙子足够了。
    给尚之桃发消息:“我希望luke那头倔驴干死那个傻逼。今天我必须投luke一票。”
    “你哪天不投他?”卢米每天骂luke,但尚之桃就是知道,她心里特别欣赏他。
    “嘿嘿。”
    涂明开完会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这会儿半夜十一点多了,就问卢米:“睡了么?太晚了,我回颐和园?”
    “等你半天了你回颐和园,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卢米哼了声从沙发上坐起来,准备好好给涂明讲讲他的行为有多无耻。
    “怕回去晚你睡不好。”
    “那你就轻手轻脚,睡在你不喜欢的破沙发上不就结了吗?”
    …
    涂明闻言笑了:“好。”
    他进门的时候卢米正窝在沙发上刷剧,刚刚冲过澡的人脸上那抹红还未褪去,看到涂明就懒洋洋朝他伸手:“来呀,造次一番。”
    涂明上前将她抱在腿上,两个人窝在沙发上。
    “今天周五,你怎么不出去玩?”他问卢米。
    “没劲。”卢米勾着他衣领:“八成是岁数大了,听到哐哐哐的吵闹声会心梗。”
    “也不约张晓她们吃饭?”
    “我不想跟张晓讲话,她招我,等我消气再说吧。”卢米指尖在涂明手臂上摸索,那根微凸的血管搞的她心猿意马。心中的小鼓点又敲了起来,就把他的手拉到唇边,亲了一口。
    涂明在她乱动前将她放回沙发上:“我去冲澡。”
    他比从前自在一点,不会在进浴室前犹豫再三了。所以人和人日日相处,多少能管点用。卢米趴在沙发背上看他脱衬衫,吞了口水。
    卢米也不知道自己这劲头哪来的,甚至有被涂明挑到屋顶上的趋势,总之日甚一日。这不太正常。
    水龙头开着,哗啦哗啦的声音,浇的卢米心痒痒。蹑手蹑脚走过去,看到涂明模糊的轮廓,手掌支在墙上,正在冲头发。卢米的手放在门上几秒,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