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市场部的时候,涂明看到360度评分最低的,依然是卢米。
    “把报告调出来我仔细看一下吧?”
    卢米的报告调了出来,360度匿名调研,涉及合作部门、本部门随机以及领导唯独。匿名报告,在开放题的时候员工尽量描述的隐晦,不让你猜出来是谁,都怕得罪人。但涂明,一眼就看出卢米的报告随机发给了谁。
    他用五分钟时间看完报告,但没有讲话。
    “什么想法?你谈还是我们派人谈?”tracy问涂明,她自己有想法但她不说。这也是她今天想讨论的问题。到底是不是要绝对依据360和绩效来判断一个员工要不要汰换,占比是什么,怎么样更科学。
    目前的考核,会让职场老好人活下来。所谓职场老好人,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从来不得罪人。真正有想法有棱角的人,会因为直接的言行得罪人,很容易处于淘汰边缘。
    “我的想法是这个不科学。”涂明直接说:“我刚入职凌美的时候是认同这个模型的,但我现在不认同。”
    “为什么?”
    “因为我们去判断一个员工是不是好员工,应该去拉通执行和交付维度。刚刚的报告,体现的只是沟通方式的问题,她的沟通不被人接受,但不影响她的项目交付的漂亮。选择部分不是主观题,主管题部分没有实际证据。站不住脚。”
    luke突然在一边笑出声。
    tracy看着他:“luke有什么建议?”
    “我的建议就是维持现状,开了得了。”luke开始和稀泥,把球踢给tracy,也想看看其他人的态度。
    “我个人认同will。”josh开口讲话:“比如lumi,说实话,跟市场部合作的项目,我私人非常放心且希望合作对象是她。为什么呢?因为她标尺严格,勇于提出建议,脑子也好用,也能帮大家避坑。这样的员工你要因为她说话直来直去裁掉,那以后大家都不用讲真话了。互相拍马屁就好了。但是这样的职场氛围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will觉得呢?”luke问涂明。
    “我同意这个意见。一个健康的职场应该能让员工愿意讲并且敢于讲真话。不仅lumi会遇到这个问题,刚刚tracy部门的也是这个问题。”
    “别光同意,方案呢?”tracy问。
    “方案你没有?”luke问tracy:“不能吧,tracy,直接放方案吧,别卖关子了,大家都了解你。”
    tracy笑了:“其实没什么方案,给管理者一个可申诉和控制的比例就行。但这个要受整个管理层监管,不能滥用。”
    涂明点头:“合理,接受。但或许还可以合并别的方案,比如360调研的时候除了随机发问卷,也可以让被评选员工选择谁来对她评分。”
    “倒是个好主意。”luke点头:“说好话的和说坏话的一综合,这个360调研相当于废物。”取消了得了。
    …“倒也不是。问卷设计的时候加一些隐藏的因子,员工察觉不到,更科学。”
    “那我没问题了。”luke伸手表决:“这个调整方案我通过。”
    “我也通过。”josh举手。
    “我通过。”涂明说。
    其他人也表示同意。
    “那我们进入第二个议题,讨论今年的专家员工评选。”tracy说:“因为多了一个特批名额,评分维度要改一下。”tracy直接说:“为了保证评选的公正性,特殊业绩贡献(也就是大额引入)维度占比略微调低。”
    她说的意思大家都能听懂,yilia有2.5亿加持,这个业绩贡献占比高,大家都不用比了,比赛结束了。
    “大家觉得呢?”
    “我没问题。”luke直接表态:“josh呢?压力在你那里。”
    “我建议把服务年限和操作项目评分占比略微调高,这样就拉通了员工的整体贡献值。”josh说:“我其实没有压力,谁上都行,但我还是希望公允。”
    涂明发现luke看了眼josh。
    这就很有趣。
    “好,维度和占比我们出方案,下一次会议同步。第三个议题,今年年中的奖金包给到大家了,预计9月30日前执行完毕。大家依据各自情况去分配,记得提交审核。没问题了,散会吧。”
    tracy说完收拾电脑,破天荒的,视线扫过涂明和luke,嘴角带着一抹笑,也说不清为什么,总让人觉得意味深长。
    tracy出了会议室,刚好碰到卢米和尚之桃相伴去卫生间,就把电脑放到过道的洽谈桌上:“一起去吧!”一边走一边问她们:“flora回来了,你们俩不庆祝?”
    “当然要庆祝。”
    “吃什么啊?”tracy又问。
    “铁锅炖啊。”
    “那我也去。”
    第66章
    卢米好像还没私下跟tracy吃过饭。
    当三个人坐在餐厅里,才觉得挺魔幻。铁锅炖餐厅特别吵闹,tracy穿着正装连衣裙,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卢米啧啧一声:“瞧瞧,老板到什么时候都是老板,坐这儿吃饭也能把人吓个半死。您能不能收一收您的…眼神?”
    tracy这个人,平时看人的眼神十分温和,但你不能细看,细看里面都是人情世故。人精到家了。
    tracy却说她:“你心虚什么?flora心虚了嘛?每次就你叫的响。”
    卢米撇撇嘴:“这么说吧tracy,我在公司里就怕你。”
    “那可不一定,我看你也挺怕will。”tracy意有所指,相当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