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别别,这刚几天?没打算结婚呢!”卢米摆手拒绝,并不想太早见家长,太仓促了。
    “那你什么时候打算结婚?”
    “过几年吧,想结再结。”
    卢米拒绝的干脆,但卢家的长辈们不好惹,尤其是二婶:“小涂人挺好,你怕什么?还能拆散了你们不成?”
    卢米嘻嘻笑,问杨柳芳:“妈,你对我择偶有什么要求吗?”
    “有啊,小伙子长的端正人好,有工作,父母最好也有工作,这样你以后压力小。对了,别找离婚的,咱们不至于找离婚的。离婚的事儿多。”
    “那要是有个离婚的特好呢?”卢米又问。
    “能好到哪儿去?好上天吗?”
    卢米撇撇嘴,不跟杨柳芳犟嘴。但拿出手机给卢晴发消息:“别跟他们说涂明离婚的事。”
    “我傻啊?都瞒着得了,不重要。结婚证上又不写是不是二婚。”
    第67章
    家人炮轰不停,卢米只能听着。
    奶奶问卢米:“什么时候带来给奶奶看看啊?你说个准话。”一边说一边搓手里的核桃,卢米给奶奶买的,活血化淤,预防老年痴呆。
    “后面有机会再说行不行啊奶奶?您孙女又不是嫁不出去,急什么呢…”卢米跟奶奶讨价还价。
    “怎么就不急啦?快三十啦!你看看小时候在胡同跟你一起玩的人,好几个都有孩子了。”
    “王结思还打光棍呢!咱们可不兴这么比啊!”
    卢米一边跟家人打马虎眼,一边准备琢磨着找个机会躲出去清净一会儿。涂明的电话来的及时,她跑出去接:“干嘛啊?吃完啦?要回去了?”
    “出来接我。”涂明说的简短。
    “什么?去哪儿接你啊我聚餐呢,你没带钥匙么?”
    “我在你们聚餐饭店的门口。听说你被围攻了,我来救你。”涂明说完轻声笑了。
    卢米跑到饭店门口,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礼物的涂明,比姚路安还要隆重正式。好像拎着聘礼似的。
    傻涂明还对她笑呢:“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时今日。”
    “你要是不想我进去,我就把东西放在这。你就说我路过送给大家的,下次见面也可以。”
    “你傻吗?来都来了!”
    卢米有一点说不出的开心,跑上去握他手腕:“见过饭局酒局往前凑,没见过审问局也上赶着来的!”卢米尽管这么说,却无比感动。
    到了包间门口,她让涂明在那等着,自己先进去了,咳了一声:“我男朋友来了,待会儿你们不许问他任何过分的问题。也不能灌人家喝酒,尤其是我大爷!上次差点把人灌出胃出血!还有我爸,别绷着脸啊,人家亲手给你设计了沙发。都别端架子,平时什么样今天什么样!”
    “你还怎么话这么多啊?你看小姚进门你姐有这么多话吗?快点儿吧你可!”卢国富说。
    卢米转身去拉涂明走了进来。
    卢家一大家子人终于见到卢米的男朋友,戴着眼镜,斯斯文文,面如冠玉的贵公子。跟她从前纹身脏辫儿不是一类人呢!
    包间内有点安静,涂明率先打破安静:“大家好。”
    “好家伙,都傻眼了吧?”卢国庆竟然觉得有点骄傲,自己这个女婿是真打人儿。
    “你俩坐奶奶另一边儿。”卢国富站起来指挥:“这下好了,奶奶的两个孙女一边一个,男朋友也都像样。今天奶奶能多吃肉了。”
    大家哄笑出声。
    涂明微微红了脸坐在奶奶身边,跟姚路安对视一眼。
    姚路安给他发消息:“跟咱们家庭聚会氛围不一样,热热闹闹,讲话都不端着。别拘着,人都特好。”
    “好的。”
    “如果没人问,就先别说你离婚的事,来日方长。”姚路安提醒涂明,他有点担心涂明像个大傻子似的自己全招了。
    “嗯。”
    奶奶刚刚已经审过姚路安,这会儿要审涂明,侧过身问他:“小伙子多大了啊?”
    “比姚路安小点。”涂明拉上了姚路安,能显的自己小点儿,这会儿心眼算是用上了。
    “正当年,正当年。”
    服务员来开餐,打断了奶奶的问话,这一桌热热乎乎的饭菜可太讨人喜欢了,于是大家开开心心吃饭。涂明照顾奶奶,倒水、夹菜、陪奶奶聊天,认认真真。
    奶奶问的细:家里几口人啊?有什么爱好啊?脾气好不好啊?能不能跟卢米吃到一起啊?嫌不嫌卢米话密啊?
    涂明特别有耐心,恭恭敬敬回奶奶的话。
    奶奶很满意,拍拍他手背:“年轻人,不错不错。”
    卢米在一边看他的殷勤架势忍不住的乐,就小声对他说:“没想到啊,情商真高!”
    “不是情商的问题。”
    “那是什么?”
    涂明看她一眼,没有讲话。
    是在晚上到家后才对哼着歌的卢米说:“我照顾你的家人,跟情商没有关系,是因为我想融入你的家庭。婚姻看起来是两个人的事,其实大多数情况,也要融入对方的家庭。”
    “或许也有人结婚就是两个人的事,新型婚姻就是各回各家,都不用照顾对方的家庭。一年见一两面共同吃顿饭,也可以一两面都不见。但你们家人会允许吗?”
    涂明给卢米讲婚姻,他知道那对卢米来说似乎是一件极其遥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