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明就是这么一个人,再难受都不打扰别人,有情绪都自己消化。
    卢米不动声色关掉软件,坐在他旁边帮他叫车:“回哪?颐和园还是学校?”
    “颐和园吧。”
    卢米嗯了一声,输入地址,过会儿又关上手机:“叫不到,代驾也叫不到。我送你吧。”
    “不用。我晚点再叫。你先走吧,不早了。”
    “留你在这喂狗啊?走!快!”卢米站起身走,被涂明拉住手腕。
    他喝了酒,掌心特别烫,贴着她手腕内侧,甚至能感觉到她皮肉之下血液的流动。卢米眼落在他的手上,听到涂明说:“我没喝多,这不是说话很利索吗?你先走吧,不用管我。”
    “别担心,喂狗也跟你没关系。”涂明笑了笑,松开手。
    卢米生了一股无名火,转身走了。听到后面有走路的声音,就回过头去,看到涂明在跟着她。
    “你跟着我干什么?”
    “天黑了,保护你。”
    “喝成这样你想保护谁啊?”
    “保护你绰绰有余。”
    ……
    又走了两步到她面前,借着月色看她脸:“疼吗?”
    “不疼。”
    “怎么那么不小心?”
    “你今天怎么车轱辘话来回说,你以后别喝酒了啊!忒烦人!”
    卢米扭头走了,但脚步慢了一点,涂明跟在她身后,一前一后,就影子交叠。走出小区外,看到卢米走到她的车前。
    “以后我家人再找你干活你都不用来啊,找个借口拒绝就完事了。我还没跟他们说咱们俩分手的事,找到机会我会说的。“
    “嗯。”
    “还有啊,我跟你的事,别影响卢晴和姚路安。”
    “嗯。”
    “你以后别喝酒,自己酒量什么样不知道吗?让你喝你就喝,你傻吧?”
    “嗯。”
    “你除了嗯还会说什么啊?老嗯什么啊?”
    涂明摇摇头:“知道了。”
    …
    卢米上车走了。
    后视镜里看到涂明站在那看她的车走远,然后人靠在树上。都喝多了,还是一句越界的话都没有。卢米突然想起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绷着,哪怕刚在一起,也要用条条框框束着。像现在一样,分手了,一句暧昧的话都不说了。
    卢米开出几百米,又掉头回来了。
    对涂明按喇叭:“上车,快点。”
    “真不用。”
    “快点!”卢米有点急了:“别磨蹭!”
    涂明上了车,觉得自己身上有酒气,就开了车窗。卢米车里还放着他买给她的车载精油,很清新。
    “回哪儿?”卢米问他。
    涂明突然不知道该回哪儿,他不想回学校,也不想回颐和园,感觉那都不是他的家。
    “去新房吧?”
    “睡地上啊?闻甲醛啊?慢性自杀啊?”
    卢米回他两句,往颐和园开:“明天你记得来取车。”
    “我开慢点,你别吐我车上啊!”
    “好。”
    涂明闭上眼睛,车外的晚风把他浓密的短发吹乱,因为醉酒脸红着,向来干净整洁的人这会儿多了一点狼狈。
    再过一会儿又睁开眼,问卢米:“你到底为什么会把脸磕成这样?你跟人打架了是吗?吃亏了?”
    “我借别人几个胆子,看谁敢把我打成这样还能全身而退。”
    “那好好的怎么会把脸磕这样呢?”
    卢米抿着嘴不回答他。
    “磕的哪扇门?”
    “卫生间的。”
    卢米车开到颐和园的时候,涂明睡着了。他很多天没睡好,在卢米的车上意外睡了。卢米等了他一会儿,不见他醒。看到他眼底的疲惫,又觉得心软。干脆将车开出小区,载着他在环路上行驶。
    她车开的稳,涂明睡的熟,中间偶尔睁一次眼,含糊问她:“没到?”不等卢米回答,又转头睡去。
    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多,卢米去加油站加油,看到涂明的手机在闪。是易晚秋的电话。就动手推他:“你电话,起来接一下,别是有急事。”
    涂明拿起电话放到耳边:“喂。”
    “我打了好多次,你怎么才接呢?”易晚秋显然有点着急:“我以为你出事了。”
    “我能出什么事呢?”涂明问她:“这么大人了,能出什么事呢?”
    易晚秋安静一会儿说:“我以为你分手了想不开。”
    “我是想不开,但不至于出事。”
    “明天回来吃饭吧?今天都没吃口东西就走。”
    “我不回去,明天约了打球。”涂明不想回家,他心里在抵触,也不太想跟易晚秋讲话。
    挂断电话,看了眼时间,十二点多了。
    “我睡了这么久吗?你为什么不叫我?”
    “我得能叫醒你算。”
    卢米嘴硬,绝口不提她不忍心的事。可涂明却知道,他觉得或许卢米是因为心疼他,想让他多睡那么一会儿。
    就那么看着窗外很久,才说一句:“卢米。”
    “怎么了?”
    “我们重新开始吧?”
    第84章
    卢米偏过头看着涂明,而他一直看着窗外。有那么一瞬间,涂明想起张擎,他想跟卢米复合,被卢米暴打过两次。卢米会打他吗?像对张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