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上次埋鸟的时候也这么说的。”卢米劝二大爷:“您老多好,鸟在您手里也不受罪,别难受啊!”
    “那成吧!二大爷回去睡会儿。”
    “快回吧!这大热天的跟这儿受罪。”
    目送二大爷上楼,涂明还是坐那不动。
    卢米被他逗笑了:“怎么?等着邂逅你那几个忘年交呢?”
    “我回去没什么事儿。”涂明从前也不太习惯示弱,他只是想多跟卢米待一会儿。
    “那您坐着吧,我上去了,热!”
    卢米转身上楼去折腾吃的。
    最近吃的也不好,总觉得什么都不好吃,今天胃口好了,肚子咕咕叫,就决定给自己做顿大的吃。也把耳朵支棱起来听门的动静。
    过一个多小时,牛骨汤的香味出来了,她准备下面条的时候,听到门锁响。就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那扇门,涂明进来了,站在门口,他觉得自己擅闯了私人领地,有点不自在,就举了举手里的餐袋:“小龙虾、花毛一体、烤生蚝,要一起吃点吗?”
    卢米撇撇嘴,回到厨房,从牛脊骨汤里捞出两碗面条,好白萝卜片扔进去烫了,又把酱牛肉切片丢到面碗上,淋点辣椒油,香菜,小葱花。端到餐桌边,递给涂明一碗。
    就知道他不会走。
    涂明把打包的菜盛到盘子里,也摆了一小桌,吃了一口牛肉面,对她道谢:“谢谢。”
    卢米吃了两个生蚝,又翘着兰花指剥小龙虾,矜贵的要死,生怕把自己的指甲弄花了。涂明戴上手套给她剥虾,放到她手上。卢米捏起来蘸汁吃掉,食欲真的上来了。
    一边吃虾一边看涂明,光顾着对付小龙虾,面条快要在碗里膨胀了。
    “再不吃面坨了。”卢米提醒他:“你先吃面条,虾不着急。”
    “好。”
    涂明特别喜欢吃卢米做的饭,她每天都说自己是身娇肉贵的大小姐,不能被困于厨房。但真实的她特别愿意折腾一口吃的,做出来的饭都很好吃。单单这一碗牛肉面,她兴致起了,就要自己熬汤,原汤特别鲜美,下面条就格外入味。
    涂明吃了面条,又把汤喝干净,这一碗汤面当真能慰藉他宿醉的肠胃,让他通体舒畅。连带着心里连日的阴天也有太阳露头。
    抬头看卢米,她好像不太着急,悠闲自在的吃饭,脸上青的那一块比昨天好那么一点。
    “还疼吗?”涂明又问她。
    “还行。”
    “冰敷过吗?”
    “懒得弄。”
    涂明叹了口气去冰箱里翻出冰块,做了一个冰袋,拉开椅子坐到她旁边:“过来。”
    “我自己来,别搞的跟谈恋爱似的。男女有别。”卢米喜欢涂明在这里,但还是嘴硬。她这辈子头一回优柔寡断,心里在彻底离开他和跟他和好之间拉扯,拿不出一个主意来。
    接过冰袋按在自己的脸上,太凉了,又有点隐痛,卢米嘶了一声。
    “我来吧,你手没轻重。”涂明拿过冰袋,轻轻贴上去,卢米垂着眼不看他。
    “卢米。”涂明又叫她名字:“你以后一定要小心点,磕成这样我心疼。”
    “还有,别跟我生气,也别跟我妈生气了,不值得。”
    “我知道你说分手是认真的,我心里特别难受。”涂明眼睛红了:“我有时在想,你怎么就那么痛快,说分手就分手。有那么一两天我甚至觉得你没有爱过我。”
    “不爱你天天跟你睡一起,是我不对劲还是你不对劲啊?”卢米不喜欢听涂明说她不爱他的话,这不是胡说么!
    “我知道。”
    “谈恋爱的时候怎么都行,反正就是谈恋爱。张擎他妈也不喜欢我,我就见过几次,也没往心里去。因为那时就没想过要结婚。”
    “可如果想着结婚,就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都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这才刚开始你就左右为难。后面时间长了怎么办?”
    “跟你说分手的时候我说话不好听,我这人就是这样,脾气上来什么都说,你也别介意。你就当我放屁了。”
    卢米心里很委屈,她大可以像对别人一样,不在乎易晚秋的看法。但那不行,她是动了跟涂明白头到老的心思的。
    “我知道。”
    “你知道就行了,反正都分手了,谁也别恨谁。天下又不是就你我因为家长分手的,多了去了,最后不都过的挺好吗?”
    “嗯。”
    涂明看到卢米心里的挣扎,她跟他一样,都没好过到哪儿去。就不想再说任何让当下的她为难的话,坐回刚刚的位置帮她剥虾。但他说起新房:“基础装修做完了,轮廓定了,我看小区里花草繁盛,在小院子里支个桌子听听虫叫也挺好。”
    “我想邀请你去看看。”
    “不去。”卢米果断拒绝。
    涂明点点头:“那就不去。”
    两个人吃完饭,涂明收拾好东西,连带着垃圾装好放到门口,穿鞋的时候对卢米说:“我走了。”
    “不送了啊!”
    “嗯,别送了。”
    “我还来呢。”
    第85章
    说“我还来呢”的人第二天一早就来了。
    站在卢米的门口琢磨着要不要在未经过卢米的同意下进她家门。最终还是放弃了,怕行为越界令卢米不舒服。
    等在她楼下,有小朋友被父母叫起来在小区里晨读,涂明听了一会儿,给孩子纠正了好几处读音错误。孩子问题多,问了涂明几个问题,从生物到历史,跨度很大。涂明有耐心,好好的回答。他讲的有趣,就有其他孩子也来听,把他围住,听他上“早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