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晚秋说完转身走了。
    “你妈就这样,一时半会儿改不了。八成是觉得之前闹矛盾她下不来台,不想面对卢米。”舅舅也追出来,对涂明说。
    “我知道。”涂明给卢米发消息:“我在姥姥这里。姥姥问我羊蝎子姑娘怎么不来。”
    “这不就来了吗?”卢米嘿嘿一笑:“我快到了。”
    “你怎么知道…”
    “姥姥就是不说,我也该来看看。”
    卢国庆、杨柳芳知道涂明姥姥生病,特意跟卢米说让她去看看。说这做人呢得有里有面儿,不能别人遇着事你脖子一缩装不知道。
    卢米把车停好,从车里拿出果篮,她特意买的。
    涂明站在住院部门口等她,看她拎着一个特别壮观的果篮,就小跑几步接过去:“怎么还带东西?”
    “探病不带东西?我们卢家有规矩的。”
    涂明拉着她手跟她一起向里走,走到病房外听到里面有说话声,就走进去,看到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的邢云。
    舅舅表情有一点尴尬,忙解释道:“刚刚去打饭,在食堂碰见了。邢云妈妈做腰椎手术刚好也在住院。听到你姥姥生病了,就过来看一眼。”
    说完又对卢米抱歉的笑笑。他跟邢云说涂明去接女朋友了,邢云说:“没事儿,都离婚了还能怎么着?我无非是来看看姥姥。计较这个未免太小心眼。”坐在那里跟姥姥聊天。
    邢云说的多一点,姥姥清醒的时候抿嘴不说话。老小孩想开口赶人,又怕卷了别人面子。老人一辈子没大跟别人红过脸,这会儿也有一点开不了口。
    再过一会儿糊涂劲儿上来了,看着邢云问她:“跟臭臭得要孩子了,你们俩都不小了。再过几年要孩子就太晚了,孩子还没成年呢,你们老了。”
    这句话刚巧落到卢米和涂明耳中。涂明看了卢米一眼,怕她因此生气。刚要张口跟姥姥说,卢米拉拉他手指,意思你别管了。老人家清醒一阵糊涂一阵,解释这个干什么!回头解释了老人会觉得自己说错话了,心里再难受一阵。没必要。
    她哼了声走上前去,问姥姥:“姥姥,您还记得我吗?”歪着脑袋看着姥姥笑,跟邢云的端庄形成强烈对比。
    姥姥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涂明提醒姥姥:“羊蝎子。”
    “羊蝎子啊…我想吃羊蝎子。你是姥姥喜欢的羊蝎子姑娘。”
    姥姥有点累了,说完这句闭上眼睛,睡着了。
    “让姥姥歇会儿,咱们去外面等着。”舅舅又看了眼邢云,心想你可快走吧,怎么这么没眼色。他也拿邢云没办法,大概也知道邢云是那种不爱说话,但主意很正的人。她不想走,你说什么都没用。
    出了病房卢米靠在墙上,流里流气看着邢云。心想涂明这个前妻还挺有性格,这种场合她一点都不尴尬,还有那么一点女主人的姿态。做样子给谁看呢!
    “我就是来看看姥姥,姥姥没事我就放心了。你们先忙着,我得去骨科病房看我妈了。”邢云看都没看卢米,只是对舅舅和涂明说话,但她态度很冷。余光扫过卢米,写着看不惯。
    “你等等。”涂明开口让她等等,准备跟她说清楚。以后离他家人远点,要真是出于礼貌和情感,就别再这样了,对谁都不好:“你…”
    “哎哎哎!等一下!”卢米拦住涂明的话头,对他说:“是不是跟你说以后不准跟别的女人说话啊?”她眼睛瞪着涂明,好像在嗔怪他,甚至哼了一声,表达对涂明的不满。
    ?这话卢米没说过,别说跟别的女人说话了,吃饭她都不管。涂明对卢米所谓的大方一直不满,总希望她能表现出一点占有欲来。卢米见涂明傻了,就推他:“问你呢,是不是!”
    涂明终于反应过来了,卢米讨厌邢云的态度,要给她上眼药了。于是点点头:“是,我想起来了。那我不说了。”
    “那行,你往后撤撤。我有话跟你前妻说。”卢米手向后摆摆,让涂明往后站,她准备跟邢云干架了。
    舅舅也没见过这架势,站在一边看好戏,有点紧张又有一点兴奋,想看看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处理这种事的。
    “邢云是吧?”卢米朝邢云走近一步,脸上笑盈盈的:“首先,我代表涂家人对你表示感谢,你能在离婚后来看姥姥,有情有义真不错。”
    “应该的,从前姥姥对我不错。我记得。”邢云说。
    “姥姥对谁都不错,前几天还跟我说从没见过我这么喜庆的姑娘,最喜欢我呢!你就甭当真了!”卢米嘿嘿一笑。
    “感谢完了我该说正事儿了。第一,以后别管涂明的姥姥叫姥姥,姥姥是我的了,你如果碰见,就改口叫奶奶知道么!第二,以后也别上赶着往眼前凑了,你看看舅舅都为难成什么样了?就差给我道歉了。你去看姥姥,也不能让姥姥好病。万一说错什么再让老人伤心,别给别人添这种麻烦,看点眼色!第三,你前夫,涂明,现在是我的人了,我正式通知你,以后别来我眼前碍事。”
    卢米说完摊摊手:“走吧,你不是着急吗?”
    卢米嘴厉害,见邢云这两次她那眼神写着对她的不屑,好像她抢了他老公一样。有病您就去看看,你们离婚时候我认识你老公是谁啊?
    她姿态嚣张高傲,像一只斗鸡。
    舅舅暗暗在心里叫好,这姑娘真带劲儿,不卑不亢,说话句句切中要害。舅舅彻底倒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