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怎么。”
    “因为羊蝎子姑娘吗?”
    “嗯。”
    姥姥叹口气:“你妈呀,一是因为关心你,二是因为被惯坏了。闹就闹吧,闹一次她就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样了。”
    “我不是在闹。”涂明跟姥姥解释:“我对她特别失望。”
    “哦哦哦哦。”姥姥拍拍涂明手背:“你别怕,等找个机会姥姥说她。”
    “姥姥别操心了。”
    涂明把插着水管的杯子放到姥姥唇边:“您喝水。”
    姥姥喝了口水,又闭上眼睛睡觉,但她拉着涂明的手不让他走,直到天黑透了才放涂明离开。
    到家的时候卢米正在收拾行李,他们要用9天时间去甘南自驾。部门的团建活动,因为唐五义说惠州小城写意,走之前想去感受山河大川。部门其他人纷纷同意。
    嘴里哼着歌,显然心情不错。
    “这么开心?”
    “要出去玩了,不开心的是大傻子!你想啊,玩9天回来,上三天班,十一了!”卢米对这个安排特别满意,简直让她这条咸鱼如鱼得水。
    “你就喜欢不上班。”
    “谁喜欢上班啊,我就希望躺着。”
    那天卢国庆教育卢米,说希望她能努力工作,多赚点钱。卢米问卢国庆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卢国庆说给他花。
    他的逻辑是这样的:咱们家总得有人赚钱,现在我和你妈老了,赚不动了,你来。
    卢米点点头:“那这样吧,我派涂明帮我赚钱。”反正她没法努力了。她在凌美收入不低了,要想再前进,只能靠晋升了。可她既不愿意晋升述职又不想做管理者,每年等普涨,就这点出息了。
    卢国庆听说卢米要派涂明赚钱,又训了她一顿:“哪怕你们结婚了,咱也不能花人家钱知道吗?人家的钱有人家的用处,别把人钱都花了,好像咱们是要把人家剥削干净。”
    “都结婚了不花他钱花谁钱啊?”卢米逗卢国庆,没想到这一句把卢国庆斗急了,打她脑门:“忒不懂事!”
    咸鱼卢米一边收拾行李一边问涂明:“今年年终奖怎么样啊?”
    “你关心年终奖?”
    “我辛苦一年我不关心年终奖?”
    “哦哦。还没派包,应该比去年还要大一点。”
    “呦!”卢米揽住他脖子:“跟着老大果然有肉吃。”这会儿知道叫老大了。
    “你今年会有收获的。你接了erin的项目,加上原本自己的项目,折合起来奖金会不错。”涂明顿了顿:“如果你愿意呢,也可以赶在这个机会申请晋升。”涂明分析过卢米的情况,这次是她晋升的最好时机,无论从项目数量还是量级上来看,都超出预期。
    “跨部门评审,那些评委都忒烦人。luke那破嘴,我怕我忍不住怼他。”卢米嘿嘿一笑:“罢了,我申请一下吧。反正晋升完这次就结束了,专家我打死不报,专家要带S+项目,我挨不了那个累。”
    “那就不挨累。但你这次申请晋升如果通过,你会有一次单独调薪。”
    “瞧瞧瞧瞧,这不就是卢国庆同志要求的进步吗!我爹随便那么一说,他女儿就进步了!”卢米啧啧一声,涂明被她逗笑了。
    跨部门晋升,直属领导有回避政策,卢米所在的组归涂明直接管理,所以他会回避。卢米觉得挺好的,不然万一有一天他们的关系公开了,别人的议论会很难听。她无所谓,但对涂明不好。
    哼着歌把行李收拾好,涂明找好电影,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手边是洗好的水果。卢米抓了几颗蓝莓丢进嘴里,咬一口,爆浆的快乐。
    涂明看她无忧无虑,就想起她说:在我这个家庭结构里任性自在,希望你喜欢。
    我当然喜欢了。
    捏着她腮帮子亲她一口,又亲一口。
    卢米仰起小脸看到他垂眸,哑着嗓音问他:“干嘛呀这是。”说完手臂环住他脖颈提议:“要不要把未来九天的提前消耗掉?”
    涂明不讲话,手臂用力,身体翻转,将卢米困在他和沙发之间。
    视线绞在一起,掌心贴着她敞着的衣领露出的肌肤,唇也贴上去。
    “消耗的干干净净。”
    涂明说完,吻住她嘴唇。
    第93章
    卢米错误估计了“提前消耗体力”的程度。
    她突然明白涂明在设计沙发的时候八成了也留了点心眼儿,比如那沙发背的高度、扶手的样式、材质的应用。这个夜晚的前半段时间是在沙发上度过的,彻底解锁了这个无论什么姿态都很舒服的沙发。
    她大汗淋淋,像一条刚从水里被打捞上岸的鱼,扑腾几下就失势,人为刀俎她为鱼肉,反正她动不了了,就任由涂明胡来。
    反正她喜欢。
    第二天一早睁眼的时候,觉得自己每一个毛孔都张开了,隐隐透着快乐欢畅。
    起床去洗漱,涂明也起床跟在她身后。
    九月中下的时候,卢米终于不再穿她那些衣不蔽体的睡裙,让她在家里走来走去的时候,涂明终于能平静一点。这天早上她套着一件大T恤,两条光洁腻白的长腿尤为惹眼。
    都站在那里刷牙,当他们漱去口中浮沫,卢米低头接水湿脸的时候,察觉的微凉的指尖触在她腿上,蜿蜒向上。
    拿起毛巾擦脸,妆镜里的涂明垂着眼,慢吞吞拿下眼镜放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