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跟她谈。”涂明说会跟她谈,不愿意替卢米做决定。
    “好好,will真是一句错话不说。”王结思在电话那头笑。
    他们公司要进军健康饮料市场,下一年的宝都压在这款饮料身上,投了这么多钱,错了就完蛋,他也紧张。
    这个会开的时间长,等涂明下了会他们已经在酒店办完入住,准备去吃点兰州街头小吃。大家从前都来兰州出过差,对这座城市很熟,所以不会在兰州玩,只做第一站落脚点,第二天一早直奔临夏。
    在去往夜市的路上,涂明叫住正在跟唐五义比鞋的卢米,问她:“王结思公司的案子又要起名,他想让你上。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企划部谁是项目经理啊?”卢米挑人,项目经理烦人她就不想接。
    “josh亲自带,别人没时间了。”
    “那行,我来。”
    “我把你拉到项目群里。”
    “行。”
    俩人聊的是工作,一本正经,迎面过人的时候涂明顺手握住卢米手腕,将她带到里侧。很普通的一个动作,落到八卦精daisy眼里,突然就觉得有一点不寻常。
    “你看will刚刚拉lumi了吗?”小声问serena。
    “看到了,不就拉一下吗?不拉被撞上了。”
    “will拉过你吗?”daisy问serena。
    “没有。”
    两个人就像发现什么秘密一样,彼此看一眼,过会儿都摇头:“不可能不可能,will和lumi都不是一路人,他俩?不可能!”
    “是我想多了。”daisy说。
    “对,你想多了。”
    卢米并没觉得那个动作有什么,她跟涂明一起出门,涂明永远让她走里侧,每次都是这样握着她手腕把她向里侧拉。习惯了。
    卢米想喝牛奶鸡蛋醪糟,站在小摊位前对长胡子老板说:“我要一个。”
    老板给她装,涂明顺手拿出手机交钱,唐五义心想大哥你也太顺手了,生怕别人看不出你俩有猫腻吗?就嚷嚷:“will请喝牛奶鸡蛋醪糟,还有人要吗?”
    “我要。”
    “我也要。”
    最后人手一杯,卢米就偷偷训唐五义:“你丫知道我的大宝贝在装修没钱吧?你嚷嚷什么?”
    “你大宝贝给你结账动作太流利了,怕别人看不出来你俩天天一起睡是吧?”
    唐五义说的有几分道理,卢米嘿嘿一笑。
    牛奶鸡蛋醪糟好喝好吃,她造了一份,觉得通体舒畅。又扭头去买羊杂碎,还没开始好好吃东西,先喝个水饱。
    daisy学她,也来了一碗羊杂碎。她一边吃一边对卢米说:“你跟咱们那个大客户王结思是好朋友是吧?”
    “有话直说。”
    “你能不能跟他推荐一下我,我想接这个项目的预算管理。”
    “…你自己不找will,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will肯定想让jacky接,因为jacky之前接过。”
    “听老板安排不就行了?”卢米不太懂daisy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她从前倒不是这么主动抢项目的人。
    daisy轻咳一声:“他们公司产品研发部有个经理,是我大学同学。”
    “…然后呢?”
    “我琢磨着多接触接触。”
    卢米明白了,嘿嘿笑出声:“我知道了,但这事我管不了。我帮你打招呼,jacky不得恨死我?你自己找will吧先!没这么办事儿的!”
    “而且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羊杂吃完了,卢米真水饱了:“不行,我不能认输!我还得吃!”拉着唐五义在夜市里走路消食,等过了四十分钟,去个卫生间,出来又能吃了。
    涂明始终不远不近的跟着卢米,看到卢米一直跟唐五义一起走路,就有点生气。
    出来玩你要是不跟她主动说话,她就当自己不认识你,多气人!
    第94章
    涂明板着一张脸,这一晚上都挺吓人。
    daisy拉着乌蒙、serena绕着涂明走,一边走一边说:“不定工作出什么岔子了呢,咱们别撞枪口上。”
    “我回去就离职了,你忘啦?”乌蒙提醒她:“肯定不是我。”
    “…哦对。肯定不是你。”
    “那是谁?”daisy看来看去,看到涂明的眼扫过唐五义和卢米,点点头:“我知道了,指定是因为lumi了。也只有lumi敢没事儿就惹老板们生气了。”
    卢米哪里知道涂明生气了,她玩的正高兴呢!北京现在管的严,除了一些大学附近有类似于夜市的小街,其他地方真是清理的干净。好不容易看到这样一个夜市,当然要撒欢儿玩。夜市吃的玩的多,拉着唐五义这个摊位前待会儿,那个摊位前吃点,不亦乐乎。
    一扭头看到涂明看她,眼神带着寒气,就给他发消息:“你瞪我?我招你了?”
    “没记错的话你男朋友是我。”
    卢米明白了,涂明生气了。这也太少见了,她对此兴致盎然,并有心思再往他的大火上添把柴火,总之惹人生气她最擅长了。
    就夹起一块臭豆腐到唐五义面前,唐五义我操一声,脑袋向后仰:“你丫没事儿吧?你喂我吃东西?”
    “赶紧吃!”卢米揪着他耳朵把臭豆腐塞到他嘴里,唐五义被迫吃了,一回头看到涂明的目光:“兄弟你害我呢?你大宝贝要疯了。”
    “让他疯。谁知道他吃的哪门子醋,太少见了,让他多吃点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