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需要二位配合什么,也听孩子的。到时候两个孩子让干什么干什么。结婚呢,就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过日子。跟咱们关系都不大了。”
    “日子过的好,咱们看着高兴;过的不好,咱们就帮衬着点儿。”
    杨柳芳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但她没把话说太深,才第一次见面,又是在卢晴的婚礼上,点到为止。
    “您说的都对,我们也的确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对涂明的恋爱是一点没过问过。”易晚秋淡淡的说:“跟什么人谈恋爱、是不是要结婚,我们都不过问。因为咱们想法一样,看孩子们自己。”
    跟什么人恋爱、是不是要结婚,都不管。看起来是非常开明的父母了,但这背后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你们女儿我们不喜欢,但我们不管。别人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杨柳芳知道。
    杨柳芳点点头,跟卢国庆一起起身把易晚秋、涂燕梁送到外面。回来的时候杨柳芳回头看站在那跟涂明说话的卢米一眼,眼睛一红:“人家没看上咱们闺女。从头到尾没夸一句卢米,问结婚的事也说听孩子的,没表现出一点高兴来。”
    卢国庆再神经大条,但说话的时候他们真是一眼没看卢米,这会儿什么都看出来了,他心里窝着火,却劝杨柳芳:“别让别人看出来,回头让一大家子人担心。卢米儿的事让她自己看,我的想法就是听卢米儿的,毕竟涂明这孩子不赖。”
    “再不赖也是离过婚的,他爸妈这态度倒像咱们高攀了。”杨柳芳心里不舒服,好好的女儿怎么就让人家看不上了?
    “我跟你说,涂明离过婚这事从前我不介意,但今天开始,我介意了。我女儿也是被我们捧在手心里养大的,怎么就入不了他们眼了?”
    “别当着涂明说离婚的事,矬子面前不说矮话,说了卢米也难受。结不结婚的,看他们俩造化吧!”卢国庆劝杨柳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咱们都糊涂一点,日子就过去了。”
    “这事能糊涂吗?”
    “现在糊涂点,该清醒的时候再说话。毕竟卢米儿还没说什么呢!”
    涂明跟卢米一起把易晚秋和涂燕梁送到他们车前。
    “今儿卢米爸妈提到结婚了,什么时候再一起坐坐,好好谈一谈。”涂燕梁对涂明说。
    “回头再说吧叔叔,这事儿不急。结不结婚也不重要。”卢米婉拒了涂燕梁,她不傻,今天这种场合她看的很透。根本没往心里去,也不准备怪罪涂明。
    这是之前的底子打的好,知道易晚秋什么样儿了,不然今天我指定是要弄死谁了。卢米在心里对自己当下的心态做了总结。
    涂明一直没有说话,易晚秋尽管看起来非常礼貌,但她表现出来的疏离涂明感受的到,别人应该也能感受得到。当卢米说那句“结不结婚也不重要”的时候,心里跟针扎似的疼。
    送完易晚秋他们向里走,卢家人跟之前一样,在热热闹闹的聊天。奶奶笑着招呼涂明:“过来歇会儿!坐奶奶旁边!”
    卢米站起来把涂明推到奶奶身边坐着:“快踏实吃口东西,别饿坏了。”
    “你爹没吃东西的时候不见你担心饿坏。到涂明这看你这碗水端的,端洒了!”
    大家笑了起来。
    热热闹闹等喜宴结束,涂明去趟新房子,卢米先去送父母回家。
    杨柳芳、卢国庆今天话有点少,不像从前一样说个没完,尤其是杨柳芳,卢米停车的时候甚至忍不住叹了口气。
    “怎么还叹上气了?”卢米笑着问杨柳芳:“什么事儿把我亲爱的妈妈愁成这样啊?不如您说说我来听听,咱们一起解决一下。”
    “八成是吃多了,胃疼。”杨柳芳随便找了个辙。
    “因为涂明他爸妈吧?”卢米嘿嘿一笑:“不喜欢他们是吧?”
    “不喜欢他们没事儿,我也不喜欢他们。”
    卢米拉开车门下车,看到卢国庆耷拉着脸,就捏他脸:“爹诶!不喜欢就不往一起凑。”
    “能不凑吗?你们是要结婚的。”
    “谁说的呀?谁说我们要结婚?”卢米哼了一声:“就他爸妈那样,结婚了我也不跟他们一起玩,万一生孩子也跟我姓,让他们边儿呆着去吧!”
    “再换句话,我干嘛非要跟涂明结婚啊?你们说是不是啊?”
    “那你跟谁结婚啊?”卢国庆给了卢米一巴掌:“别整天胡说了!”
    一家人一起上楼,卢米进门把鞋一甩跳到沙发上:“我太累了!”撒起了娇。
    杨柳芳坐在她旁边对她说:“你和涂明的事你自己做主。妈今天跟你透个底儿,我们知道涂明离过婚,今天也知道他爸妈不喜欢你。”
    “一直没捅破是因为涂明这孩子真好,比别人好。也因为你俩感情好,你跟他在一起安稳了不少。”
    “但有一句话妈得跟你说,咱们可以可着自己的心意必须跟他在一起。但委屈,咱们不能受。爸妈奶奶卢家一大家子人从小就把你们姐妹捧在手心里养着,虽然穷过,但你俩没受过委屈。卢晴离婚那会儿,你大爷头发几天就白了,你奶奶生了一场病,这你都是看在眼里的。”
    “你怎么做都随你,但你别受委屈。如果有一天涂明父母敢给你委屈受,你爸妈在这呢,卢家人在这呢,谁也甭想好过。”
    “我们都是你的后盾,你一定要有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