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米都快听哭了,红着一双眼睛说:“我太有底气了,没见过比我还有底气了。我光剩底气了。”
    坐在一边的卢国庆被卢米气笑了,哼了一声走了。
    卢米在父母那消磨到晚上才回家,一开门闻到精油的香气。涂明正在推足浴盆到沙发前。
    “干嘛啊?你要泡脚啊?”
    “你不是说脚疼?”涂明插上点,把卢米拉到沙发上坐着,帮她脱掉丝袜,碰着她双脚放到盆里。
    水温适中,涂明的指尖在她脚底温柔的揉按,卢米脚缩了一下被他按住:“别动,解乏。”
    卢米手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这技师不错,下次还点你。”
    “服务结束了,泡着吧!”
    涂明擦了手坐在她身边,手心贴着她脖颈,将她的脸扳向自己。两个人对视几秒,卢米笑了:“我忍不住想亲你。”
    “那就亲一下。”
    涂明轻轻亲她一下,问她:“叔叔阿姨是不是不开心了?”
    “你什么都知道啊?我以为你这大木头什么都不知道呢!”
    “卢米,我做市场的,阅人无数。”
    “然后呢?”
    “然后我怕叔叔阿姨不开心。”涂明拉着她手:“对不起啊。”
    “你说什么对不起啊?你又管不了你爸妈,就这样吧啊!别提这事儿了。”
    卢米指尖点了涂明额头一下:“今年过生日你送我三个愿望,我现在想实现其中一个。”
    “什么?”
    “我想把我这房子也重新装修一下,你帮我设计你帮我监工,你来出钱,我全交给你。”
    “没问题,这个愿望帮你实现。”
    “你不觉得这个愿望昂贵?”
    “不觉得。”
    “那万一装修完了我不要你了,跟别人一起住在这里,结婚生孩子白头到老呢?”
    “那就当做我送你的嫁妆。”
    卢米安静很久,才说一句:“你傻吧?”
    “我愿意。”
    “那我还有第二个愿望想实现。”卢米想了想又说。
    “什么?”
    “你新家的家具我来选。”
    涂明安静很久,点点头,摘下眼镜擦去眼角的湿意。
    卢米开车回来的路上一直在想,委屈能不能受?不能。那能不能离开涂明?也不能。那到底怎么解决呢?
    不如花他的钱,占住他的人,其他的都去他妈的吧!
    第101章
    涂明对卢米的提议受用不已。
    甚至还期待卢米第三个愿望。
    “第三个愿望想好了吗?”他问她。
    “还没想好。”
    “那你慢慢想。如果你没想好,或许我可以借用一下你的愿望。”涂明说。
    “行,那我先借你用一下。你准备借来做什么?”
    “我希望你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帮我打理一下我的收入。”
    “我只会花钱。”
    “那就花,随你开心。”
    卢米心里美滋滋的:“我帮你打理收入,你教我理财,这样咱们的日子才会越来越好。”
    “咱们的日子?”涂明复述一遍。
    “对,咱们的日子。咱们的好日子。”
    涂明喜欢“咱们的日子”几个字,带着些许亲昵,你、我、咱们,这样的变化令人感动。是朝夕相处,彼此相融而来的亲近。
    卢米把脚拿出来:“我泡完了!”颐指气使的大小姐指挥涂明帮她擦脚倒洗脚水,有那么一瞬间卢米想把这一切拍下来,发给易晚秋,让她看看她不喜欢的姑娘他儿子喜欢着呢!最好把她气个好歹。转头又觉得自己幼稚,呸!跟她一个小老太太较什么劲!
    她儿子可是在你手上呢!
    得有胜者的骄傲!
    更幼稚了!卢米心想:我不是为了比赛啊,我单纯是爱他啊!
    那天晚上的卢米兴高采烈,在床上坐起躺下学姚路安结婚誓词。
    眼泪汪汪的,装腔作势的抹眼泪:“卢晴女士,痛苦是冒险岛上最后一个险关,跨过去就是光明之地。在你起跳时托举你,是我做过最好的决定。”
    卢米学的像,抹眼泪的时候甚至把姚路安鼻子堵了吸鼻涕的声音也学了。
    “怎么样?我学的像吗?姚路安这个大傻子。”
    “很高兴卢晴最后拥有姚路安。”
    卢米正经下来:“卢晴可是被离婚要去半条命的女人,重生的她真是太幸福了。”
    “今天在婚礼上,我大爷、大娘都哭成大傻子了,还有我奶奶,哎呦呦,我带大的孙女儿。后面人都看傻了,哈哈!”
    “你也哭的跟大傻子似的。”涂明坐起来学卢米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兀自笑了。
    “你嘲笑我!”卢米哼了一声扑到涂明身上,两个人扭到一起,笑的肚子疼。
    涂明惦记卢米说要装修的事,第二天一早就起来量房。他什么工具都有,把工具摊在地上,比装修工人还要专业。卢米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他穿着黑色居家T恤、灰色居家裤、一双软底拖鞋,拿着一根软尺站在窗前,恍惚以为自己家里进了修理工大汉,迅速脑补了一部岛国电影。
    想到这噗一声笑了。
    涂明听到笑声回头:“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奇怪,咱花钱找人来量行不行啊?你非要自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