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左看右看,凑到卢米面前:“你以为我愿意吗?”
    “谁逼你?”
    “你不知道吗?听说josh和will要换岗。”
    “?换什么岗?”
    daisy忙嘘一声:“我那天路过tracy办公室,听到他们在讨论,说是高管轮岗以后。tracy跟luke还杠起来了呢!”
    “那跟你给客户加流程有什么关系?”
    “josh你不了解?企划部流程多严啊?”
    卢米明白了,daisy已经盲猜josh要流程改革了。真行,听风就是雨,新老板还没来就要押宝。
    朝daisy竖大拇指:“你真棒,观风向你一流。等客户投诉到will那我看你怎么办。”
    “轮岗就这几天的事儿,我挺过去就万事大吉。”
    卢米不知道该怎么说,daisy显然是这一年开始心急了。想加薪升职,在职场上跑快一点。白瞎涂明对她的信任了。
    等daisy最后,卢米问涂明:“你要轮岗?”
    “?”
    “都在传。”
    “之前的确讨论过管理干部轮岗,但被luke否决了。明后年再看。”
    卢米看着这条,想起daisy刚刚那德行,噗一声笑了。站起来走到daiay工位,敲她桌子:“你跟我出来。”
    daisy看卢米少见的严肃,就问她:“怎么了?我犯事儿了?”
    “出来吧你!”
    俩人走到外面,找了个角落。卢米对她说:“我告儿你啊,你刚刚说的轮岗的事我问客户了,你知道咱们公司有管理变动会提前跟客户通气吧?”
    “对啊。”
    “客户说没接到通气。”
    …daisy一拍脑门:“我操!”
    看你那傻样,卢米心想,怎么这么傻。
    “王结思是大客户,你好好做人家的案子,别再胡来了知道吗?耽误交付你能负责吗?”
    “你说的对。”daisy点头:“lumi你怎么对我这么好啊?”
    “我不是对你好,我是想赶紧结案。你是不是嫌手里活少啊?新人不来,我都要累死了了。”
    “行行行。”daisy说完压低声音:“lumi,我问你件事。”
    “什么事儿啊?”
    daisy声音又小了一点:“我昨天跟朋友去家具城,看到一个人特像你…还有will…”
    “我?去家具城?”卢米心里我操一声,心想这下完蛋了。
    daisy点点头,拿出手机:“你看,是你们吗?”daisy胆儿小,她看到的时候吓一跳,没赶往前去,怕真遇到了就完蛋了。远远拍了张照片。
    卢米拿过来,别说,还他妈真是他俩。
    “哎呦!你别说!还真像嘿!”
    “这哪里是像?这分明就是…”
    “我倒希望是呢!”
    卢米撇撇嘴,把手机还给daisy:“这也太像了。”
    “那到底是不是啊?”
    “是。”
    转身走了。留daisy一个人发愣,卢米一会儿是一会儿不是,把她也整懵了,独自站那把照片放大了看,虽然照的虚,但那站着跟人说话的不就是will吗?那坐着喝水的不就是lumi吗?
    daisy追上lumi,拉着她胳膊:“lumi你给我个准话儿,到底是不是啊?你说不是吧?照片里真是你俩。你要说是吧,你俩天天不对付,谁都知道will烦你。”
    “我保证不跟别人说,这点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你就让我死个明白吧!”
    “你跟别人说我也不怕啊!”卢米叹了口气:“本来我不想跟别人说的,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
    第103章
    “你还记得will跟我闺蜜吧?”
    “记得,你闺蜜要甩了will。”
    “对,她之前看上别人了。现在反转了,又跟will谈婚论嫁了。”卢米说的跟真的似的,揽着daisy肩膀:“我闺蜜现在特喜欢will,因为will买了一个大别墅。”
    “你等等lumi。”daisy打断lumi:“这跟你和will一起去家具城没关系。”
    “怎么没有啊?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俩人买了一个别墅,要装修。碰巧,我认识家具城的人。为了赚点提成我也不容易,大周末的冒雪带will去看家具。”
    “那你闺蜜怎么没去?”daisy又问。
    “那我怎么知道,出发的时候突然有事,把我气够呛。”
    卢米说完拍拍daisy肩膀:“保密啊!”
    daisy觉得哪里不对劲,在她心里卢米跟will肯定不是一路人,但这也太巧了。
    daisy这一天没事儿就想起lumi说的话,显然有漏洞。
    第104章
    到下班的时候,daisy因为王结思公司的案子加班到很晚,去茶水间接水喝的时候碰到will去拿茶包。
    daisy顺口就对will说:“恭喜啊will。”
    “什么?”
    “lumi今天说你跟她闺蜜快要结婚了,已经开始看家具了。”
    “我跟她闺蜜?”
    daisy点头,把昨天在家具城看到他们的事说给涂明听。这会儿已经很晚了,办公室没有人了,daisy却刻意压低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点心虚。
    涂明认真的听她说,等她说完,点点头,然后问她:“daisy,你有没有想过,或许我女朋友,不是lumi闺蜜,而是lumi?”
    “啥?”daisy的眼睛睁大,心里哀嚎一声。平常跟卢米吐槽老板的话一股脑涌到她头顶,我操!
    涂明对她笑笑,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