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门口呢,哪儿有灰啊?”二大爷背着手在屋里走,对卢米说:“人家小李的活干的漂亮,还能陪二大爷聊天。”小李是工头,人挺好。
    “这个儿童房按照规定改完了。”小李跟卢米说。
    “什么房?”卢米以外自己听岔了。
    “儿童房。”
    卢米没在涂明的图纸上看到儿童房字样,这会儿问小李:“也没说要儿童房啊?”
    “涂哥说现在不是,但以后可能是。按照儿童房的标准做。”
    “哦哦哦。”
    卢米哦哦几声,看完房子塞给二大爷一张会员卡:“门口那家清真馆子,我办卡了。您不爱做饭的时候就去吃,直接刷卡。”
    “给你二大爷钱?”二大爷收着那卡:“得嘞!”
    二大爷收的痛快,不收卢米肯定会说他事儿多。
    “我走了啊!天冷,少出门!”
    卢米叮嘱完回公司,想起儿童房的事,这下真的确定涂明当时不是随便说说了。
    去卫生间的时候碰到tracy,突然问她:“生孩子疼吗?”
    tracy见惯各种名场面,对答如流:“分人,不疼不可能。”又停顿下来:“下楼买咖啡吗!”
    “买。”
    两个人买了咖啡,索性找个安静地方坐下,有同事路过看到她们都很纳闷,以为tracy亲自跟卢米谈开除她的事儿呢!
    “结婚了么就好奇生孩子。”tracy逗她。
    “我就问问。”
    tracy笑了:“这么说吧,重要的是跟谁生。如果是will…呢…”tracy放慢语速,给卢米反应时间:“应该会是不错的爸爸。”
    …
    “孩子爸爸不一定是他吧?万一我跟别人生呢?”
    “那你要考虑清楚了。”
    “怎么啦?will收买你啦?你是tracy啊!能被他收买吗?”
    tracy摇摇头:“没有,我说认真的。你能看出我生完孩子很长一段时间都很狼狈吗?”
    “看不出来,我觉得你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好。”
    “不。产后身材变形、整天穿着哺乳衣随时准备喂奶、失眠、焦虑,不好过。如果你老公能管用,那这些带来的痛苦会相应减少,如果你老公什么都不是,痛苦会加倍放大。所以我对你说,看孩子爸爸是谁。”
    卢米有点意外tracy竟然跟她说起这个。在她心里tracy一直是女王,女王没有什么事情搞不定,哪怕是孩子。
    “当然,你如果想“去父留子”,那随便了就。”
    “别别。”卢米投降:“我连婚都没结呢!这未免想的太远了也。就是我今天回家看装修的时候,装修师傅说will按儿童房的标准留了一个房间,我要被吓死了。”
    “will的确是想要孩子。”tracy肯定的说:“有一次视频会议,我的孩子捣乱,他主动聊了会儿。也顺道:孩子真可爱。我现在父爱泛滥。”
    “那他没跟我说过。”卢米说。涂明很少提起孩子的事,结婚的事也只字不提。卢米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说过会不会因为你表现出抵触?我了解的will不喜欢强迫别人。或许这也是你们俩之间的问题,你一直在大事上主导你们的关系,他对此没意见。但长久以后,他的情感需求得不到满足,会跟你渐行渐远。”tracy把剩下的咖啡喝完:“看看我,前车之鉴,lumi。”
    tracy的话令卢米非常触动。
    她问尚之桃:“你觉得我强势吗?我是说跟涂明的恋爱关系。”
    “别人看到是强势,will不一定哦!不如问他。他喜欢那就好。”
    “他没说就是喜欢,我不问!”卢米嘴硬。
    睡觉前又想起tracy的话,在床上烙起了饼。
    很多事涂明从来只说一次,发现她不喜欢,他就不会再说,要等她自己慢慢改变主意。
    “你有没有觉得我强势啊?”卢米打给涂明。
    “不觉得。”
    “?”
    “你强势你的,我有办法治你。我能治你,你的强势就不是强势,你可以理解为这是咱们之间的相处模式。”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卢米总结。
    “你理解的…也对。”涂明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解释清楚,索性放弃。
    卢米没问涂明儿童房的事儿,第二天从王结思公司出来去了医院,给自己做了个检查。
    报告拿出来,看到自己哪儿哪儿都健康,那天又赶上排卵期,医生拿着片子对她说:“你身体条件不错,看这颗卵子,优质。”
    卢米出医院后莫名高兴,对尚之桃说:“你看看我,真是哪儿哪儿都好,就连我的卵子都又大又圆。”
    尚之桃要被卢米逗死了,在电话那头笑的喘不过气:“太逗了,就连又大又圆的卵子都能让你得意!”
    “胡说八道呢我!我身体倍儿棒!我骄傲的是这个!”卢米嘿嘿一声,把报告丢进包里。
    第二天周末,涂明仍旧没回来。她替他去看姥姥姥爷,去之前到市场买了八爪鱼、竹节蛏、海蟹、鲅鱼,因为姥姥跟涂明念叨大连。
    说在涂明很小的时候,姥姥去大连出差,涂明哭的鼻涕冒泡,一桌子海鲜姥姥没动筷,当时就赶回去了。
    “那姥姥就是想吃海鲜了,我知道了,我去买。”
    卢米拎着很多海鲜,舅舅跟舅妈去泡温泉,家里就姥姥姥爷在。卢米陪姥姥聊了会儿天,就撸胳膊挽袖子去厨房,准备给姥姥做一桌海鲜大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