鲅鱼只要做鲅鱼馅儿饺子。鲅鱼清理内脏,去皮去刺,剁成肉泥,加入韭菜和调料拌馅儿。姥爷洗了手帮她包,一边包一包说:“臭臭好福气,你做饭有模有样。姥爷看着觉得香。”
    “那是!”卢米得意急了,对姥爷咧嘴笑。
    饺子包好,锅里烧水,她转身去做快手菜。酱爆八爪鱼、辣炒竹节蛏、蒸海蟹,再来一个紫菜蛋花汤。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像她本人一样痛快。
    饺子出锅的时候易晚秋、涂燕梁进门了。
    两个人办事路过这里,顺道看一眼,不知道卢米也在,还做了这么多菜。
    姥姥当着易晚秋的面夸卢米:“卢米厉害,也孝顺,知道我想吃海鲜,上午就到了。”再咬一口饺子,不住点头:“香!卢米做的香!姥姥爱吃!”
    “辛苦卢米了。”涂燕梁对她说:“累坏了吧?”
    “不累,姥姥爱吃就行。”
    从易晚秋进门后氛围就变了。尽管大家都努力找话题,但都挺生硬。卢米干脆只吃东西不说话,吃完收拾收拾就走了。
    卢米顶烦易晚秋那端着的样儿,涂燕梁还行,至少老头不讨厌。要是冲易晚秋,分分钟就能跟涂明分手。
    这一年年底的项目和活动格外多,涂明和卢米飘在不同城市,就这么交错回京,竟也有半月余没见。
    “我就问问啊,你别当真。你说will一直在外面,你们俩聚少离多。你不担心吗?”daisy问卢米。她们俩现在在雁栖湖边上,公司今年的年会要在这里开,卢米和daisy被派来支援tracy。
    “他担心我还差不多。”卢米瘫在椅子里,看着舞台。
    “喜欢will的人多了去了,你别轻敌啊!”daisy又开始了跟卢米的八卦:“你还记得泸州那个客户吗?那客户女老板喜欢will喜欢的不得了,有一次还跟我打听呢,问我will是不是单身。”
    “你怎么说?”
    “我说will女朋友可漂亮了!”
    “那你没说谎。”
    “你别吊儿郎当的,我说的是真的。很多人喜欢will,你要小心点,看严点。”
    “怎么看啊?装定位啊?查岗啊?谈恋爱还是养狗呢?没劲!快干活去吧!”
    卢米不爱接年会的活。也不知怎么了,这两年年会总让她接,她要腻歪死了。今年实在没什么鬼主意了,除了固定的开场表演外,在最后开了一个“一分钟自爆”环节,高管们自己爆料,现场分贝最高的高管所在团队获得10万奖金,团队平分。
    “挺刺激啊。”tracy在例会上说:“lumi真聪明,让自爆不让互爆,可以很好的避免互相伤害。同时又能增加大家对彼此的了解,好玩。”
    “破主意。”luke对此嗤之以鼻:“lumi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现在的创意简直是烂到家了。”
    “luke准备自爆什么啊?”tracy问luke:“性取向的事儿别爆了,大家都知道。”
    luke切了一声:“散会吧。”
    这个一分钟自爆,果然让凌美中国的员工兴奋了起来。有人偷偷问卢米:“有脚本嘛?”
    “有脚本还玩什么?没劲。”
    “说假话怎么办?能分辨吗?”
    “还有互相监督,其他人可以揭秘。”
    “牛!”
    开场前大家都在自己的群里为老板加油:“加油老板,我们需要十万块钱。”
    “钱倒是不太重要,重要的是想加深对老板的了解。”
    “老板别把我们当外人,说点劲爆的。”
    “我们凌美中国的人,什么都能接受!”
    市场部的群里也是这么热闹,大家都在怂恿涂明说点刺激的。
    卢米对涂明说:“你可以说你跟luke是一对,反正luke不会反驳。”
    “…馊主意。”
    涂明也没想好该说什么,老板们各有绝活和隐私,就看大家想自曝到什么程度。
    凌美的老板都是狠人。
    最后一个环节,luke抽到第一个,tracy抽到倒数第二个,涂明最后一个。
    luke摆明了不想好好玩,对其他老板说:“我团队的人不缺钱,让给你们了。”大家哄笑出声,给这个不羁的掌门人鼓掌,分贝仪开始工作。
    “我不是gay、目前单身、不婚主义、活还行。”然后耸耸肩:“但你们没机会了。”
    大家大笑出声,luke说的都是他们平时私底下议论他的,今天他一坦白,大家才知道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现在其他人可以纠错。”
    “到底是不是gay我不知道。”josh开麦,纯粹为了游戏效果。
    效果达到了,大家疯了。
    一个个轮下去,到tracy,她说:“我离婚了、现在男朋友小我五岁、弟弟很帅、快结婚了。”真是狠人,知道大家好奇什么。
    太刺激了!
    卢米跳到桌子上打指哨,大家都默认游戏结束了。因为最后一个老板是will,他从来没有出格的事,也没有其他人好斗。
    涂明站在那看到桌子上的卢米,她兴奋的跟个什么似的,眼里冒着光,显然对这个游戏上头了。涂明心想,既然你挖坑,那不如一起跳吧。
    他开了麦,等了会儿,大家才安静下来看着他,带着同情。这个老板太难了,他说什么大家都不会感兴趣了。
    涂明展颜而笑,笑容干净清澈,难得带着一点坏。清了清喉咙才开口:“我不是单身、我有女朋友。”又停下,除了市场部其他部门的反应不算热烈。人力资源线已经准备庆祝胜利了。而卢米也看着他,朝他比一个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