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山贼

    细雨霏霏,刚吐出嫩叶的柳枝在蒙蒙的烟雨中,看上去如同一片浅绿的薄纱。

    铺着细沙的大道上一个行人也无,远远地传来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一辆马车从大路的尽头驶来。

    那马车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还挂着粉色的帘子,鹅黄色的流苏缀在其上,随着车轮的滚动而簌簌抖动。

    车辕上坐着一个年轻的车夫,他穿着一件青色的粗布短打,不时地抽打一下马鞭,车子里悄无声息。

    就在车轮轧过那一片细沙地时,车身忽然猛地倾斜了一下,车里顿时传来一阵尖叫声。

    车子里摆放着的案几翻到了,端坐着的两个女子也跌倒了,直接撞到了马车壁上。

    那个穿着粉色衣裳,面容娇美如玉的少女,被撞得发髻都散了,她自从出生以来还没有受过这样的苦,登时痛哼了起来。

    “小姐小姐,您没事吧?”被压在底下的那个蓝衣少女,连忙跪着爬过去,把那个粉衣的少女扶了起来。

    粉衣的少女正是高家的小姐,高芸芸。

    此刻她手臂上被撞了一下,丫鬟小玉小心地撩起她的袖子,光洁如玉的手臂上,出现了一块淤青,在那白皙的肌肤上格外的显眼。

    “贱婢!”高芸芸柳眉一挑,抬手就抽了小玉一个耳光。

    她从小就被当作掌上明珠养大,脾气跋扈惯了,贴身的丫鬟常常就被当作她的出气筒来泄愤。

    小玉白皙的小脸上顿时浮起了一个红色的掌印,她含着眼泪,忙忙地跪了下来:“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还不滚下去看看,车子到底怎幺了?!”高芸芸哼了一声,在小玉的搀扶下撩起帘子,一起看向马车外头。

    车夫张大力愁眉苦脸地站在车子旁边,看着路面上塌陷下去的一个大坑。

    “怎幺了?”高芸芸不耐烦地皱起眉头。

    张大力忙躬身请罪:“小姐,不知道怎幺的,路面上忽然陷下去了一个大坑,现在马车没法走了。”

    “蠢货,蠢货!”高芸芸气得直跺脚,吓得张大力和小玉一声都不敢吭。

    高芸芸从小父母双亡,是她的大哥养大的。今天跟着大哥的兰姨娘去隔壁的桃花镇上赶集,因为路上跟姨娘拌了几句嘴,赌气带着贴身丫鬟偷偷跑回来了。

    本来想赶在兰姨娘之前,回去跟哥哥告状,没想到却被堵在了路上。

    高芸芸怒气冲冲,还不忘小心地提着裙摆,她这身浅蓝色蝶穿百花的裙子可是新做的,可惜一双粉色的绣鞋踩在沙地上,还是被弄脏了。

    小玉小心翼翼地道:“小姐,不如我们原路回去吧,跟兰姨娘她们会和,一块走官路回去。”

    “闭嘴!蠢货,我不抄近路回去,怎幺赶在兰姨娘之前见到哥哥?”高芸芸扬起了白皙的皓腕,又要抽向小玉那张白皙的脸蛋。

    却被一条鞭子勾住了手腕。

    “哟,好凶的美人儿。”一个低哑的嗓音响了起来,语气格外的轻佻。

    “谁?……你们是谁?!”

    高芸芸愤怒地扭头,却看到了一大群黑衣的大汉,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大道上,而且隐隐地呈包围之势。

    “我们?我们是白云山上的土匪啊。”为首的一个男人身材最为高大,他一收手里的鞭子,高芸芸就身不由己地直接朝他扑了过去,被他搂了个满怀。

    “放开我!”那个土匪身上带着一股烟草气,胸膛硬得把高芸芸都撞疼了。

    高芸芸吓得浑身发抖,白云山的土匪,方圆百里的人都知道。

    白云山,山如其名,地势险峻,山顶上常年云雾缭绕。可惜,前几年开始,白云山被一群土匪占据,作为老巢。

    地方官府围剿了好几次,都被土匪们顽强抵抗,伤亡惨重。好在,白云山的土匪还不算无恶不作,只要过往的商人给足了好处,他们自然会放行。

    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遇上土匪……

    高芸芸心里后悔极了,早知道就不赌气了,现在恐怕要把命给搭上了。

    “你们想干什幺……”高芸芸的嗓音发颤,努力地摆出一副千金小姐的派头来:“我哥哥是高云朗,你想要钱,我哥哥会给你的……你放了我吧……”

    “高云朗?原来是他的妹妹。”那个土匪头子咧嘴一笑,马鞭抵在高芸芸的下巴上:“你哥哥上回联合商会的人,一块围剿白云山,你知道他伤了我们多少兄弟吗?”

    “头儿!抓到了高家的小贱人,可千万不能放过他!”旁边的土匪叫了起来,目光肆无忌惮地扫视着高芸芸的锦衣华服,还有那娇美的容颜。

    “这是自然。等爷爽过了,再给兄弟们好好泄泄愤!”那土匪头子一把拧在高芸芸的臀上,邪笑着道。

    周围的土匪们哈哈大笑起来,兴奋地呼喝着。

    “你……”高芸芸被那土匪头子眼睛里的淫邪吓得说不出话来,忽然间天旋地转,居然被那土匪头子直接扛了起来,四下一看:“这辆马车倒是宽敞,就在这里给高家小姐开苞了!”

    说着,将高芸芸塞进了马车车厢里,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不要啊!”小玉哭着扑过去,直接跪在了沙地上:“求求你,放过我家小姐吧!我家大少爷会给你们赎金的!”

    一直被吓得呆愣着的张大力,猛地抄起了马鞭扑上去:“放开我家小姐!我跟你们拼了!”

    旁边的一个土匪直接拔出刀来,架在张大力的脖子上:“你小子不耐烦了,敢拦我家大王的好事?”

    另一个脸上有疤的土匪拦住了他,道:“看这小子忠心护主的份上,让他滚吧。”

    旁边的几个土匪也纷纷开口,反正已经得了两个娇滴滴的小娘子,也犯不着见血。

    说着,张大力被几个土匪一顿拳打脚踢,连滚带爬地逃远了。

    张大力擦擦脸上的血,他自知闯了大祸,把小姐给丢进了土匪窝里,万一回去,大少爷肯定饶不了他。

    想到这里,他干脆换了个方向,逃到都城去投一个远房表叔了。

    大小姐被强制破处【灌精,马车ply】

    这边,高芸芸被土匪头子直接塞进了马车里。

    那马车做得宽敞,地板上还铺着软垫,还散落着一些水果点心,是刚才马车陷入坑里时造成的。

    高芸芸被恐惧完全摄住了心神,她之前听到过下人们说悄悄话,说隔壁县有几位小姐,在上香的时候被土匪掳去糟蹋了,因为坏了名节,连她们的家人也不再接纳她们。

    总之,下场凄惨无比。

    高芸芸想到这里,眼泪都掉了下来,努力往车厢的角落里爬去,想要把自己隐藏起来。

    “高小姐,躲什幺,过来!”那个男人的手力大无比,抓住高芸